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verticalverticalvertical
line
icon手機版rss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索取Banner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太5:9]  
首頁 > 中國 > 神州觀察_曼德觀點
預定論:家庭教會及中國社會(上)
改變字體大小 [-] [+]
曼德 / 基督日報專欄作家
2011年07月11日12時16分 上午 Posted.

20世紀四、五十年代,趙中輝牧師在漂泊不定的流亡生涯中翻譯出版了伯特納博士(Dr.Boettner)的《基督教預定論》(The Reformed Doctrine of Predestination),該書可謂是預定論的當代最權威闡述論著。但這本書真正對大陸家庭教會產生影響,要到20世紀末。在當時,據說是溫州家庭教會首先從國外獲得此書,並數以千萬計的進行翻印。2005年初,本人受洗不久到溫州參觀,就首次獲得翻印的該書。

長期以來,中國家庭教會是阿米年神學占主流,人不是全然敗壞的、人在救恩上有份、人可以抗拒救恩、救恩不穩固等等成為家庭教會尤其是農村家庭教會的主流神學。但是,隨著城市教會的興起,隨著唐崇榮牧師講道在家庭教會的普及,隨著趙中輝牧師改革宗翻譯社翻譯之書在家庭教會的流傳,隨著趙天恩牧師「三化異像」的傳播、加上雷默(王志勇牧師)、王約翰等牧者的辛苦服侍,堅守預定論的家庭教會越來越多。根據本人自2005年以來的傳道生涯,溫州教會、徐州教會、北京教會的大部分家庭教會,都是堅守預定論而反對阿米年神學的。尤其是近年來歸正教會在中國大地上一間間地拔地而起,預定論在家庭教會中的影響愈來愈讓人欣喜。

預定論,這個有關神的揀選與救恩的神學理論,到底對家庭教會和中國教會有何重要意義呢?


在著名宗教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的曠世經典《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中寫有這樣一段話:「在十六、十七世紀最發達的國家中,如尼德蘭、英國和法國,正是加爾文主義這一信仰引起了這兩個世紀中重大的政治鬥爭和文化鬥爭」。而加爾文主義這一信仰指的就是預定論。(注:見馬克斯韋伯《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網絡電子版)

為什麼加爾文主義引起了重大的政治鬥爭和文化鬥爭呢?我們知道,加爾文主義的核心是其預定論,而預定論由於其徹底性和極致性,在神學上對異教、異端起到了毀滅性的打擊,而神學上的顛覆性,必然影響到人們的世界觀、人性觀,進而影響到人們的政治觀、經濟觀和社會觀。

人的得救完全在於創世之先神在耶穌基督裡的揀選與預定,與人的一切毫無關係。預定論在神的揀選問題上斬釘截鐵的果斷回答,將上帝的主權發揮到應有的極致,將人的敗壞與無能也發揮到極致,更將以人為本的一切宗教、哲學和文化全面地摧垮了。它無疑構成了基督教與異教的最根本區別,基督教從猶太教中脫離出來、基督教又從天主教中脫離出來,預定論起到了最為關鍵的作用。在使徒保羅時期,是它最徹底地使基督教從一個猶太人的新信仰轉化為普世眾人的信仰;宗教改革時期,是預定論徹底摧毀了天主教的霸權,使基督教從天主教中脫離出來;在當今中國,預定論是對付儒、道、釋和馬克思主義等人本異教的最有力武器。而預定論的社會意義,突出表現在它對現代市場經濟觀念和民主政治觀念所奠定的神學根基上。

預定論與人的得救揀選有關,揀選就是從所有的人中,挑選出一部分來。無論在理論和實際處境上,聖經告訴我們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會得救,只有一部分的人得著拯救,而這些人之所以得救,並不在於他們有任何特殊的條件,而完全是神在創世之先所預定和揀選的。正如聖經以弗所書1:4:就如神從創立世界以前,在基督裡揀選了我們,使我們在他面前成為聖潔、無有瑕疵。

