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vertical vertical vertical
line
icon手機版 rss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索取Banner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太5:9]  
首頁 > 社論/專欄 > 牧者的話
堂校合作:教會青少年事工之範式轉移
以建立「社區教會」為堂校合作方向之限制
改變字體大小 [-] [+]
2006年03月13日07時46分 上午 Posted.

基督教辦學歷史悠 久,在辦學的目標上,不同宗派基本上可分為「偏重教育取向」與「偏重宣教取向」兩方面。(註1) 一方面期望提供優質的全人教育,不再視教育為傳福音的工具,即使學生不加 入教會,栽培學生成長,回饋社會,同樣也是見證基督及服務社群的工作。然而亦有強調傳福音的重要性,透過辦學作宣教的工具,視學生團契為學校福音工作的基地、藉宗教科 或聖經科讓學生認識聖經及基督教信仰,並給予學生思教宗教和人生的問題。(註2) 傳統上,辦學團體更有一個普遍的共同目標,就是期望轉介學生參與並加入學校堂會(於該校 址內或附近由該辦學團體之宗派所建立的堂會)。同時,學校堂會本身亦可透過校舍的資源,在區內發展成為「社區教會」。

不過,現時一般的津貼和直資學校的資源大部份來自政府,吳梓明指出教會辦學「只不過是教會團體在運用納稅人的金錢為政府辦學而已……教會學校除了要向所屬教會負責任外 ,還須向政府及社會人士負責任」。(註3) 加上近年來教統局強調校本管理,除非是私立學校,否則教會辦學將難於如常地以教會利益為依歸,例如以該校舍作為拓展及建立「社 區教會」的資源。此外,香港的教師們面對著朝令夕改的教育政策,家長及社會人士對教學質素要求甚高,基督徒教師除日常的教學工作外,還「承擔」了傳福音的使命,使教學 同工倍感吃力。(註4) 現時全港18區中學共有466間,(註5) 而單是基督教中學已達158間,(註6) 超過全港中學數目之3成。無可否認,基督教中學與教會在青少年的福音及牧 養事工上任重道遠。究竟現今教會與學校之間的關係和角色應如何定位?「教育」和「傳福音」這兩方面的範疇應如何取得平衡?在堂校合作的福音事工策略和模式上應有何範式 轉移,以致能更有效及適切地配合教會發展青少年事工? 要回答以上問題,必須從教會的本質和使命開始作神學性的反思。

再思教會的本質和使命


雷.安德森 (Ray S. Anderson)對教會的本質和使命有具深度的闡釋,他指出教會在世上的本質和使命,其實就是要延續父神在基督耶穌裡藉聖靈的臨在和權能。教會群體在現世 的見證和事奉,其實是父神透過復活的主耶穌基督藉聖靈的臨在於現今世代中的「作為」 (Praxis)。 此外,神的實體更藉教會社群在基督裡藉聖靈的倒空 (kenotic)及不斷更新 (ek-static)的生活方式而得以顯明。(註7) 因此教會群體並非一般的機構和組織,她有著延續基督的事奉 (Ministry)及見證神的臨在和權能的本質和使命。

其次,根據巴特 (Barth)的觀點,教會群體的信仰本質不應只強調個人化的悔改歸主 (佈道)而已,聖靈是宣教的靈,教會社群理所當然成為了宣教的社群。聖靈召集及使基督徒社 群成長,目的在於差遣他們負起宣教的使命,成為世上的光﹐將神的平安帶到這世界 (宣教)。(註8) 因此「耶穌基督本身是神在這世界宣教使命的延續」,同時「宣教使命先於 教會,而且創造了教會」。(註9) 換言之,教會實際上是在耶穌基督裡藉著聖靈,成為神在世上延續其宣教事工的社群。

以「院牧事工」角度視校園為教會群體之本地青少年宣教禾場

所謂「宣教」,並非必須要離開本土到外地去作跨文化的工作。在全球化、國際化及都市化的香港裡,青少年族群有其獨特的次文化和語言,教會青少年事工本身已屬於跨文化的 宣教事工。因此從堂會的角度來看,學校無疑是一個廣大的宣教禾場。然而,在堂校合作的模式上,除強調提供優質教育服務及建立社區教會之外,筆者認為堂校合作的發展方向 ,應根據教會的本質和使命,由建立「社區教會」為目標,轉移到以「院牧事工」的角度,視學校福音及學生牧養等事工,為院舍牧關的範疇。其中主要的原因,包括每年學生人 數流量龐大(包括新生的加入及畢業生的離開)、學生居住的地區不一定接近學校及學校堂會人力資源有限等問題,以致學校堂會不能一力承擔眾多學生之個別屬靈及牧養的需要。 誠然,基督徒老師雖然可本著愛心和見證關懷學生之身心靈的需要,卻不能取代教會群體的功能。

