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verticalverticalvertical
line
icon手機版rss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索取Banner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太5:9]  
首頁 > 中國 > 神州觀察_曼德觀點
救恩之光與中西文化(下)
改變字體大小 [-] [+]
曼德 / 基督日報專欄作家
2011年06月20日06時49分 上午 Posted.

(本文根據筆者在美國第18屆灣區春令營的專題講座內容整理)

大綱:

一、 文化及中西文化的表面不同性
二、 中西文化的衝突和融合
三、 基督信仰成全西方文化
四、 中國文化與基督教相似處
五、 中國文化與基督教相異處
六、 基督信仰成全中國文化



(接上期救恩之光與中西文化(上)

神如何通過基督信仰成全了西方文化,今天,神也要成全中國文化。基督教不是單單西方的,她是屬於全世界的,她裡面不僅蘊含了西方文化,如約翰福音中的LOGOS,她裡面同樣蘊含著中國文化。我記得劉同蘇牧師在講基督教與中國文化專題時曾經指出《聖經》開篇三句話中,就已經蘊含了東西方文化的元素:創世記「1:1起初神創造天地。2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3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這裡,「靈」代表東方,是一種非具體的混沌,而「話」代表西方,是LOGOS,是理性的最高境界。

中國文化中,有很多方面與基督教信仰有相似、相融甚至相同的地方,這些地方就成為基督信仰進入中國文化的契機。我在這裡主要講四個方面,一是上帝觀;二是原初的人性觀;三是道德觀;四是自修路徑。

首先,中國的上帝、天道觀與基督教的GOD有一定的相似性。 GOD是三位一體的獨一真神,有聖父、聖子、聖靈三個位格。在中國古文化中的上帝,也有類似的最高主宰的含義。如《詩》:有皇上帝;天生民,有物有則。《尚書》:肆類於上帝;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易-豫-像傳》:殷薦之於上帝。儒家經典中講道:「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獲罪於天,無所禱也」。「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儒家的天、道觀念,有朦朧的宇宙真理、最高主宰的神靈的含義。

而道家的「道」,也有最高本體、世界真理、創始者的含義。莊子:「物物者非物」。如老子:「道可道,非常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 地母。吾不知其名,強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而佛教中的佛、涅槃、西方極樂世界,也有些類似世界終結、天國之概念。

第二,就最初的人性來說,基督教與中國文化中的人性觀是一致的。上帝在伊甸園裡起初所造之人是善的、好的。創世記1:27:「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1:31:「神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六日」。在沒有墮落前的人,是美好的。而中國的儒家經典《三字經》:「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 《孟子》:「孟子道性善,言必稱堯舜。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羞惡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論語》:「仁者、愛人」。佛教高僧竺道生說:「人人皆可成佛」,《佛性論》認為:「眾生皆有佛性」。禪宗六祖慧能:「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我即是佛,佛即是我」。

第三,就人的道德觀和道德准則而言,基督教和中國文化也有眾多相似性。基督教推崇慈愛、謙卑、饒恕、公義、犧牲等等道德觀。孔子:「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與馬太福音7:12:「所以,無論何事,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因為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有異曲同工之妙。其他儒家語錄有:「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三人行,必有我師焉」, 「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 「.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儒家對高貴人格也是非常推崇的。孟子:「敢問何謂浩然之氣? 曰:難言也。其為氣也,至大至剛,以直養而無害,則塞於天地之間。其為氣也,配義與道;無是,餒也」。儒家強烈的入世精神和社會政治使命感,與基督教的文化使命觀非常相似。很多深受儒家文化影響的中國知識分子,就是先對加爾文在《聖經》中發現的文化使命感興趣而踏上信仰之路的。儒家的:“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以天下為己任」“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社會關懷意識,與基督徒的“管家職分」非常類似。

道家:「柔弱勝剛強」「無為而無不為」,與耶穌基督的謙卑柔和順服也很類似。佛教:「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也體現了一種犧牲精神。而佛教對智慧、博愛的推崇,佛教中的「十善戒:身三(不殺、不盜、不淫);口四(不兩舌、惡口、妄言、綺語);意三(不貪、不嗔、不痴)」與基督教中的「十誡」等道德觀有類似的地方。

最後,就從內到外的自修路徑而言,基督教與中國文化也有相似之處。《聖經》箴言4:23:「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羅馬書:2:28、29:「因為外面作猶太人的,不是真猶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禮,也不是真割禮;惟有裡面作的,才是猶太人;真割禮也是心裡的,在乎靈不在乎儀文;這人的稱贊,不是從人來的,乃是從神來的」。這是一條不從外在出發,而是神改變內心後,從自己內心出發,改變自己思想和行為,效法基督、追求成聖的道路。這條路線與中國文化中的修養路線基本一致。