在聖經中,保羅相當重視「預定」的教義,在他的書信中多次強調預定揀選的重要性,並幫助信徒看見救贖恩典的偉大和信仰的真諦。(參羅8:28-30 和9:10-29弗1:3-14;林前1:20-31;帖前2:13-14;提後1:9-10)。在神學家中,奧古斯丁和加爾文是預定論的堅定倡導者。奧古斯丁曾說:「對亞當這一塊被稱為’預定不得救之人’的泥團而言,刑罰是唯一的結果。但在同一塊泥團中,也作成一些預定要得榮耀的器皿。因窯匠有權從同一團泥中制作出不同的東西來(羅9:21)……拿一塊作成貴重的器皿,拿另外一塊作成卑賤的器皿。但是你或許會問,為什麼他將我作成貴重的器皿,卻將其他人作成卑賤的器皿呢?我應當如何回答呢?使徒(保羅)曾說:『你是誰,竟敢向神強嘴呢?』(羅9:20)……這便是聖徒的預定:神的恩典預先知道、預先准備有誰會被釋放,這樣的人一定會被釋放。其他的人則在神公義的審判之下,別無他路,必定是『預定不得救之人』,正如推羅和西頓之人的下場?若他們見到基督奇妙的神跡,必定會相信。然而,因為神沒有將信心賜給他們,他們就無從相信」。(注:見《基督教神學原典菁華》Alister McGrath編 楊長慧譯 校園書房出版社1998年11月初版)

加爾文在《基督教要義》一書中寫道:「我們唯有認識到神在永恆中的揀選時,才有可能相信我們的得救乃源自神白白的恩典。神並非不分青紅皂白地揀選所有的人有救恩的盼望,而是給某些人這個盼望,卻拒絕其他的人。由此可以看到神的恩典……神的預定,乃揀選某些人有得生命的盼望,宣判其他的人得永死,這個教義是所有敬虔的人都不否認的」。(注:見約翰加爾文《基督教要義》網絡電子版)

加爾文的後繼者,在與阿米年主義的爭論中更將加爾文的預定論用五要義來闡釋。從那以後,只要一提到預定論,必直接聯系到這5點。這5點是:
1,罪人全面的墮落(the total depravity of the sinners)﹔
2,上帝無條件的揀選(the unconditional election of the Father)﹔
3,基督限定的代贖(the limited atonement of Christ) ﹔
4,聖靈不可抗拒的施恩(irresistible grace of Holy Spirit) ﹔
5,聖徒恆忍蒙保守(the perseverance of saints)。

這5點從罪人到聖徒、從敗壞到揀選、到蒙保守,邏輯嚴密、闡釋完美,的確是預定論最圓滿的闡述。這5點在聖經上都有經文根據,在著名的1647年英國清教徒《威斯特敏斯特信條》中也有相印證的條文。

人們很難相信,以上簡要闡釋的預定論,竟然在教會歷史上掀起過巨大的波瀾、成為教會革命、教義歸正的動力和根源。預定論的神學意義,首先表現在使徒保羅時期成功地解決了外邦人信主的爭議;而在宗教改革時期,使異端化、人本化的天主教歸正到純正的神學根基上,而對於當前中國的神學狀況,預定論將成為摧毀轄制國人的各種意識形態的最有力武器。

保羅對預定論最經典的闡述,是在羅馬書8:28-30 和9:10-29。為何在這裡提出了預定論呢?通過對保羅當時處境的考察,和對這兩章經文及後面的10、11章所要談論重點的考察,我們知道,此處的預定論是要解決外邦人得救以及基督教從猶太教的支派成為普世宗教的問題。在保羅時代,基督教剛剛從猶太教中分離出來,不僅猶太人信,而且外邦人也信。在這轉化之際,教會群體的最大部分構成,仍然是猶太人。他們大部分仍然認為基督教只不過是真正的猶太教、而且只有猶太人才配神的恩典、才配信耶穌基督,因為以色列人乃是上帝所命定的選民。而外邦人,由於他們不在神的應許之中、不遵守上帝的律法,故而他們不配成為上帝的選民、耶穌基督的門徒。

面對這一情形,保羅一方面安慰猶太人,上帝對猶太人的應許沒有廢棄,另一方面提醒猶太人到底誰能被揀選和預定完全在上帝的主權,所以不少猶太人失落救恩、而外邦人被揀選完全正常。保羅首先從因信稱義、律法與恩典的角度告訴信徒們人的得救不在乎遵行律法,而在乎神的恩典;不在乎人的行為,而在乎因信稱義的信心,這是對大多數律法主義的猶太人的否定;其次,保羅提出了為什麼神也揀選外邦人,在於神是自有永有、自行其事、擁有絕對主權的上帝,他想揀選誰、就揀選誰;他想憐憫誰、就憐憫誰。神揀選人是無條件的,不能因為他的行為好或者他的種族優越就揀選,神揀選人的唯一根據和理由就是神自己,神是揀選的最終極原因和條件,而如果他的揀選還有第二因或外在於他的條件,那神就不是神了。

