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vertical vertical vertical
line
icon手機版 rss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索取Banner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太5:9]  
首頁 > 社論/專欄 > 牧者的話
從文天祥的宗教信仰看節操
改變字體大小 [-] [+]
2014年04月28日08時53分 上午 Posted.


文天祥是中國歷史上的著名人物,常被當成愛國主義的典範,廣受表揚。實際上,文天祥本人有濃厚的宗教情結,一般學者把他歸入道教人士之列。但在宋元時期,道教、佛教、景教、摩尼教常常混在一起,難以分解,目前這方面的研究甚為薄弱。

文天祥的家鄉是江西吉州吉水,宋元時期為著名的陶瓷手工業中心,一些瓷器上有明顯的西域特徵。例如以上幾件瓷器的紋樣,和12世紀前後西亞所產玻璃器上面的紋樣非常接近。

那麼,文天祥是否曾受到西域宗教的影響?這個可能性是存在的。有很長一段時間,江西廬陵(今吉安市)是聯繫嶺南和中原的交通要道,南來北往的客商常在此歇息。西域宗教在這裡傳播,是完全可能的 。


病得醫治的經歷

文天祥極富宗教情懷。他在《感興二首》中說:「莫笑道人空打坐,英雄收斂便神仙。」年輕時他有一次病重,夢中被召至天庭,天帝赦免了他,夢醒後大病立愈。為此他寫了一首詩。《病甚,夢召至帝所獲宥,覺而頓愈,遂賦》

臥聽風雷叱,天官赦小臣。

平生無害物,不死復為人。

道德門庭遠,君親念慮新。

自憐螻蟻輩,豈意動蒼旻!

此處的「天官」,又名「左相」,在道教文獻中掌管生死簿。《老子化胡經》收錄《太上老君哀歌七首》,其中一首講,劉仲伯死後,「左相」讓他復活:

吾告時世人,修道宜殷勤。

  恩亦不虛生,神明必報人。

昔有劉仲伯,精誠於道門,

  勸惡使從善,歲會集群賢,

香火日夜勤,亦能感倉天。

  命盡應當死,眾神與表天。

三魂飛揚澌,七魄入死星。

  右神削死籍,左神著生名。

伺命來極濟,左相踏地嗔。

  普告二十獄,柭出仲伯身。

三魂還復流,七魄還入身,

  血脈還運轉,百節方更堅。

面目更端嚴,肉骨更解明,

  死臥三七日,寢屍還更生。

主題句中,「恩亦不虛生,神明必報人」,意思是神的恩典不是空話,神要根據各人所行的報應各人;所以,人要努力行善。接著便以劉仲伯的故事來說明。劉仲伯修道殷勤,叫人離惡行善,招待遠人。他死的時候,天使(眾神)就把這件事報告上天。他們將劉仲伯的名字放回生命冊上,但是伺命(掌管壽命者)非要尋索他的姓名,這時「左相」生氣了,給地獄下令,要救出劉仲伯;他死後二十一天,終於復活。這故事和《聖經》中拉撒路的故事類似。在中國古代官僚體系中,皇帝將一切權柄都賜給左相,大丞相擁有至高無上的權柄,這和耶穌基督宣告的「天上地下的權柄都賜給我了」的意義可謂等價。

文天祥的經歷和劉仲伯的故事基本類似。 「天官」看到他沒有什麼大罪惡,就讓他從死亡中回來;他好像經歷了復活一般。他感慨地說 ,自己好像螞蟻一樣微小,但是上帝還顧念他。「道德門庭遠,君親念慮新」,「道德」一詞,可以理解成自己的德行──自己所行的善像過眼煙雲一般,越來越遠;也可以理解成「道德經」──這本經書很重要,但是同人與上帝的關係比較,就不那麼重要。「君親」就是上帝,「念」「慮」同義,全句的意思是,自己所行的善、所讀的書,越來越成為陳年舊事,而自己和上帝的關係卻是不斷更新。全詩最末一句,給出了生命不斷更新的原因:神顧念我這螻蟻般卑微的人。神的垂憐是病得醫治的原因,也是追求生命更新的動力。這一句無疑等價於《聖經》的金句「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詩篇8:4)

有擔當的和平主義者

大家普遍以為,文天祥是宋朝的孤臣孽子,甘願為大宋江山社稷殉葬。但這乃是錯覺,事實並非如此。且看他對 厓 山海戰的反應。南宋祥興二年(己卯年,元至元十六年,公元1279年)二月,南宋殘軍與元軍,在新會崖門海域(今屬廣東省江門市)展開歷時二十多天的大海戰,雙方投入兵力數十萬,戰船二千餘艘。最終宋軍全軍覆沒,二月癸未初六(公歷3月19日),丞相陸秀夫背著年僅9歲的皇帝趙昺,蹈海殉國,趙宋王朝滅亡。

