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vertical vertical vertical
line
icon手機版 rss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索取Banner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太5:9]  
首頁 > 社論/專欄 > 科學與信仰
余創豪:聖經歷史批判運動的挑戰與回應
改變字體大小 [-] [+]
2014年06月18日10時37分 上午 Posted.


作者:余創豪 Chong Ho (Alex) Yu

更具殺傷力的批判:批評者曾經是基督徒

由生物學家道金斯、哲學家丹奈特主導的新無神論運動,近年來成為基督教護教學者的討論焦點,但筆者認為:其實另外一股運動,為基督教帶來了更加嚴峻的挑戰,這就是質疑聖經記載是否屬於真實歷史的學術研究與普及傳媒,姑且名之為「聖經歷史批判運動」。


為什麼筆者認為這挑戰更加嚴峻呢?大多數新無神論的作者都措辭激烈、立場鮮明,這些徹頭徹的無神論者已擺明車馬,以進化論完全否定宗教的價值。可是,不少批判聖經歷史的作者卻曾經是基督徒、或者自稱現在仍然是基督徒,他們並沒有全盤否定基督教或者聖經的價值,而是以一種研究文化、或者改造傳統基督教態度處理聖經歷史,當聖經歷史與基督教信息變得模模糊糊時,其殺傷力可能更大。

舉例說,北卡羅來納大學教授伯特‧瓦民(Bart D. Erhman)曾經是福音派基督徒,早年他在芝加哥慕廸聖經學院(Moody Bible Institute)和伊利諾州惠登學院(Wheaton College)進修,這兩所都是傾向傳統基督教思想的學府,瓦民立志徹底研究聖經,後來到普林斯頓大學獲取博士學位,跟著撰寫一系列為聖經歷史「翻案」的學術著作,他得出結論是:聖經並不是神的啟示,而是人的著作,現在他自稱是「快樂的不可知論者」。

又如新澤西州紐瓦克(Newark)聖公會主教堂的退休主教約翰‧謝爾比‧斯龐(John Sperry Spong),主張傳統的有神論已經過時,耶穌的「神話」無非是他的門徒建構出來的。此外,已經還俗的天主教修女加侖‧岩士朗(Karen Armstrong)在其著作中完全以人造神的角度分析宗教歷史。還有,普林斯頓大學宗教學教授伊蓮恩‧比高斯(Elaine Pagels)的言論,亦是舉足輕重,她認為諾斯底主義(Gnosticism)在第一世紀對基督教具有深遠的影響力,現在流傳的福音,無非是當年很多個福音版本之一。

瓦民效應

其實,「歷史的耶穌」(historical Jesus)到底是什麼人,這問題在十九、二十世紀已經由史懷哲、布特曼等學者提出來,過去幾十年來,「耶穌講座」(Jesus Seminar)亦不斷地否定聖經歷史記載的可靠性,不過,從前這些批判只局限於學術圈子裏面,為什麼突然之間,聖經歷史批判會由象牙塔散播到普羅大眾中間呢?

小說家丹布朗的《達文西密碼》當然有推波助瀾的作用,雖然丹布朗亦標榜以歷史考証挑戰正統基督教,但畢竟小說無非是小說,筆者不將他歸類為以上的聖經歷史批判運動。真正的分水嶺,應該由二零零五年瓦民出版的《錯誤引用耶穌》(Misquoting Jesus)算起,顧名思義,這本書指出人們誤解了耶穌,聖經所記載的耶穌並不是真實的耶穌。若果再推遠一點,之前瓦民已經出版了同樣主題的學術性書籍,後來他在 teach12.com 灌錄許多關於聖經歷史的講座,這些深入淺出的講座大受歡迎,無怪《錯誤引用耶穌》一炮而紅,書籍面世之後,它躋身於暢銷書榜之列,许多出版商跟隨風氣,類似書籍如雨後春筍,出版商周報(Publishers Weekly)評論員麥當勞(Jeffrey Macdonald)稱這種現象為「瓦民效應」。面對這熱潮,電子媒介亦分一杯羹,《歷史頻道》攝製了许多以聖經歷史為題材的紀錄片,不少專家學者參與顧問工作,不消說,其中一些紀錄片排除了超自然的解釋,代之而來是以自然方法重新演繹聖經故事。瓦民繼續出版了幾本同樣主題的通俗著作,例如《猶大福音》、《上帝的難題》、《彼得、保羅、瑪利亞》,最近新作是《耶穌被干擾》(Jesus, interrupted)。

