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verticalverticalvertical
line
icon手機版rss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索取Banner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太5:9]  
首頁 > 中國 > 神州觀察_曼德觀點
孔像進出的尷尬與基督徒的應對
改變字體大小 [-] [+]
曼德 / 基督日報專欄作家
2011年05月03日07時36分 上午 Posted.

2011年1月11日九米五高的孔夫子塑像被立於天安門廣場國博館門外。

 »2011年1月11日九米五高的孔夫子塑像被立於天安門廣場國博館門外。


2011年4月21日清晨,立在天安門廣場國博館門外九米五高的孔夫子塑像一夜之間神不知、鬼不覺的被移走了,從2011年1月11日樹立還不到4個月。據官方發言人說,這原來放在外面,就是臨時的。但此不能自圓其說,因為孔像的基座、外觀和開幕典禮,完全不是臨時的味道。孔像被撤下,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極左派的反對,一種是開明派包括基督徒的反對。

在極左派著名的《烏有之鄉》網站上,有文章寫到:「原來孔子搬出來,是防御性質的,就是準備用孔子來防止耶教和西方宗教信仰對中國人的洗腦,及填補『非毛』化後的信仰真空,但是,暴風驟雨的北非和中東的局勢,告誡了我們,這種溫和的被動防御,根本不能抵擋西方的進攻,於是,孔子像又搬回到屋子裡去了,留在外面的,仍然是毛主席像,因為,全國全黨上上下下的正常人,在這次所謂茉莉花革命中一下子都被撞醒了:目前,解決西方的咄咄逼人攻勢,非毛澤東思想而不能。全國大左轉,這是形勢所迫,是必須的,否則,中華民族只有死路一條」。看來,極左派反對孔像,在於他們要發揚光大毛像。

當然,從基督徒的立場看,從天安門移動到國博雕塑園中,標志著儒教「國教」地位的喪失,官方原意就想樹立儒教為國教,以此來對付基督教及西方民主自由,也許也因為基督徒等開明派的意見的上達,終於決定不能如同海外的孔子學院一樣,將儒教和國家意識形態拉攏的太近。無論官方聽取了左派還是基督徒等開明派的意見,這一事件本身,卻給我們基督徒很大的警惕,我們要時刻反對任何宗教的國教化,更反對以民族主義情結來阻礙福音的廣傳。

在孔像進入天安門時筆者就寫了一篇文章,該文遲遲沒有發表。以下是其中的大意:2011年1月11日,樹立尊高9.5米(九五之尊)、重13噸的孔子雕像被立於國家博物館北門,其正好與天安門城樓上6米高的毛澤東像遙相對應。孔子像本身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將其立於高度政治化的天安門廣場。眾所周知,天安門廣場是國家政治形像的像征,重大政治活動經常在此舉行,其上面的每一塊磚瓦、建築物、標語都要經高層的同意。尤其像孔子像這樣一個碩大無比的物件、極具文化與政治意味的符號,如果沒有經過最高層的點頭,是不可能擺放在這裡的。既然放在廣場,就至少意味著孔子已經不是新儒家們詮釋的「心性的孔子」、也不是于丹們解讀的心理調節大師孔子,而似乎是一個要做「國家精神」的「政治的孔子」。

不僅如此,2010年12月底,山東曲阜將在距孔廟3公裡處誘@座名為聖三一的基督教堂。該教堂占地4畝,高41.7米,可容納3000人。幾天之後,儒家學者聯名發表反對曲阜建造教堂的意見書,在這篇《尊重中華文化聖地,停建曲阜耶教教堂》的文章中,蔣慶、陳明等十名儒家學者、十家社團和十家網站聯合呼籲:「尊重中華文化聖地,停建曲阜耶教教堂」。之後各種主張停建教堂的論文、研討會紛沓而來,網絡上下、來勢洶洶。但基督教內,對此基本保持沉默。

這兩個事件在一個月時間裡發生,似乎標志著儒教張揚自己地位的越來越高漲的熱情,聯繫到近年來孔子學院在海外的不斷擴張(據2011年1月22日《星島日報》稱:從2004年韓國孔子學院算起,全球孔子學院已設在91國及地區共322所,孔子課堂設在34國共369個。中國國家元首幾乎每次出訪都要到訪當地孔子學院),不能再讓我們等閑視之了。而儒教勢力與政治聯姻,對我們而言是福是禍?我們基督徒如何應對呢?