儒家《禮記 大學》:「物格而知至,知至而意誠,意誠而心正,心正而身修,身修而家齊,家齊而國治,國治而天下平」,這條從內到外的修身養性路線影響了幾千年來中國知識分子和士大夫們。孟子:「萬物皆備於我」。道家:「觀照內心、人人可以成仙」。唐代佛教高僧馬祖道一:「心外無佛、自心是佛,佛外無心」「明心見性、立地成佛」。慧可大師認為的:「所以,成佛與否,無須向身外求尋,只要向自己內心求尋就可以了」。都是這條路線。

從以上基督教與中國文化的相同性中,我們看到二者有眾多可以融合的地方。二者不是善惡兩分、非黑即白,所以,一個中國人成為基督徒,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我們甚至可以說:「多一個基督徒,多一個真中國人」。真如羅馬書3:29:「難道神只作猶太人的神嗎?不也是作外邦人的神嗎?是的,也作外邦人的神」。

下面我們再來講基督教與中國文化的相異性。沒有相異性,那我們還信耶穌基督干什麼?既然中國傳統的儒、道、佛中好東西都有了,我們還需要基督信仰干什麼呢?所以,我們最有必要把基督教與中國文化的不同性揭示出來。我們也從四個方面展開。1.GOD與上帝、神、天、道的不同;2.原罪與恆善的不同;3.他救與自救的不同;4.天人合一與以馬內利之不同。

首先,嚴格來說漢語「上帝」與基督教中的耶和華是不同的。漢語「上帝」,是多神中的一神,是多神中的至上神,但不是唯一神。《尚書•堯典》曰:「肆類於上帝,湮於六宗,望於山川,遍於群神」;其次,漢語「上帝」,必須與祖先崇拜聯系起來,甚至位置與祖先是平等的。再次,漢語「上帝」,必須由皇帝一人來拜。最後,漢語「上帝」甚至直接就指稱帝王,人變成了神。《詩經》中多處提到「有皇上帝”、 「皇皇後帝」、「皇」英明偉大之義。「皇帝」一詞,猶言「英明的上帝」。

儒、道經典中的「神、天、道」概念,與基督教上帝也有大不同。孔子:「敬鬼神而遠之、子不語怪力亂神」「天何言哉?」都說明這個神、天,是非常模糊甚至懸而未識的「未識之神」。而宋明理學以來,更把「神」人化、把天道人道化。朱熹:天道無外。天道即人道。陸像山:宇宙即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王陽明:心即理,心外無物。

而道家對道的闡述也是非常模糊抽像的,跟基督教真實生動的上帝有完全之不同。道德經:「道之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像。恍兮惚兮,其中有物。視之不見名曰夷,聽之不聞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

佛教根本上是無神論,否定神的存在。正如佛教大師龍樹所說: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

其次,原罪與恆善的區別。這是基督信仰的根本。就是人在亞當裡墮落,都有原罪、全然敗壞。人的罪性是根深蒂固的、人對改變自己狀況也是無能為力的,人無法自救,自己不能拯救自己。與基督教對墮落後人的看法不一樣的是,中國文化相信人不僅本性善,而且會發展成至善。

《聖經》說:
世人都偏離正路,一同變為污穢,並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詩篇14:4
我們所有的義,都像污穢的衣服——以賽亞書64:6
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 羅馬書3:23

但我們看到中國的儒家、道家、佛教思想,無不以人本性善為基礎。如孟子:人人皆可以為堯舜;人之趨善,如水之就下。人有天生的善端,本此善端,便可成德、成聖。如荀子:途之人可以為禹。佛教更是認為「我即是佛,佛即是我」,「明心見性,立地成佛」。對人性理解的不一樣,導致中國文化與基督教文化重大的不同。在中國文化中,對領導、家長的監督制衡蕩然無存,但在基督教文化地區,對權力的監督和制衡是常識,所謂「有權必腐、極權極腐」是權力制衡制度的人性觀前提。

第三的區別,就是他救與自救的區別。基督信仰相信人全然敗壞,人無法自救,所以需要耶穌基督—聖子的救贖,這是他救。而中國傳統文化中,人通過自己的努力,完全可以達到成聖、成佛、成仙的境界,自己可以自救。

基督教中將救贖指向聖子、聖靈。哥林多前書12:3:「若不是被聖靈感動的,也沒有能說耶穌是主的」。羅馬書3:23-26 :「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 神的榮耀; 如今卻蒙 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地稱義。 神設立耶穌作挽回祭,是憑著耶穌的血,藉著人的信,要顯明 神的義。因為他用忍耐的心,寬容人先時所犯的罪, 好在今時顯明他的義,使人知道他自己為義,也稱信耶穌的人為義」。