瓦民:上帝啟示充滿問題與錯誤

面對這排山倒海的批判運動,持反對立場的聖經學者當然亦大有人在,培林(Nicholas Perrin)、彥高爾夫能(DennisIngolfsland)、高格(Michael J. Kruger)等先後以學術角度和瓦民交手,最近基督徒新聞記者史特博(Lee Strobel)則以通俗方法作出反駁。坦白說,筆者並沒有受過希伯來文、希臘文、拉丁文訓練,與其隔靴搔癢,不若讀者直接參考以上作者的著作。在這篇短文裏面,筆者嘗試作出的貢獻,是指出這批判運動一些在原則上、前提上的漏洞。筆者需要強調,這篇文章並不是要証明聖經是神的默示,充其量這只能夠質疑對方証據不足或者論據不強,這相當舉出了進化論的問題之後,並不等如證明了創造論

前面提過,瓦民認為聖經並不是神的啟示,而是人為的著作,他列舉出許多理據,其中兩個是:第一,現在接受的新約正典有二十七卷書,但是在基督教會成立的頭三百年期間,卻有許多《四福音》以外的福音書,例如《多馬福音》(Gospel of Thomas),而現在被視為正典的聖經書卷,當時還未有定論,例如馬吉安派(Maricon)只接受路加福音和其他十卷新約書信,並且排除所有舊約經典。經過了三百多年無數教會人士的反覆討論,正典才得以確立,換言之,人的主觀意見決定了什麼是神的啟示。

第二,在不同年代裏面流傳許多聖經版本,但這些版本之間卻有許多出入,這數目高達四萬多,若果聖經是神的啟示,為什麼神竟然沒有保守傳抄過程中不出現謬誤呢?

以思想實驗檢查不合理的假設

驟眼看來,這好像是聖經的致命傷,筆者姑且跟讀者做兩個思想實驗。自己的專業之一是統計學,統計學的探索資料分析(exploratory data analysis)所採取的進路,是提出「如果是這樣,那麼會怎麼樣」這類問題(What-if question),如果將這方程式中兩個變項(人數、時間)插入不同數值,那結果會怎麼樣呢?試想像,若果正典並不是經由幾十人先後在三百多年之間反覆討論而確立,而是三個人在三星期裏面決定,那麼批判家是否會認為這就沒有問題呢?如果是三百個人、三個月呢?又或者是三十個人、三年呢?五個人、五十年呢?我敢保証,無論是插入什麼數字,聖經批判家仍然會得出同樣結論。那麼,將這兩個數值變為「零」又是否最好呢?換言之,聖經正典之確立完全不經人手,天使向人宣告在某個地方埋藏了以失傳文字撰寫的金葉片,要通過烏陵、土明才可以翻譯成現代文字,那麼,這種啟示又是否更加有信服力呢?熟悉摩門教歷史的讀者,已經會心微笑。

其實,這批判隱含一個假設:神的絕對啟示不應該經過充滿錯誤的人手處理。但這個假設合理嗎?這個假設符合一貫的聖經精神嗎?基督教是一個歷史性的宗教,其教義並不是通過抽象的命題、哲學討論而傳播,相反,這是人神相遇的歷史故事。上帝所揀選的傳話人,往往都是充滿瑕疵的,例如摩西發脾氣而不能進入應許之地、大衛王為了奪取美女而殺死手下大將烏利亞、彼得三次不認耶穌 ……。

第二個理據亦是基於同樣的假設。首先,一些學者認為所謂不同版本存在「四萬處出入」有誇大之嫌,而且這些出入並不影響基督教的核心教義,事實上,從統計學來看,「40,000」這個數字沒有意義,除非我們知道其他相關數字,其實,單單是聖經希臘文抄本就已經有五千,越多抄本,當然越多傳抄上的誤差。中國的《尚書》在秦始皇焚書坑儒時被毀掉,漢朝濟南人伏勝將整卷《尚書》背誦下來,後來魯恭王舊宅出現了秦朝時埋藏下來的《尚書》,前者是《今文尚書》,後者是《古文尚書》,兩者之差別當然少於四萬處,無他,因為只有兩個版本。