神想揀選外邦人,那我們也是無話可說的;他想恩待外邦人,也是不以我們的意志為轉移的;一切在上帝創世之前的預定和揀選當中,而不在於人的行為、意念和種族特征。所以,外邦人歸主,完全在神的應許之中;外邦基督徒,也正是神所預定和揀選的;而我們的信仰也不再是猶太教的一支,而是一個普天下人都該信仰的信仰。

相比保羅在《羅馬書》起首提出的「因信稱義」論,預定論在神學上更加徹底地為外邦人信主作出了辯護。這一辯護也最終使基督教從猶太教中脫離出來,從當時世人以為的猶太教的一個小支派一躍成為最興旺的普世宗教。

宗教改革運動是從救恩論的歸正開始的,加爾文的預定論實際上接續了馬丁路德從「因信稱義」開始的工作,並將「神的主權」「神的預定」在救恩論中極致化。從神學意義上來看,預定論在宗教改革運動中起到了對運動的徹底化、體系化、極致化的總結作用,徹底摧毀了天主教的人本主義和巫術偶像傾向,使各種以人為本、神人合作的思想黯然失色,也使基督教最徹底地從天主教中分離出來。

歷史有驚人的巧合,在《羅馬書》當時的處境,保羅解決外邦人信主的問題,一是從因信稱義出發反對律法主義,二是從預定論出發反對人本的有條件揀選論;而現在,馬丁路德和加爾文同樣面對天主教的律法主義和人本主義,他們所采取的神學論戰,也極其類似於《羅馬書》中保羅的方法。馬丁路德雖然極認同預定論,但他最出色的是用「因信稱義「來反對律法主義,而加爾文則是用預定論來反對律法主義的根源—人本主義,這樣就從根本上摧毀了天主教霸權。

加爾文的救恩論是徹底的神恩獨作說,這種徹底化使人的全然敗壞的觀念深入人心,依靠人的理性、道德、意志等一切的一切於救恩都毫無用處;而個人的條件對於是否被揀選也毫無關係,得救的唯一根源在上帝自行其是的主權之中。由於最極致化的強調了人的敗壞和無能,也就最極致化的強調了神的主權和恩典;由於最極致化的限制了人的狂妄,也就最極致化的強調了神的榮耀和權能。神對人的揀選完全憑創世之前在耶穌基督裡的預定,在人毫無條件。他的救恩臨到人,人就無法抗拒;他的救恩不能臨到人,人也無話可說,因為這是神的主權。而且神的主權更表現在對得救之人的保守上,人的行為是不能改變上帝的救贖的,所以一旦被上帝所揀選,人的一切也改變不了得救和被揀選的事實,循環救恩毫無可能。可見,預定論摧毀了天主教企圖通過人的善行、功德、理性、自由意志、聖禮、教權甚至聖物、贖罪券來得救的可能性,全面地給予天主教以否定。加爾文預定論,也由於它的徹底性,故而在神學上使基督教徹底地與一切人本主義、理性主義、異端異教區別開來。

沒有預定論,宗教改革就不會徹底,基督教就不會真正釐清與天主教的關係(路德之後的路德宗與人本主義有了太多的聯結、路德本人的預定論也根本沒有體系化、徹底化);而加爾文及其後來者伯撒、蘇格蘭與英格蘭的清教徒們對預定論的系統化,使基督教徹底地從天主教中脫離出來,並成為信仰純正、教義嚴謹、體系龐大的普世宗教,成為真正區別於任何異教的純正信仰。這一切工作,宛如保羅通過預定論,使基督教真正從猶太教脫離出來一樣,具有非常重大的神學意義。

歷史事實也表明這一點,由馬丁路德發端的宗教改革,在加爾文主義下體系化、成熟化,以預定論為核心的加爾文主義影響了瑞士、荷蘭、英格蘭、蘇格蘭、北美的基督徒,他們大都成為堅守預定論的清教徒,教義純正、信仰虔誠的基督新教真正在全世界崛起了。

