壯男瀕死靈魂出竅 上帝拯救脫胎換骨

2018-02-14 09:50:12

在元朗圍村長大的何嘉恆曾經試過瀕死、靈魂出竅,經歷死亡的一刻是怎樣?死後看到甚麼景像?與何嘉恆一樣走過死亡之旅的人,又有甚麼經歷?

死亡瞬間呼吸心跳都停止

外表硬淨、內在脆弱的何嘉恆在2007年因被女友背棄深受打擊,大量喝酒、輔以超越極限的運動量來宣洩痛苦,夜不成眠。這種刻意破壞健康的行為,維持了足足半年,並且恨不得一死了之。

2008年1月當他在健身室拼命運動之際,忽然胸口一陣難受,他深感不妙馬上離開。行至西鐵天水圍站時,他全身抽搐,動彈不得,全身血液一下子湧到頭部及胸腔,眼皮漸漸沉重:「我感到全身發冷,被孤單可怕的感覺籠罩,很無助,很希望車站內有人站出來救我。」

那一刻,以為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嘉恆怕得要命,因為他心裡明白自己處身步向死亡的瞬間,他感到呼吸、心跳都停止了。忽然二十多年的人生片段,像走馬燈般在他眼前重演,他感受到父母多年養育之恩、無盡的愛,而自己不單不受落,甚至惡言相向,他很後悔,想從褲袋拿出電話致電家人但都沒力氣。

靈魂脫離肉體後,時間、空間都消失

當他閉上眼睛,看到令他震驚:「內在的我,這時跑出來了,那時我並不知道這就是靈魂。當靈魂脫離肉體後,時間、空間都消失了,我望到西鐵站內所有人,在沒有肉體限制下,原來感官細胞很敏銳,我竟然接收到所有人的思想,我聽到很多負面的指責,說我是古惑仔、吸毒者、抵死。我要死了,他們怎麼還要罵我呢?」

就在此時,宇宙間傳來一把仁慈而神聖的聲音:「我是神」。何嘉恆回顧當時的感受:「我不信神,無法接受及理解,祂明白我的想法,就傳送意念,使我明白祂是掌管宇宙萬物的神,祂看著我成長、了解我的人生,祂是來幫助我的,不會像其他人般踐踏我。我求祂救我,我不想死,祂回應『返教會吧』,我立刻答應祂,說只要不死就返教會。」

就在他答應返教會那一刻,一股力量進入身體,冰冷的身軀回復溫暖,他立刻能動了,但奇妙是感應能力亦隨之消失,不能再聽到其他人的心聲。

經歷瀕死後,他往往能接收神的聲音,苦口婆心勸他返教會,兩年後他開始有了穩定的教會生活,也感染了很多家人、圍村村民成為基督徒。

尋找相同經歷的人引證非幻覺

外國曾有研究認為人在臨終前看到的景像,只是腦部釋出的化學物使然,並非靈魂出竅,但親歷其境的何嘉恆斷言:「我能看到全個西鐵站的畫面極其真實,比我現在眼見的畫面更真實!」

他曾刻意尋找有相同經歷的人:「隔離村有個阿叔曾在駕駛中途,因腹膜炎在車內暈倒,他穿過了一條隧道,去到一個漂亮的花園,他說時七情上面,說那個花園漂亮過地球任何地方,園內有個穿白袍、長鬍鬚、很慈祥的洋人,問他想留下來還是想回到地球?阿叔說掛念家人,想回去,他瞬間就回來了,張開眼就看到趕來醫院看他的家人。」

此外,他跟旅行團外遊時,遇到團友的弟弟有同樣經歷,「他也是穿過隧道、去到漂亮花園、遇到穿白袍的人。他當時沒有宗教信仰,但他知道那穿白袍的就是耶穌,耶穌同樣問他是否想回去,當他說想回去,就立刻在醫院醒來。兩個不同地方、不認識的人,遭遇一模一樣。」

在外國的案例中,美國神經外科醫生亞歷山大(Eben Alexander)的經歷最令他折服:「他受細菌感染形成腦膜炎,腦細胞已被細菌侵蝕,無法接收影像及聲音,他以前也認為瀕死經驗只是大腦畫像,但在他經歷死亡後,親身見到天堂,他否定了以前的想法,原來真的有天堂和死後的世界。」亞歷山大醫生更把天堂之旅著書。

自覺沒有出路時,神才是唯一的出路

今天,何嘉恆不再害怕死亡,「若有信主的親人離世,我不會太傷心,因為我知道他們在哪裡,他們會脫離肉身住進天父的懷抱,生活很美好,他們仍然存在於天堂;如果他未信,我會擔心他們的去向。」

他說:「《聖經》說過,一人信主全家得救,神愛我們也愛我們的家人,神是憐憫及有恩典的 。」 他也幫助不少人在臨終時接受耶穌,「當然也會有人抗拒、不想聽。」

已經組織美滿家庭的他,太太Kinki也在天堂故事中得到安慰:「我經歷過朋友、婆婆的離世,都在同期間發生,失去親人的痛很難形容,很想知道人走後會如何?我曾上網尋找,但找不到答案,直至認識了基督教信仰,終於得到解答,人走後是新的開始和盼望,只要相信耶穌,將來在天堂必可重聚,這是《聖經》的應許!」

何嘉恆指,儘管天堂如此美好、令人神往,但不代表人輕率放棄生命。曾以折磨自己作慢性自殺的他說:「以為自殺很平常,但當生命結束前,那是一生最後悔的事,很自私、不負責任,自己一走了之,卻把包袱留給家人。

「我死亡時發覺人的生命很渺小,一下子死亡就臨到。我快斷氣前想玫電細孖說對不起,我想跟家人說對不起,但我知道沒用,因為的手指動不了。我才發覺就算我操練肌肉,這麼強壯,當我出事,生命去到盡頭時,我連打電話的能力都沒有,幸好神來救我的命。若祂不救我,今時今日我無法跟家人相聚。」

「臨走前你會發現,沒有甚麼比親情更重要。瀕死至今已十年,當時不認識神,不知道祂能令我們如此喜樂,媽媽曾經因為病痛導致抑鬱,已到了自尋短見的階段,神也醫治了她。當人在自覺沒有出路時,神才是唯一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