在此之前,文天祥已在海豐被俘,拘禁在元軍船艦上,他目睹宋軍大敗,看見很多死節之臣,但是他並沒有投海自盡。他作詩《二月六日,海上大戰,國事不濟,孤臣天祥,坐北舟中,向南慟哭,為之詩》悼念:

長平一坑四十萬,秦人歡欣趙人怨。

  大風揚沙水不流,為楚者樂為漢愁。

兵家勝負常不一,紛紛干戈何時畢。

  必有天吏將明威,不嗜殺人能一之。

我生之初尚無疚,我生之後遭陽九。

  厥角稽首並二州,正氣掃地山河羞。

身為大臣義當死,城下師盟楔捸C

  間關歸國洗日光,白麻重宣不敢當。

出師三年勞且苦,咫尺長安不得睹。

  非無虓虎士如林,一日不戈為人擒。

樓船千艘下天角,兩雄相遭爭奮搏。

  古來何代無戰爭,未有鋒蝟交滄溟。

游兵日來復日往,相持一月為鷸蚌。

  南人志欲扶崑崙,北人氣欲黃河吞。

一朝天昏風雨惡,炮火雷飛箭星落。

  誰雌誰雄頃刻分,流屍漂血洋水渾。

昨朝南船滿崖海,今朝只有北船在。

  昨夜兩邊桴鼓鳴,今朝船船鼾睡聲。

北兵去家八千裡,椎牛釃酒人人喜。

  惟有孤臣雨泪垂,冥冥不敢向人啼。

六龍杳靄知何處,大海茫茫隔煙霧。

  我欲借劍斬佞臣,黃金橫帶為何人。

文天祥眼中的蒙古軍隊和南宋軍隊,不是逆胡與中華的區分,而是南人與北人的區分,是秦趙之分、楚漢之分。文天祥痛恨的「佞臣」是製造蒙古和南宋糾紛的人,是戰爭的製造者。最後殺死文天祥的,不是元世祖忽必烈,而是這群戰爭販子。

次日,文天祥再作詩一首,題名《歲祝犁單閼,月赤奮若,日焉逢涒灘,遇異人指示,以大光明正法,於是死生脫然若遺矣,作五言八句》。此詩採用的是太歲紀年法,對應於干支紀年,則是己卯年(1279年)丑月甲申日。推算文天祥寫這首詩的時間是二月初七,南宋君臣殉難的次日。

誰知真患難,忽悟大光明。

日出雲俱靜,風消水自平。

名幾滅性,忠孝大勞生。

天下惟豪傑,神仙立地成。

此詩序文中提到的異人,是蒙元軍隊中的宗教人士。考慮到蒙元軍隊中景教信徒頗多,此人或许是一位景教教士,大約相當於隨軍牧師一類人物。這人的話,讓文天祥從極度的悲憤中頓然安靜下來。他意識到,世間虛名毫無價值,真豪傑應當追求更高的境界,過一種在地如同在天的生活,這就是「神仙立地成」。

誰殺死了文天祥?

清代大學者畢沅《敬題文文山先生遺像後》說:「黃冠遁世悲無地,白刃飛頭畢此身。」指出文天祥的死因,委婉地陳述,他的死並非是因為故國之思,而是遭奸佞構陷。這裡的「黃冠」意指道士。宋元時代,道教融合了景教、摩尼教等因素,因此所謂「黃冠」,應是這一類宗教人士的統稱。

文天祥本意並非要做死節之臣。他希望能遠離官場,做個宗教人士,只在需要的時候為國家出謀獻策,做個建設性的人。胡廣《丞相傳》提到: 「積翁又合宋官謝昌元、程飛卿等十人謀,請釋天祥為黃冠師 。」《宋史》卷四一八《文天祥傳》有一段記載:「時世祖皇帝多求才南官,王積翁言:南人無如文天祥者。遂遣積翁諭旨。天祥曰:國亡,吾分一死矣。倘緣寬假,得以黃冠歸故鄉,他日以方外備顧問,可也。……積翁欲合宋官謝昌元等十人請釋天祥為道士,留夢炎不可,曰:天祥出,復號召江南,置吾十人於何地?事遂已。」

戰場上力竭被俘,可以理解,但是賣身投靠敵人,帶領敵軍來屠殺自己的同胞,就不對了。南宋的投降派領袖留夢炎,面對文天祥,心中慚楚A而生出害人之心,這才是文天祥被殺的真正原因。留夢炎和文天祥在南宋末年都曾中狀元,但是留夢炎人格極其猥瑣,清代歷史學家趙翼斥責他「豬狗不如」。賣國求榮的留夢炎等一伙人,以文天祥將會舉兵叛亂為藉口,威脅元世祖忽必烈,導致文天祥被殺的悲劇。