德國大哲馬克斯韋伯在評價預定論時指出:「總之,通過教會、聖事而獲得拯救的任何可能性都被完全排除(而這種排除在路德派中並沒有達到其最終的結論),這一點構成了與天主教的絕對決定性的區別。宗教發展中的這種偉大歷史過程——把魔力( magic)從世界中排除出去,在這裡達到了它的邏輯結局;這個過程從古希伯來預言家們開始,而後與希腊人的科學思想相融合,把所有以魔法的手段來追求拯救的做法,都當作迷信和罪惡加以擯棄。真正的清教徒甚至在墳墓前也拒絕舉行宗教儀式,埋葬至親好友時也免去挽歌及其它儀式,以便杜絕迷信、杜絕靠魔法的力量或行聖事的力量來贏得拯救這種想法」。(注:見韋伯著作《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網絡電子版)

這段精辟精彩的評論揭示了預定論是所有巫術、迷信的終結者,是人本主義、偶像崇拜的掘墓人。在韋伯的眼裡,中國的傳統宗教其本質是人本主義的,它們的巫術性質非常濃厚,而正是這種巫術性質,沒有使中國的宗教走向理性化、現代化。而對於適應和促進了現代化的基督教來說,正是預定論,破除了西方世界宗教的人本主義和巫術性質,促成了基督教的「理性化」「現代化」。無疑,如果在近代沒有西方文化尤其是基督教在中國的傳播,中國秉持自有的傳統宗教,絕對不能步入現代化進程;另一方面,傳統宗教及馬克思主義仍然在影響著中國人的心靈世界,所以如何根除它們的劣根,使福音的廣傳有最適合的思想土壤,是每一個為神大發熱心的人所要考慮的問題。而在基督化中國的過程中,預定論無疑是最為有力的武器,它是人本主義的掘墓人、信仰專制、偶像崇拜的終結者。

影響當代中國人的思想無疑是儒道釋三家和馬克思主義。中國的傳統宗教裡面,好的東西不少,但究其本質,無非是人本主義和偶像崇拜;而馬克思主義更是把人的崇拜、偶像崇拜發揮到了比中世紀天主教更加惡劣的地步,而時代給予我們的任務是,用預定論來剖析、摧毀這些轄制中國人思想的異教思想,使上帝的榮耀得到稱贊、使人的心靈自由得到彰顯。預定論五要義正好是對儒釋道與馬克思主義(簡稱轄制中國人異教)對症下藥的:

1、預定論強調人的全然敗壞,強調人在得救上的無能為力。它正好切中轄制中國人思想中毫無罪感、自我為主、自我成神的人本主義的狂妄。轄制中國人思想總是相信人畢竟還是有成聖、成佛、成仙和建立地上天國的內在潛質和可能性。所謂「人之初、性本善」「我即是佛、佛即是我」等等。

2、預定論強調神的無條件揀選,正好切中轄制中國人思想中因人的努力和區別而達到永恆的觀念,如:道德成聖觀念、行善成佛觀念、修煉成道觀念、階級成分決定「選民」觀念以及民間宗教中的巫術觀念。

3、預定論強調基督限定的代贖,從而將上帝的主權強調到無以復加的地步。這對「人人皆可成堯舜」的中國式普救論是個顛覆,並以上帝的絕對主權把人通過巫術、功德、香火、思想灌輸等都可以成神的觀念全面掃除。

4、預定論認為救恩純粹是上帝臨到個人的、是人不可抗拒的救恩。這種觀念又一次的將功利性、循環往復、靠巫術不斷得道的救恩思想徹底摧毀。

5、預定論認為被上帝所揀選的信徒,不會輕易因他個人的原因而喪失救恩,只要是上帝命定揀選了的,就一定保守到底,不會因為人的原因而改變。這也是對人的驕傲、以人為本、人可以主宰神、人可以左右神的打擊。

對人性的樂觀和對人的全然敗壞的忽略,使轄制中國人思想中的所謂神,都是人本之神,自己想當然的神,而不是基督教中那個創造萬物與人類、擁有絕對主權的神。在儒家經典中提到:「朝聞道夕死足矣」、「敬鬼神,而遠之」、「子不語怪力亂神」、「未知生,焉知死」。可見在孔子眼裡,這個神只是一個不能也不願認識的模糊概念而已,絕對不是「創始成終」、與人交流的耶和華上帝,到後期的儒者,干脆用社會倫理性的道、天、理等概念取代上帝。一個人本的、毫無超越性的倫理性上帝被儒家塑造起來,在這個上帝面前,中國人不僅難以有敬畏之心,反而萌生許多「我可取而代之」的狂妄念頭。