不少基督徒以為上述諸事只有關文化多元、是執政者在思想文化領域實施多元的象徵,也是執政者假以孔子、儒家文化來整合當下世道人心、道德綱常的手段。但我們知道,挽救信仰危機,基督教更有功用,為何不在廣場放置巨大的十字架或耶穌像呢?也許我們應從這幾年儒教在中國發展的某些跡像中探出究竟:

2000年代以來,諸如于丹、易中天、曾仕強等儒學的民眾普及者被媒體有意推廣,他們在百家講壇等中央媒體長期炫示話語權,他們簽名售書、演講辯論、參與學術、經濟等論壇並成為廣告明星。2007年,社科院學者方克立在其《共產黨人應該怎樣對待儒學》一文中也提到社科院成立了儒教研究中心,專門研究儒教的現實意義以供高層參考。方克立在該文中指出「『立儒教為國教』是康曉光前幾年就提出的主張,近年來影響迅速擴大,蔣慶、陳明等人都起而響應,『復興儒教』、『重建儒教』的呼聲很高……儒學政治化和宗教化都表現了大陸新儒家對儒學改造社會和轉化現實的功能的重視,表現了其積極有為的姿態……他們對輿論宣傳工作極其重視,開會、出書、辦雜誌、辦網站,應邀到各高校演講,頻繁接受媒體采訪,善於利用兒童讀經、弘揚國學、儒教討論等活動來為自己造勢……是喧騰的新儒家和很會造勢的新儒家」。而在這些強勢的大陸新儒家中,蔣慶是他們中的傑出代表。

蔣慶,1953生,字勿恤,號盤山叟。1982年畢業於西南政法大學法律系,先後任教於西南政法大學、深圳行政學院。主要著作有《公羊學引論》、《政治儒學》等,並有多部譯著。蔣慶在2003年出版《政治儒學》後,開始在中國政治思想界暫露頭角,他在《政治的孔子與孔子的政治》一文中寫道:

「我理解的孔子以及我理解的中國政治與當今中國學界所理解的孔子與中國政治不同,我理解的孔子是『政治的孔子』,我所理解的中國政治是『孔子的政治』。質言之,我認為中國儒學傳統中有一強大的『政治儒學』傳統,而『政治儒學』的思想在當今中國仍然具有鮮活的思想性與巨大的生命力,足以同當今中國流行的各種顯學相抗衡,並且中國政治發展的方向必須是『孔子的政治』」。蔣慶指斥知識分子:「他們只承認孔子是『心性的孔子』或『道德的孔子』,而不承認孔子是『政治的孔子』或『創制的孔子』;他們認為在當今中國只能有『孔子的道德』,而不能有『孔子的政治』;只能有『民間的孔子』,而不能有『憲政的孔子』」。

蔣慶在該文中針對基督教立場寫道:「『儒教作為國教』不只是『政治儒學』作為『王官學』的訴求,更是中國歷史的事實。中國在『三代』時就存在『國教』,一直到一九一一年『儒教作為國教』的政治地位才崩潰。現在『政治儒學』提出『儒教作為國教』,只是恢復中國古老的『國教』傳統,並非如批評者言是『把儒學變為宗教』或『把儒教變為國教』……『國教』涉及到一個國家的文明屬性與一國民眾的共同信仰,涉及到政治權力的精神價值來源與超越神聖的正當性,在中國恢復『儒教作為國教』不僅可以解決國家的文明歸屬問題與國民信仰共識問題,有利於克服當今中國的信仰危機與價值虛無狀態,同時也是在復興中國古老的文明傳統」。蔣慶的宣告明顯昭示出當前政治儒學的的目的和意志。

面對咄咄逼人的儒家攻勢,相形之下我們基督徒似乎只有招架之功而無還手之力;而儒家文化基督化的夢想,似乎要被基督教儒家化的趨勢所遮蓋。一個張揚其權力意志,一個卻以為對方是文化上的謙謙君子甚至是信仰上的同道;一個要奮力征服、一個卻以「輕看世界」的超越信仰來回避社會問題。近年來,基督教為了減少當政對基督信仰的敵意,除了社會救濟外,幾乎沒有任何文化基督化的努力,對於社會領域,與政治儒學的強勢相比,也幾乎失語。我們在社會上也喪失了主流話語空間,致使本土固有文化完全在最近幾年大行其道、主宰著社會文化、影響著主流媒體和公眾。

一些基督徒學者、傳道人為了在國內傳播福音、減少固有文化敵意,而經常調和儒、道、釋與基督信仰的關係,強調他們的共同點,試圖告訴國人基督教不是外來宗教而完全是自古就有的本土信仰,這樣的本意是好的,但由於太強調「和」,反而使信徒們因為看不到基督信仰的本質和獨特之處而最終喪失了分辨能力,迎合變成了同化,最終否定了自己。不少基督徒學者努力達成中國的「天」「道」「上帝」概念與基督教相關名詞的合一:先古中國人敬拜的就是耶和華上帝;孔子是慕道友;在中國古代有上帝的特殊啟示等等。諸如此類的善意如果發展下去,也許會成為沒有原則的投降。

面對這些情勢,我們所要做的也許是像雅比斯的禱告一樣,求神擴張我們的境界。在這方面,我們要學習《聖經 希伯來書》,該書可以看成是向猶太人宣教的跨文化宣教經典,《希伯來書》通過猶太人熟悉的「天使」「大祭司」「帳幕」概念以及摩西、麥基洗德等《舊約》人物,巧妙地將耶穌基督借用這些媒介傳達出來,使猶太人既熟悉又新鮮、既驚嘆又合情合理地接受、一切都無可推諉。《希伯來書》非但沒有向猶太文化妥協,反而借助猶太文化,將「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這一信仰核心傳達了出來。