1647年英國清教徒《威斯特敏斯特信條》:第九章(論自由意志)第三條:「人由於墮落在有罪的狀態中,已經完全喪失一切行任何關乎得救的屬靈善事之意志力;所以他既是一屬血氣的人,與善完全相反,又死在罪中,就不能憑自己的能力去改變自己的心,或預備改變自己的心」。

但是中國傳統思想,一直認為人不需他力,自我修煉就可達到目的,自我完全有成聖成佛之潛能。如孔子:我欲仁,斯仁至也。孟子:盡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則知天也。宋明理學也強調人通過內聖外王的修煉功夫,就可成為天人合一的聖人。而道家:觀照內心、人人可以成仙。佛教:明心見性、人人可以成佛。

人本之思想,是中國文化的主軸,這是與基督信仰的根本區別。但人是無法自我成聖的。蘇東坡是典型的中國人,儒道釋三家均得到真傳,他曾經寫詩:
稽首天外天,迴光照大千;
八風吹不動,穩坐紫金蓮。
這是一個相信自己可以修煉成聖、成佛、成仙的人的自豪心境。但當蘇東坡把這個詩給他的朋友佛印遞過去後,佛印居然寫了個「屁」字給他。他大為惱火,過江跟佛印去論理。但到佛印家,看到他家門口寫著:「八風吹不動,一屁彈過江」。這就是相信自我成聖者的可笑。

與「八風吹不動,穩坐紫金蓮」相反的是,基督徒中的聖徒,都是非常謙卑、罪惡感時常交織在自己心中。保羅在《羅馬書》中發出:「我真是苦啊!」的吶喊,他說:「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林前15:10)。

最後一點,是天人合一與以馬內利的不同。中國文化中天人合一是人自修與天合一,而且相信這個天與人能夠結合起來、統一起來。朱熹:天道無外,此心之理亦無外。陸像山:宇宙即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王陽明:心即理,心外無物。再如佛教:自心是佛。人通過自修後到達天和人完全趨同的地步,天成為人、人成為天。

但基督教中無限的神與有限、被造的人始終有鴻溝存在,尤其是在今生,難以完全融合。基督徒追求的是神與我們同在、追求的是聖靈充滿。但這不是天人合一,而是以馬內利——與神同在。神先更新人,人新生命成聖與神同在、以馬內利。聖靈與我們同在,聖靈也會充滿我們。正如加拉太書2:20:「如今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約翰福音15:4:「你們在我裡面,我也常在你們裡面」。

看到了以上如此的不同,很多人似乎感到絕望。其實,當基督信仰進入中國文化中,就是要成全中國文化。不是否定,而是成全。一旦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來到,那麼所有的普遍啟示就會被成全。因為普遍啟示的工作就是要為真神的到來做好預備。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天、道、上帝、神等等概念,仁義禮智信等道德准則,「以天下為己任」的使命感,都會被基督信仰所成全。

我認為基督教對中國文化成全性,可以從5個方面展開:
一、 基督教的GOD來成全天、道、仁、道等未識之神;
二、 對人性的原罪意識打破恆善幻像,人的罪性和敗壞,的確要強調;
三、 他救更改自救。耶穌基督救贖成全自我之拯救。中國歷史的發展也證明,自救的路徑是不同的,唯有神的救恩,才能救贖我們。
四、 基督徒成聖的以馬內利完成真正的天人合一。
五、 根本而言,實現中國文化從人本文化到神本文化的轉型。

前面的四方面我已經論述了,第五方面,我可以結合羊文化簡要地再進行論述。針對中國當前經濟領域的狼文化和中國幾千年來社會政治領域的龍文化,我提出了羊文化的概念。羊文化實際上就是耶穌基督在文化領域中的彰顯,是基督教對經濟、政治、文藝等社會文化諸領域的影響和滲透。而羊文化對狼文化、龍文化的改變和更新,實際上也實現了中國文化從物本文化、人本文化到神本文化的轉型。

狼文化就是唯物主義、社會達爾文主義、動物叢林法則在中國經濟領域的表現,弱肉強食、你死我活。眾多企業對內殘酷剝削、對外不擇手段、踐踏市場道德。這是把人當野獸、把世界歸結為物質的結果,是典型的物本主義。其根源在近代傳入中國的馬克思主義中。

龍文化是社會政治領域的君主專制主義。它與人本主義大有淵源。以人為本當然被以物為本強多了,開始尊重人了。但人本主義把人尊崇到一個地步不要神,人自己成為神。這個自我是神的人就會對整個社會造成巨大的傷害。中國為什麼專制王朝好幾千年,為什麼“四萬萬人都想當皇帝”,為什麼毛澤東說:“我就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是因為中國傳統文化中不要神、而要人為本體、人為真神。人本主義走到盡頭,就是龍文化——張牙舞爪、主宰寰宇,我就是神、神就是我。一個不要神的人本主義,不僅無法樹立人權,反而會成為踐踏人權的根源與禍首。