然而故事並沒有結束,文天祥的親屬在蒙元的宮廷中繼續發揮作用。

文天祥親屬的歸宿

文天祥就義後,他的夫人隨從月烈公主下嫁,服侍高唐王,他統管今天的內蒙古河套地區。 月烈公主是成吉思汗的曾孫女,祖父拖雷,父即元世祖忽必烈。《文天祥全集》卷十七《宋少保右丞相兼樞密使信國公文山先生紀年錄》有一段記載:「歐陽夫人被擄後,即到燕都,與二女皆留東宮,服道冠裳,日誦道經 。後隨公主下嫁駙馬高唐王,居大同路豐州棲真觀。……明年,歸故裡。凡親友饋遺,仍專收貯之。又明年正月,夫人曰:‘吾海上禍亂中,叩之神,只乞保庇,擬建靈寶醮筵以謝。……寓豐州,尋申前請,今得生還,拜神佛之賜。合以己所得饋遺,正月元夕酬道醮,……畢其心願,即死瞑目矣。'」

豐州在內蒙古呼和浩特東18公里處,是一個重要的交通樞紐,也是汪古部族的核心活動地域。汪古部有悠久的景教(基督教)傳統,元代曾經出了著名的文學家馬祖常。

高唐王即元朝汪古部首領。汪古部為景教部族,墓葬在今河北沽源縣 ,已經發掘出來。元代大同路豐州是汪古部族的聚居地,所謂的「棲真觀」, 就是一處景教寺院。

歐陽夫人被擄為奴,後隨公主下嫁,服侍景教國王,也是一件幸事。公主所生王子,就是著名的闊裡吉斯王,他為平定西北叛亂,力竭身死,深受後人景仰。元代基督教的神也被講成「佛」,歐陽夫人所拜,莫非上帝?

高唐王死節,信國公殉義,皆為中華民族「重氣節」之表率。世人知文天祥眾,知高唐王者鮮。歐陽夫人事跡,竟然將兩位先賢連貫起來,天下事竟有如此巧合!景教入華,常常與佛道混在一起,亦佛亦道,非佛非道。則文信國所宗,景耶?道耶?

據《元史?闊裡吉思傳》,歐陽夫人所侍的月烈公主,其祖母就是著名的基督教王后唆魯禾帖尼,她出身克烈部,丈夫拖雷,王後有二子,一是蒙哥,另一是忽必烈。此時宮廷中景教領袖是愛薛。愛薛是耶穌( Jesus )的音譯。蒙古族月烈公主與汪古族愛不花結婚,都是景教信徒,這是一對基督徒的婚姻。歐陽夫人大概可以稱得上是闊裡吉思的嬤嬤。闊裡吉思殉國後,其弟術忽難繼位,術忽難是基督教教名,今譯作約翰。下面是汪古部高唐王世系表:

力量的源泉

中國傳統文化提出人生價值的四方面,即忠孝節義。如果人生可以比作一朵鮮花,忠孝節義就是四個花瓣。但是在傳統的儒家文化中,終極真理淡化甚至缺失,實現理想人生就顯得困難。比方說留夢炎,他比文天祥早十多年中狀元,官拜宰相,統領天下兵馬,本來可以為國出力,免去生靈塗炭,但他的一生好像戲子一樣。早年他在權臣賈斯道面前屈膝,不敢伸張正義;後來元朝兵臨城下,身為當朝宰相,他竟然說服朝廷接受屈辱的投降條件。擔任元朝高官後,他恬不知恥地勸降文天祥。留夢炎讀了很多儒家的聖賢之書,找到人生的目標,卻沒有找到力量的源泉,這是他人生猥瑣的根本原因。

對上帝的信仰,讓人能夠向下扎根,獲得滋養,最終開花結果。離開信仰這個關鍵,人生之花終究不能綻放出美麗。耶穌把沒有信仰的人生,比作土淺石頭地,落在其中的種子,「土既不深,發苗最快,日頭出來一曬,因為沒有根,就為恕F。」(馬太福音13:6-7)上帝通過摩西在西乃山賜下十誡,前四條是講信仰,叫人敬畏上帝;後六條是講倫理,和國人所講的忠孝節義大致相同。人如果能將自己的生命同上帝連在一起,就能做到忠孝節義。