面對政治儒學欲成為國教的努力,也許我們更該指出基督教的基本立場:任何宗教都不能被設為國教,無論是儒教、佛教和基督教等宗教。眾所周知,現代化的標誌就是「政教分離」,就是要徹底消除掉政權的神聖性、屬靈性和宗教的政治化,這是宗教改革運動所強調的。著名宗教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把政教分離過程稱為「驅除巫術」的過程,在《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著作中,他針對宗教改革教義之一預定論論指出:「宗教發展中的這種偉大歷史過程——把魔力(magic)從世界中排除出去,在這裡達到了它的邏輯結局;這個過程從古希伯來預言家們開始,而後與希腊人的科學思想相融合,把所有以魔法的手段來追求拯救的做法,都當作迷信和罪惡加以擯棄。」由於人的得救和成聖只僅僅在於神,並不在於世俗的政權,所以政權的救贖、教化功能純粹是謊言。而那些把政權賦予神聖意義,甚至政權干預屬靈的權柄和事務,都是巫術政治的表現。這些宗教改革以來的基本常識,需要基督徒大力弘揚。

總之,如何面對儒教在當下的強勢作為、如何面對瞬息萬變的中國情勢,確實是對當代基督徒的挑戰。但無論如何,我們要在對神的信心中完成神交給我們的使命。正如馬太福音28:18中所宣告的:「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上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 」。基督教在中國當下的傳播,顯然不像明清之際那樣艱難,也不是1980年代僅僅是傳福音為主。現在是信仰深化的時代,是我們的信仰在主流社會發揮巨大影響的時代。一切正如約翰•加爾文所說:「欲想在天國得榮耀的,今生必須爭戰。」也如新譯本《聖經•創世記》1:28:「神就賜福給他們,對他們說,要繁殖增多,充滿這地,征服它;也要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所有走動的生物」。

孔像是搬走了,這值得慶祝,但此一事件,對我們基督徒的警示作用依然存在,望我們不斷警醒禱告,為主在紛亂的末世來爭戰。


【曼德,本報專欄作家。基督徒作家、羊文化首倡者,基督教道學碩士,曾在大陸數百家教會、工商團契、企業演講,經常於眾多主內刊物發表文章。曾在大陸出版《天職》、《新職業觀》,在香港出版演講光盤《信仰與經濟》,在美國出版《榮耀職場》。現為中國福音會副宣教士。(支持曼德事工可奉獻至:
China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1605 E Elizabeth St., Pasadena CA91104 USA;支票抬頭:CMI,並註明「奉獻曼德文字及文化事工)】

相關評論:

談國博立孔子像與山東曲阜建教堂事件



標籤:   觀看所有標籤
      沒有相關標籤
 最新新聞
dot 「生理男」女子100米自由泳勝出 被批不公平
dot 「馬浸神論壇」談苦難 效法約伯成精金
dot 第56屆世界社會傳播日 心靈聆聽疫下苦主
dot 日本聖公會選出首位女主教
dot 職場心理學提升工作質素:黃色締造創意
dot 港澳宗派區會更新防疫指引 為停課學生家長祈禱
dot 牧師遺失聖經15年 男子拾到信主
dot 英格蘭42個教區保護生態 實現2030年零排碳
 最新專欄
dot 2022年主再來? 前千禧年派學者稱無懼世界末日
dot 評論:宗教團體建立互聯網具道德義務
dot 一年伊始親近上帝:排隊法操練獨處
dot 2022年十個祈禱方向:為手腳祈禱
 最新生活
dot 全球新冠確診突破3億 陳謳明大主教籲市民同心抗疫
dot 植入式疫苗護照來了 啟示錄「獸印記」?
dot 香港商場空間轉化蝴蝶園 團體徵募創作意念
dot 美國太空總署邀請24位神學家 探測外星對人類衝擊
  證道
講座會:高銘謙析解耶利米哀歌「盟約神學」
聖經舊約先知耶利米目睹耶路撒冷陷落,從哀愁中看見盼望,對今天的信徒有何啟示?建道神學院副教授高銘謙在一舊約講座會,析解當中的「盟約神學」,凡遵守神命令便得福。
前總統川普演說:「美國要救世主耶穌,不是我」
唐崇榮牧師呼籲人悔改 上帝施審判無人能承受

圖片新聞

prev next
漫畫
>
真理蔡園
香港之路如何走?牧者籲聖經價值同建上帝新城
香港之路如何走?牧者籲聖經價值同建上帝新城
 
華人福音戒賭會議 蕭如發:屬靈五官助戒賭
華人福音戒賭會議 蕭如發:屬靈五官助戒賭
 
 
禮賢會香港堂增設週六崇拜
第一屆趙天恩學術研討會
   
logo
 關於我們 | 聯繫我們 | 廣告發佈 | 聯繫編輯 | 投稿 iconCopyright © 2022 Gospelherald.com.h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