在道家經典《道德經》中,最高主宰道成為不可知道的「神」,頂多也就是被造界的規律。「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道成為「無狀之狀,無物之像」,是「視之而不見,名曰夷;聽之而不聞,名曰希;搏之而不得,名曰徵」。可見這個最高主宰對人類的啟示是非常模糊的,根本不像基督教中的上帝不僅與人類面對面交流而且還道成肉身以人的形像向我們啟示出來。可見,道家之終極存在,也只不過是用人的智慧自造之神。

眾所周知,真正的佛法是無神論的,它是參透萬物、通過人的神秘方法進入永恆的一種智慧,所謂「去無明、進涅盤」是它的終極目的。在佛教中,毫無那個創造一切、預定一切、審判一切的最高主宰,毫無神的主權和實存性。佛教大師龍樹曾說:「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佛經有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不生也不滅,不常也不斷,不一也不異,不來也不去」,在這些對世界終極本體的描述中,我們看到的也是與道教類似的對神的虛無化。這個世界本體的形像也緣於人的想像。

馬克思主義更是把人創造神、神就是人發揮到極端,預定論是以神為本,上帝創造了人類、人類為上帝而存在;但馬克思認為人創造了世界包括上帝,如果有上帝的話,上帝要為人服務。卡爾•馬克思在《黑格爾法哲學批判導言》中寫道:「反宗教批判的根據是:人創造了宗教,而不是宗教創造了人。就是說,宗教是還沒有獲得自身或已經再度喪失自身的人的自我意識和自我感覺。」「對宗教批判最後歸結為人是人的最高本質這樣一個學說,從而也歸結為這樣的絕對命令:必須推翻那些使人成為被侮辱、被奴役、被遺棄和被蔑視的東西的一切關係。」人是人的本質,也就是人創造自己並賦予自己內在的規定性,這與《聖經》中所說的:「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 」(創世記1:26)完全背道而馳。對付這樣狂妄的異端邪說,非得要把上帝主權強調到極致化的預定論不可。

轄制中國人思想殊途同歸,都塑造了一個人本主義的「未識之神」。不僅如此,他們在人如何達到與這個「未識之神」的合一上,也堅持通過並沒有「全然敗壞」的人的方法來達成合一。儒家相信人憑自己完全可以成聖,因為人性本善,只不過被世俗玷污,只要通過人的修身養性、學識、靜觀等方法,就可以除去玷污,直接成聖。這就是所謂的「人之初、性本善」,孟子更說:「人人皆可以為堯舜」,「人之趨善,如水之就下也」,孟子認為人有天生的「善端」,本此「善端」,便可成德、成聖。(注:見張灝《幽暗意識與民主傳統》)可見儒家對人向善的判斷跟基督教預定論確有天壤之別。預定論認為人全方位已經被罪玷污、在道德上全然敗壞、在意志上無能為力,人靠自己的任何途徑都是無法達成與至純至善的上帝的合一的。

儒家的荀子在「性」論上主張性惡論,但在心論上主張聖王論,所謂:「途之人可以為禹」,在《荀子不苟篇》中道:「誠心守仁則形,形則神,神則能化矣;誠心行義則理,理則明,明則能變矣,變化代興,謂之天德。」「天地生君子,君子理天地。君子者,天地之參也,萬物之總也,民之父母也」。可見,君子通過「誠心守仁」等倫理方法,即可成為參天地萬物的聖王也即神了。

這種人的自信或者人的狂妄在後期儒家中也表現出來,如理學大師朱熹提出了完整的「修齊治平」「內聖外王」之道,將人本主義的得救、永恆、天人合一之路系統化。心學大師王陽明認為:「心即理 ,心外無物」,將宇宙的本體最後歸結為自己的人心或意識,這已經是極端化的人本主義了。而另一大師陸九淵認為的;「宇宙即是吾心,吾心就是宇宙」,「人須閑時大綱思量,宇宙之間如此廣闊,吾立身其中,須大作一個人」「仰首攀南鬥,翻身倚北辰,舉頭天外望,無我這般人!」將以人為中心和人的狂妄達到一個最極致的地步。

