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vertical vertical vertical
line
icon手機版 rss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索取Banner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太5:9]  
首頁 > 社論/專欄 > 時事天下
香港中大神學院邢福增評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五):牢牢在黨的領導下的「宗教關係」與「宗教工作法治化」
改變字體大小 [-] [+]
2016年05月23日09時12分 上午 Posted.

習指出,要「建構積極健康的宗教關係」。「宗教關係」的概念,最早是胡錦濤在2006年的全國統戰工作會議上提出。當時他把「政黨關係、民族關係、宗教關係、階層關係、海內外同胞關係」等,視作「調動一切積極因素,為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作貢獻」的「五大關係」。不過,胡錦濤時代對「宗教關係」的界定,主要是指「信教群眾和不信教群眾、信仰不同宗教群眾之間的關係」。1

在這次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習講話將「宗教關係」重新界定為:「黨和政府與宗教、社會與宗教、國內不同宗教、我國宗教與外國宗教、信教群眾與不信教群眾的關係。」這個廣大了的定義,反映出習近平對宗教問題的重視。正如他在講話開始,便指「宗教工作在黨和國家工作全局具有特殊重要性」,這重要性表現於:「關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發展,關係黨同人民群眾的血肉關係,關係社會和諧、民族團結,關係國家安全和祖國統一」。2眾所周知,習近平執政後,高度重視國家安全,成立了國家安全委員會,修改了《國家安全法》,因此,他將宗教納入國家安全問題內,反映其對宗教工作的重視。

誠如習在2015年中央統戰工作會議上,強調「必須辯證看待宗教的社會作用」,這種「辯證」思維,承繼了江澤民強調宗教的社會作用,同時具有積極與消極的「兩重性」,但又將之置於「辯證」的關係之中。意思是:「既不能誇大宗教的消極作用,也不能誇大宗教的積極作用。要為宗教發揮積極作用,抑制消極因素創造有利條件和環境、引導和支持宗教界弘揚積極因素、抑制消極因素。因勢利導,趨利避害,不斷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3


正是基於對宗教社會作用的辯證理解,習近平全面地界定了宗教在中國社會涉及的各種關係:既有政治層面(黨和政府與宗教)、社會層面(社會與宗教、 信教群眾與不信教群眾的關係),宗教層面(國內不同宗教的關係)以及國際與外交層面(我國宗教與外國宗教的關係)。有關界定,與江澤民時代提出的「宗教事務」概念相比,顯然有廣的延伸。「宗教事務」指「涉及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的宗教事務」,為黨國介入及管理「宗教事務」,建立了合理性(涉及國家利益與社會公共利益),開啟了往後全國以至地方級別的《宗教事務條例》的頒佈與修改工作。4據時為國家宗教事務局局長的葉小文指出,宗教事務的概念,正是要將政府管理宗教,由「法律」層面進入「公共」層面。因為,有些宗教產生的社會負面影響,嚴格而言並沒有觸犯法律,構成犯罪問題,但卻仍對社會帶來不良後果。他舉了「宗教狂熱」現象為例,指「狂熱」不屬於或不完全屬於犯罪問題的層次,無法單靠法律手段去規範。因此,「宗教事務」概念所指的「國家利益及公會公共利益」,便為國家進行必要的行政管理賦予基礎。5

宗教工作的「法」治化
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習近平呼應了中央統戰工作會議「必須提高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平」的精神,明確提出:「要提高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平,用法律規範政府管理宗教事務的行為,用法律調節涉及宗教的各種社會關係」。6可見,一方面,這是繼承了胡錦濤時代提出依法治國,依法行政,建立法治政府的目標,另方面,也反映出習企圖將對宗教的管理,納入更全面的法津體系內。正因為宗教涉及各層次的關係,關係到中共管治的基礎,黨國更要在辯證的考慮下,強化對宗教發展的引導,使之更符合黨國的需要。而「提高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平」將成為習近平時代宗教管理工作的重中之重。

宗教工作的法治化,是中央「依法行政」大方向在宗教領域的落實。誠然,「有法可依」比「無法無天」時代或「人治」進步,不過,這種進步,如果只在依法行政的技術層面取得保彈,但卻未能在核心價值上有所突破的話,「有法可依」只是「『依』法治國」,甚至是「『以』法治國」(rule by law)的表現,跟「法治」(rule of law)仍有很遠的距離。質言之,習近平強調的「必須提高宗教法治化水平」,其「法治化」只是為黨國管控及規範宗教,做到有「法」可依,以「法」行事,宗教界的合法權益是否能在法律上得到更充分的保障,仍是值得商榷的。7