對上帝的信仰,能夠把人生價值放在一個適切的框架內,不至於走極端,避免「愚忠」、「愚孝」帶出的悲劇。因為忠於上帝而帶出的愛心,才是安身立命的根本。離開了對上帝的信仰,把人間的帝王當成神而敬拜,就是愚忠,例如被勒死在風波亭的岳飛。不知道有上帝,把自己的生身父母當成神來景仰,就是愚孝,例如埋兒的郭巨。魔鬼撒但正是要把人同上帝分離開來,利用人對善良的追求,將忠孝節義當成了殺人的工具。儘管戴震早就指出理學「以理殺人」的缺陷,但是這種悲劇並沒有停止上演;有臨死前哭勸彭德懷不要反毛的老將軍,有捨身保衛毛主席的紅二代、紅三代、紅四代,乃至紅N代,還有今天在中學校園中搞得涕泗滂沱的「孝道」教育……

當前最急迫的事,不是在校園中教導孩子如何孝敬父母,而是教導他們有一位昔在、今在、永在的上帝。因為愛上帝而生出的孝道,才是完全的孝。愛國主義教育應當建立在神愛中華的觀念上。作為中華兒女,我們有責任按照上帝的普遍啟示,承擔自己的責任,將赤縣神州建設成為一座「山上的城」,這才是真正的愛國主義。

宋元明時代,隨著西域宗教文化的傳播,一些知識分子對各種宗教保持開放的態度,擇善而從,形成了三教合流的風氣。基督教(當時稱為景教)的傳播,讓一些文士找到了信仰的根基,對推動「士風」的改良,起到積極的作用 。儒家知識分子向兩極分化,一部分人成了忠良死節之臣,一部分人則口號喊得震天響,一遇到挑戰,馬上就泄氣了。歷史學家陳寅恪先生研究錢謙益和柳如是的故事,總為錢謙益扼腕,感嘆他氣節尚不及女流,真正的原因恐怕還在於錢謙益沒有找到力量的源頭,沒有信仰的根基。這樣的人面對危難表現出來的勇氣,可能真的趕不上目不識丁的百姓呢。

結論

文天祥,本來是一個富有宗教情懷的文人雅士,可惜生於亂世,被奸佞之徒害了性命。他不是 一個「愚忠」之人,可是死後卻成了「愚忠」的標本。這並非孤例,且看當今,有被封為反美英雄的朱自清,有被刪改演說詞的聞一多……

我們要還原一個真正的文天祥!


(注:本文轉自《恩福雜誌》,获刊主蒙允轉載,題目略有改動;作者李民舉曾在北大考古系任教,現於北美牧會


標籤:   觀看所有標籤
基督教   宗教   基督徒   信仰   恩福   文天祥  
 最新新聞
dot 「書」在起跑線 教育工作者籲閱讀解決兒童寂寞
dot 過半年輕人成年後離開教會 研究揭開主因
dot 中國打壓信仰伸延老人院 長者拒脅迫藏聖經
dot 北韓連續18年宗教逼迫居首 中國大幅躍升列27位
dot 科學家牛頓 手指結構證上帝存在
dot 澳門首辦基督徒藝展 冀開藝術傳福音路向
dot 中東最大基督教堂埃及揭幕 教宗願中東和平繁榮
dot 劉彤牧師:新年立定屬靈根基 領受新的恩膏
 最新專欄
dot 2018年盤點香港基督教新聞「拾」事
dot 2018年熱門新聞回顧:中國海外教會歷風雨
dot 世紀最長血月 牧師解析月蝕預言
dot 朝鮮板門店將建教堂成兩韓和平渠道
 最新生活
dot 全城褪網運動 百人家庭露營關手機享天倫
dot 情人節兒子去拍拖?父母填滿子女「情感撲滿」防早戀
dot 青少年反叛拍拖怎麼辦? 專家籲勿追擊審問
dot 中國農村年終「感恩會」 吃飯數算神恩
  證道
耶穌為拉撒路之死哭 人雖恐懼確信神幫助
人遭遇禍患死亡會有擔憂甚至恐懼,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署理校牧劉國偉,以約翰福音11章拉撒路復活的故事,勉勵信徒確信神是幫助的源頭。
天堂地獄任君選 溫偉耀:乘錯飛機去不了天堂
東方智慧尋基督 處境化神學領亞洲歸主

圖片新聞

prev next
漫畫
>
真理蔡園
客西馬尼園的禱告:孤單的耶穌
客西馬尼園的禱告:孤單的耶穌
 
何處才是青草地?
何處才是青草地?
 
 
禮賢會香港堂增設週六崇拜
第一屆趙天恩學術研討會
   
logo
 關於我們 | 聯繫我們 | 廣告發佈 | 聯繫編輯 | 投稿 iconCopyright © 2019 Gospelherald.com.h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