而羊文化是基督信仰在中國文化領域的彰顯。羊文化強調神的主權和萬能,更強調人不是神,人自身存在著罪性,人必須靠耶穌基督的救贖才能得救和與神和好。人的罪性靠自我的道德修養是根除不了的,必須靠悔改和信靠真正的上帝方能改變。所以人必須謙卑、溫順、順服規則、敬畏上天、制約罪惡、千方百計在經濟、政治、文化等領域監督制衡每個人的罪性。

可見,以基督信仰為根基的羊文化,才能真正成全中國文化。

今天的講座中,我們首先看到了中國文化和西方文化表面上的很多不同,接著看到神如何通過基督教在西方文化中扎根來成全了西方文化,並使西方文化隨著宗教改革運動而一躍成為引領世界現代化的先鋒,世界其他文化實體不得不緊隨其後。今天,神也要通過基督教在中國文化中扎根,眾多中國人來歸向耶穌基督,使中國文化中的人本主義,真正成為神本主義,使龍文化、狼文化成為羊文化。

一旦中國文化實現了羊文化的轉型,一旦耶穌基督的救恩使更多更多的中國人得到救贖,一旦古老的神州真正成為屬於神的國度,那麼我們這個民族、這個國家、這個中國文化,就會煥發強大的精神魅力,在世界大家庭中,成為引領時代的領袖、成為文化的典範!宛如神在近現代成全、祝福西方文化,使其成為世界的楷模一樣,神今天也要祝福、成全中國文化,神的救恩之光就要照耀中國文化,使中國文化全面地更新,認罪悔改、皈依真神,世界的東方,將要巍然屹立起真正的神州。

願上帝祝福中國!哈利路亞!阿門!


曼德 整理於2011年6月9日



【曼德,本報專欄作家。基督徒作家、羊文化首倡者,基督教道學碩士,曾在大陸數百家教會、工商團契、企業演講,經常於眾多主內刊物發表文章。曾在大陸出版《天職》、《新職業觀》,在香港出版演講光盤《信仰與經濟》,在美國出版《榮耀職場》。現為中國福音會副宣教士。(支持曼德事工可奉獻至:
China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1605 E Elizabeth St., Pasadena CA91104 USA;支票抬頭:CMI,並註明「奉獻曼德文字及文化事工)】


標籤:   觀看所有標籤
      沒有相關標籤
 最新新聞
dot 「生理男」女子100米自由泳勝出 被批不公平
dot 「馬浸神論壇」談苦難 效法約伯成精金
dot 第56屆世界社會傳播日 心靈聆聽疫下苦主
dot 日本聖公會選出首位女主教
dot 職場心理學提升工作質素:黃色締造創意
dot 港澳宗派區會更新防疫指引 為停課學生家長祈禱
dot 牧師遺失聖經15年 男子拾到信主
dot 英格蘭42個教區保護生態 實現2030年零排碳
 最新專欄
dot 2022年主再來? 前千禧年派學者稱無懼世界末日
dot 評論:宗教團體建立互聯網具道德義務
dot 一年伊始親近上帝:排隊法操練獨處
dot 2022年十個祈禱方向:為手腳祈禱
 最新生活
dot 全球新冠確診突破3億 陳謳明大主教籲市民同心抗疫
dot 植入式疫苗護照來了 啟示錄「獸印記」?
dot 香港商場空間轉化蝴蝶園 團體徵募創作意念
dot 美國太空總署邀請24位神學家 探測外星對人類衝擊
  證道
講座會:高銘謙析解耶利米哀歌「盟約神學」
聖經舊約先知耶利米目睹耶路撒冷陷落,從哀愁中看見盼望,對今天的信徒有何啟示?建道神學院副教授高銘謙在一舊約講座會,析解當中的「盟約神學」,凡遵守神命令便得福。
前總統川普演說:「美國要救世主耶穌,不是我」
唐崇榮牧師呼籲人悔改 上帝施審判無人能承受

圖片新聞

prev next
漫畫
>
真理蔡園
香港之路如何走?牧者籲聖經價值同建上帝新城
香港之路如何走?牧者籲聖經價值同建上帝新城
 
華人福音戒賭會議 蕭如發:屬靈五官助戒賭
華人福音戒賭會議 蕭如發:屬靈五官助戒賭
 
 
禮賢會香港堂增設週六崇拜
第一屆趙天恩學術研討會
   
logo
 關於我們 | 聯繫我們 | 廣告發佈 | 聯繫編輯 | 投稿 iconCopyright © 2022 Gospelherald.com.h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