事實上,近年中國政府在處理宗教問題上,明顯地將其中的「宗教」因素淡化,而突顯其中的「法律」問題,並且將宗教不能「違法」、宗教不在法律以外等理由高調宣示,作為合理化規管宗教的依據。最近浙江省以宗教違法建築名義來強拆省內教堂的十字架,便充份反映這種取向。8至於強拆過程中當局如何不遵守法律,並且以粗暴方式來行動,宗教界合法權益完全被漠視,在在反映出當局對「法治」的理解與實踐。宗教工作「法」治化,更多體現的是傳統中國「法」家化的精神,是宗教工作以「法」加強管「治」化的實踐。

黨的領導
習近平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已經明確指出,要處理好宗教關係,「必須牢牢把握堅持黨的領導、鞏固黨的執政地位、強化黨的執政基礎這個根本,必須堅持政教分離,堅持宗教不得干預行政、司法、教育等國家職能實施,堅持政府依法對涉及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的宗教事務進行管理。 」9因此,法治化只不過是這種「姓黨」或「黨性」的工具而已。職是之故,「政教分離」只不過是有中國特色的政教分離,即是全面防範宗教組織及宗教進入社會公共領域,但卻為黨國藉「依法對涉及國家利於和社會公共利益」為名,而管理宗教事務及宗教關係,提供了強而有力的政治理據。

因此,習講話中提及的「導」:「要在『導』上想得深、看得透、把得準,做到『導』之有方、『導』之有力,『導』之有效」,其重點不完全是「疏『導』」,而是強而有力的「領『導』」,關鍵是,黨要「牢牢掌握宗教工作主動權」。10



龔學增:〈統戰工作要妥善處理五大社會關係〉,新華網,http://news.xinhuanet.com/theory/2006-08/03/content_4912975.htm。 ↩
〈習近平:全面提高新形勢下宗教工作水平〉,新華網,2016年4月23日,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6-04/23/c_1118716540.htm。 ↩
〈如何準確把握宗教社會作用的兩重性規律〉,統戰新語,2016年4月20日,http://tyzx.people.cn/BIG5/n1/2016/0420/c396781-28291468.html。 ↩
邢福增:《新酒與舊皮袋:中國宗教立法與「宗教事務條例」解讀》(香港: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宗教與中國社會研究中心,2006),頁22至23。 ↩
葉小文:《宗教問題:怎麼看?怎麼辦?》(北京:宗教文化,2007),頁123至125。 ↩
〈習近平:全面提高新形勢下宗教工作水平〉,新華網,2016年4月23日,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6-04/23/c_1118716540.htm。 ↩
邢福增:〈近十年來中國宗教工作的評檢──從「四個必須」到「四化」〉,《鼎》,2015年秋。http://hsstudyc.org.hk/big5/tripod_b5/b5_tripod_178_02.html。 ↩
邢福增:〈拆十字架的政治──浙江省「三改一拆」運動的宗教-政治分析〉,《道風:基督教文化評論》,期44(2016年春),頁25至59。 ↩
〈習近平:全面提高新形勢下宗教工作水平〉,新華網,2016年4月23日,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6-04/23/c_1118716540.htm。 ↩
〈習近平:全面提高新形勢下宗教工作水平〉,新華網,2016年4月23日,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6-04/23/c_1118716540.htm。 ↩


標籤:   觀看所有標籤
      沒有相關標籤
 最新新聞
dot 荷里活影藝人 咖啡店奇遇基督徒告別同性戀
dot 拆解耶穌比喻特色 結局震撼反轉世界觀念
dot 教界媒體缺時代把脈? 梁永泰博士專訪:述說中國故事打破敵對
dot 末世假先知行不義 蕭壽華牧師:儆醒忍耐免受迷惑
dot 前港督彭定康與美國務院 促和解平港亂
dot 北京強制同性戀蔓延 牧者盼聖靈引導為上策
dot 勢局翻騰 歸正基督徒守誡命免墮魔鬼圈套
dot 反送中假信息或掀仇恨 學者籲慎辨媒體真偽
 最新專欄
dot 教宗修訂主禱文 教授斥解讀有誤
dot 耶穌是巴勒斯坦戰士? 學者澄清耶穌四不是
dot 耶穌是不孝子? 學者翻文獻平反
dot 2018年盤點香港基督教新聞「拾」事
 最新生活
dot 職場人際關係 上司針對下屬辭職非上策
dot 中學文憑試子女壓力增? 「DSE」三字助父母解困
dot 再婚夫婦壓力爆發? 社工建議紅黃綠燈溝通法
dot 港府推綠色殯葬 禮儀啟發在世者生命
  證道
世界歸正團契論神學教育:掀屬靈運動引導整世界
2019世界歸正團契大會第二堂信息,澳洲摩爾神學院校長彼得·詹森以「神學教育的再思」為題,綜合習神學參與歸正團契掀起的屬靈運動讓教會成為燈塔引導世界。  
世界歸正團契誓師會 唐崇榮牧師率眾抗衡道德淪喪
奮興會重遇聖者 吳振智牧師:打開靈魂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