既然在本質上教會是神所差遣的宣教群體,因此教會進到校園內實踐跨文化的宣教事工,正是要回應從神而來的召命:在耶穌基督裡藉著聖靈成為神在世上延續其宣教事工的社群 。從上述觀點來看,教會青少年事工其實應屬於跨文化的宣教事工的一部份,教會不單只是投青少年所好而設計一連串的「節目」吸引他們來到教會去,教會群體應帶著宣教的使 命,道成肉身地進到青少年人的族群中,進行跨文化的宣教工作。

換言之,從堂校合作的角度來看,筆者認為學校的福音工作不應只屬辦學團體或所屬宗派堂會的「專利」,辦學團體應本著一個更合乎神啟示的天國觀,視校園為教會群體的宣教 禾場,並積極開放校園,與學生居住附近之教會群體保持夥伴關係,鼓勵他們動員及差遣教會肢體,包括教會的青少年信徒,定期參與校園的福音工作 (例如:學生團契、個人佈 道、慕道及栽培小組、學生祈禱小組、福音性、信仰聚會及其他與佈道和關顧相關之活動),實踐本地跨文化的青少年宣教事工,以回應教會群體宣教的使命。

加之,該校的學生透過校外教會群體的介入,例如透過刻意安排的家長事工 (如家長祈禱會、家長座談會),其家庭亦可得著夥伴教會群體的關顧,建立轉介教會之渠道,以致居住 於不同區域的學生及其家庭得著適切的關顧,將社區的資源帶回學校,這樣不單能夠按著教會的本質和使命而發展教會的青少年事工,亦能夠分擔了基督徒教師的工作和壓力,同 時更能夠有效地配合現時香港全人發展的教育理念和方向。(註10)


註譯:

1. 吳梓明:《香港教會辦學初探》(香港:崇基學院神學組出版,1988),頁32。

2. 吳梓明:《香港教會辦學初探》,頁24。

3. 吳梓明:《香港教會辦學初探》,頁65-66。

4. 〈堂校合作應如何平衡〉《基督教週報》第2010期(2003年3月2日),下載自《基督教週報》網站: 〈http://www.christianweekly.net/4DACTION/W4D_CWREAD/1891/CWSECTS/BACK〉。

5. 根據香港教育統籌局於網上發佈的資料統計。詳見〈教育統籌局分區學校名冊(2005-2006)〉《香港教育統籌局》,下載自〈http://www.emb.gov.hk/index.aspx? langno=2&nodeid=480〉。

6. 引自〈宗教和風俗:基督信仰〉《香港年報2004》,下載自〈http://www.info.gov.hk/yearbook/2004/tc/18_05.htm〉。

7. Ray S. Anderson, “Living in theWorld” in Ray S. Anderson, ed., Theological Foundation For Ministry (Edinburgh: T & T Clark, 2000), 568.

8.何善斌:〈宣教的靈,宣教的教會—從巴特神學看聖靈與宣教的關係〉(基督教線上中文資源中心(OCCR),2003)。下載自〈http://occr.christiantimes.org.hk/art_0011.htm 〉,頁9。

9.雷.安德森(Ray S. Anderson)著,蕭欣忠譯:《救火線上的事奉:權能教會之實踐神學》(台北:台福傳播中心,1996年),頁23。

10. 何志彬:〈堂校合作的反思〉《基督新報》,下載自《基督新報》網站之《社論專欄》:http://gospelpost.com.hk/template/news_view.htm?code=edi&id=105。


標籤:   觀看所有標籤
 最新新聞
dot 荷里活影藝人 咖啡店奇遇基督徒告別同性戀
dot 拆解耶穌比喻特色 結局震撼反轉世界觀念
dot 教界媒體缺時代把脈? 梁永泰博士專訪:述說中國故事打破敵對
dot 末世假先知行不義 蕭壽華牧師:儆醒忍耐免受迷惑
dot 前港督彭定康與美國務院 促和解平港亂
dot 北京強制同性戀蔓延 牧者盼聖靈引導為上策
dot 勢局翻騰 歸正基督徒守誡命免墮魔鬼圈套
dot 反送中假信息或掀仇恨 學者籲慎辨媒體真偽
 最新專欄
dot 教宗修訂主禱文 教授斥解讀有誤
dot 耶穌是巴勒斯坦戰士? 學者澄清耶穌四不是
dot 耶穌是不孝子? 學者翻文獻平反
dot 2018年盤點香港基督教新聞「拾」事
 最新生活
dot 職場人際關係 上司針對下屬辭職非上策
dot 中學文憑試子女壓力增? 「DSE」三字助父母解困
dot 再婚夫婦壓力爆發? 社工建議紅黃綠燈溝通法
dot 港府推綠色殯葬 禮儀啟發在世者生命
  證道
世界歸正團契論神學教育:掀屬靈運動引導整世界
2019世界歸正團契大會第二堂信息,澳洲摩爾神學院校長彼得·詹森以「神學教育的再思」為題,綜合習神學參與歸正團契掀起的屬靈運動讓教會成為燈塔引導世界。  
世界歸正團契誓師會 唐崇榮牧師率眾抗衡道德淪喪
奮興會重遇聖者 吳振智牧師:打開靈魂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