現在筆者再次重複以上的思想實驗:假設不同版本的相異之處並不是四萬,而是四千,這會否令批判者接受聖經權威呢?也许不會,那麼四百又怎麼樣呢?恐怕仍會有問題,若果將這數字一直下降,我相信即使剩下四十個版本出入的地方,批判者仍然會斬釘截鐵地認為聖經不可信。可能唯一令人滿意的答案是「零」。要達到「零瑕疵」的話,上帝需要採取什麼行動呢?看來,上帝必須要制止任何人於任何時間、地點,在抄寫上、徵引上出現任何錯誤。筆者現在負責製作教會崇拜的 PowerPoint ,每個星期我都要將牧師講道的經文打入PowerPoint,假若不幸地我打瞌睡,在打字時出錯,電腦硬碟是否會奇蹟地燒燬呢?或者錯字會否神祕地自動改正呢?若然的話,批判家是否會認為這是更好的啟示方式呢?

耶穌基督創立了教會,但眾所周知,教會自開始以來已經充滿瑕疵,例如在哥林多教會中,有信徒娶了自己的繼母,有些信徒批評保羅,並且分黨結派。若果說神啟示聖經,衪應該保守在傳遞過程中完全沒有任何錯誤,那麼基於同樣邏輯,既然基督創立教會,難道我們可以期望教會裏面千秋萬世完全沒有任何錯誤嗎?這門檻實未免太高了!

結語

瓦民多次強調:自己由福音派信徒變成了不可知論者,並不是因為聖經的歷史問題,決定性的原因,是他無法接納這個世界充滿著痛苦,他在《上帝的難題》一書中詳細地剖析了為什麼有神論與苦難無法協調。但想深一層,瓦民的聖經批判與「上帝的難題」是建構在同樣的假設之上:既然神是全能和慈愛,為什麼衪容許世界發生天災人禍而沒有干預?既然神啟示聖經,為什麼衪容許教會人士爭辯三百年而沒有走出來一錘定音?既然神啟示聖經,為什麼衪容許謄抄聖經的文士犯錯誤而沒有更正他們?其實,只要我們認識到世界是不完美的,上帝沒有應許過只有絕對完美的東西才可以接受,那麼很多聖經批判運動帶來的挑戰,根本不會動搖基督教信仰。

作者簡介

余創豪(Chong Ho [Alex] Yu)是美國 Arizona State University 教育心理學博士及哲學博士,現任 Azusa Pacific University 心理學系副教授和大學統計顧問,其研究範圍包括心理測量,跨文化比較,宗教心理學,量化分析之哲學基礎,先後發表了七十多篇學術論文和多本學術著作,如 Philosophical foundation of quantitative research methodology, Causal inferences and abductive reasoning.


標籤:   觀看所有標籤
 最新新聞
dot 荷里活影藝人 咖啡店奇遇基督徒告別同性戀
dot 拆解耶穌比喻特色 結局震撼反轉世界觀念
dot 教界媒體缺時代把脈? 梁永泰博士專訪:述說中國故事打破敵對
dot 末世假先知行不義 蕭壽華牧師:儆醒忍耐免受迷惑
dot 前港督彭定康與美國務院 促和解平港亂
dot 北京強制同性戀蔓延 牧者盼聖靈引導為上策
dot 勢局翻騰 歸正基督徒守誡命免墮魔鬼圈套
dot 反送中假信息或掀仇恨 學者籲慎辨媒體真偽
 最新專欄
dot 教宗修訂主禱文 教授斥解讀有誤
dot 耶穌是巴勒斯坦戰士? 學者澄清耶穌四不是
dot 耶穌是不孝子? 學者翻文獻平反
dot 2018年盤點香港基督教新聞「拾」事
 最新生活
dot 職場人際關係 上司針對下屬辭職非上策
dot 中學文憑試子女壓力增? 「DSE」三字助父母解困
dot 再婚夫婦壓力爆發? 社工建議紅黃綠燈溝通法
dot 港府推綠色殯葬 禮儀啟發在世者生命
  證道
世界歸正團契論神學教育:掀屬靈運動引導整世界
2019世界歸正團契大會第二堂信息,澳洲摩爾神學院校長彼得·詹森以「神學教育的再思」為題,綜合習神學參與歸正團契掀起的屬靈運動讓教會成為燈塔引導世界。  
世界歸正團契誓師會 唐崇榮牧師率眾抗衡道德淪喪
奮興會重遇聖者 吳振智牧師:打開靈魂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