儒家和基督教預定論,一個是高揚人、一個是高揚神,這是兩套完全不同的信仰系統,作為基督徒,必須意識到要用預定論這個有力的理論武器來改變儒家思想的人本傾向。

佛家的主流思想,也是高舉人、確信人並非全然敗壞而是有成佛的潛質,人完全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修行、頓悟、禪定、苦修、行善、咒語、法事等成為佛。

大乘佛教強調佛性和法身,與涅磐等同,二者是植根於個人內在的心性,也即人有內在成佛的潛能,透過「發」心,人可以發揮此潛能,體現佛性,證成佛身。.正如佛經上寫道:「眾生皆有佛性,我即是佛,佛即是我」,「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佛在我心,淨心自悟,見性成佛」。禪宗六祖慧能用人本的儒家理念,使佛教中國化。讓人在成佛、得永生的路上更加的輕松、迅速。如果說其他宗派是走路到天國的話,禪宗坐著直升飛機就可以到了。正如慧能所說的:「一念若悟,眾生是佛。」「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段慧能的佛詩之所以為他贏得了禪宗史上的地位,是因為它把人的性善、人即是神、人通過自己可以成為神發揮到極致。

相對於儒家和佛教,道教在人如何得永生問題,也許更加接近韋伯所說的「巫術」,用人的各種煉丹、修煉、道場、咒語等「巫術」企圖成為神仙而長生不老。

(本文未完,下部份將於下週一登出)

【曼德,本報專欄作家。基督徒作家、羊文化首倡者,基督教道學碩士,曾在大陸數百家教會、工商團契、企業演講,經常於眾多主內刊物發表文章。曾在大陸出版《天職》、《新職業觀》,在香港出版演講光盤《信仰與經濟》,在美國出版《榮耀職場》。現為中國福音會副宣教士。(支持曼德事工可奉獻至:
China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1605 E Elizabeth St., Pasadena CA91104 USA;支票抬頭:CMI,並註明「奉獻曼德文字及文化事工)】


標籤:   觀看所有標籤
      沒有相關標籤
 最新新聞
dot 「生理男」女子100米自由泳勝出 被批不公平
dot 「馬浸神論壇」談苦難 效法約伯成精金
dot 第56屆世界社會傳播日 心靈聆聽疫下苦主
dot 日本聖公會選出首位女主教
dot 職場心理學提升工作質素:黃色締造創意
dot 港澳宗派區會更新防疫指引 為停課學生家長祈禱
dot 牧師遺失聖經15年 男子拾到信主
dot 英格蘭42個教區保護生態 實現2030年零排碳
 最新專欄
dot 2022年主再來? 前千禧年派學者稱無懼世界末日
dot 評論:宗教團體建立互聯網具道德義務
dot 一年伊始親近上帝:排隊法操練獨處
dot 2022年十個祈禱方向:為手腳祈禱
 最新生活
dot 全球新冠確診突破3億 陳謳明大主教籲市民同心抗疫
dot 植入式疫苗護照來了 啟示錄「獸印記」?
dot 香港商場空間轉化蝴蝶園 團體徵募創作意念
dot 美國太空總署邀請24位神學家 探測外星對人類衝擊
  證道
講座會:高銘謙析解耶利米哀歌「盟約神學」
聖經舊約先知耶利米目睹耶路撒冷陷落,從哀愁中看見盼望,對今天的信徒有何啟示?建道神學院副教授高銘謙在一舊約講座會,析解當中的「盟約神學」,凡遵守神命令便得福。
前總統川普演說:「美國要救世主耶穌,不是我」
唐崇榮牧師呼籲人悔改 上帝施審判無人能承受

圖片新聞

prev next
漫畫
>
真理蔡園
香港之路如何走?牧者籲聖經價值同建上帝新城
香港之路如何走?牧者籲聖經價值同建上帝新城
 
華人福音戒賭會議 蕭如發:屬靈五官助戒賭
華人福音戒賭會議 蕭如發:屬靈五官助戒賭
 
 
禮賢會香港堂增設週六崇拜
第一屆趙天恩學術研討會
   
logo
 關於我們 | 聯繫我們 | 廣告發佈 | 聯繫編輯 | 投稿 iconCopyright © 2022 Gospelherald.com.h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