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vertical vertical vertical
line
icon手機版 rss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索取Banner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太5:9]  
首頁 > 教會 > 證道
伍渭文牧師–婚禮的禮服
改變字體大小 [-] [+]
伍渭文牧師 / 基督日報記者
2012年03月23日10時37分 上午 Posted.

伍渭文牧師婚禮的禮服 (馬太福音 22:1-14)

時間:2008年11月2日
地點:崇基學院禮拜堂

在崇基堂主持婚禮,有一些難忘的趣事。有一次花仔領著伴娘和新郎行在通道時,突然躺在地上哭起來,引起交通阻塞,大為緊張,後用波板糖利誘走畢全程,以後我就定下規例:花仔、花女要四歲以上。中途阻塞,可以疏通,但另一宗的趣事就較為嚴重了,是所有主禮團差不多到齊,還有十五分鐘便開始,新人才發現在怱忙中忘記拿戒指。幸好新郎的家就在附近,結果婚禮遲了十五分鐘開始。沒有戒指,婚禮很難開始,因婚禮的核心是新人彼此的盟誓,而戒指就是盟誓的信物。藉看得見的信物,把盟誓加上信印印在心中(ring is the sign of the vow, seal on our heart),像聖餐藉看見的杯和餅把恩典印在心中。婚禮忘記帶戒指,令到眾人都很焦急。我真的想過校牧室應買一對戒指備用,以防不測。


今天的經文,也談到婚禮的忘記。有一位赴王子的婚宴的賓客,沒有穿上禮服,被國王捉拿,綁起來,趕出去。這比喻明顯不是趣事,是一個悲劇。這位被逐的賓客,是否真的忘記穿禮服嗎?還是他以為穿上了禮服,可以赴王子的婚宴呢?

古代國王的婚宴,國王會準備禮服給受邀的賓客,沒有王的禮服,根本不能進入宴會廳,禮服就是入場券。這人進了會場,坐在其他賓客當中,應該沒有人懷疑他沒有禮服,甚至他可能都以為穿上了禮服。但當王進來「觀看」賓客,就發現那人沒有穿上禮服,從上文下理,我們可以推論,這「觀看」是一種審判:

一、赴王子的婚宴是迎見上主--是審判的時刻

基督再來是羔羊婚宴,每人到審判台前被審,請看馬太福音 22:12-13

「就對他說、朋友、你到這裡來、怎麼不穿禮服呢。那人無言可答。於是王對使喚的人說、捆起他的手腳來、把他丟在外邊的黑暗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

猶太人棄絕基督,在主後70年,提多將軍攻耶路撒冷,猶太人被殺及滅城,再看上文:馬太福音 22:4-7

「王又打發別的僕人說、你們告訴那被召的人、我的筵席已經預備好了、牛和肥畜已經宰了、各樣都齊備.請你們來赴席。那些人不理就走了.一個到自己田裡去.一個作買賣去.其餘的拿住僕人、凌辱他們、把他們殺了。王就大怒、發兵除滅那些兇手、燒燬他們的城。」

其他人看不出這人沒有穿禮服,因為人是看外貎,上主看內心,這人是內外不一致的。這比喻使我想起奥斯卡•王爾德 (Oscar Wilde,1854-1900),著名的愛爾蘭作家、詩人、戲劇家,英國唯美主義運動的倡導者的小說《格雷的畫像》(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這小說諷刺英國維多利亞時代的道德虛偽,因為經多年清教徒的共和統治,社會很多清規戒律,到君主制度復僻維多利亞女皇當政時,就有一種反動,特別縱情追求肉體的愉悅,但表面仍然是尊重道德清規。

小說內容提及的主角格雷(Dorian) 是一位俊朗秀美的少年人,畫家巴色(Basil) 被這位滿有迷人魅力的王子格雷所迷倒,為他畫了一幅肖像,因為這肖像,自已藝術生命重新激發起來。但格雷被巴色一位朋友亨利 (Henry) 勲爵的享樂主義影响,認為人生的目的是對酒當歌,行樂及時,最大的滿足是官感的暢快和欣愉。格雷喜愛自己的肖像,留住最絢爛的美態,但又認識到他也會美人遲暮、人會變老,我可否樣子不變呢?他自己許了願,希望給人看到的,都是美好迷人的樣子,但他知道相由心生,歪念惡行也會影响俊朗的外表,但可否這些轉移到肖像身上,由肖像承擔呢?他說:「希望我的外形能保持青春常駐,若有衰老、邪惡由你替我繪畫的肖像承受。每逢做了一件惡事,我仍可保持無邪、迷人的笑容。」

有一次他抛棄了曾火熱追求的女演員西比爾。雲妮( Sibyl Vane)。這位西比爾因為真正格雷的愛,竟然演不好莎士比亞的羅蜜歐與朱麗葉,而被格雷抛棄:「我愛你,只因為你演戲多麼好,你不能演出了,我為何仍愛你呢?」結果西比爾因為被抛棄而自殺了。格雷後來回到上了鎖的閣樓,看看曾令他心醉的畫像,竟然發現畫像中的他,嘴角有陰陰的奸笑,赫然驚怕,真的每逢幹了一宗壞事,不單良心不安,而且鎖在閣樓沒有人知道的畫像,都會顯露出來。不錯,我們行經的路,都會留下痕跡。但另一方面,他有恃無恐,因為靈魂的傷害不會形於色,何懼有之?跟著十多年,格雷生活變得放蘯,荒誕不覊,惡事做盡,以求一己肉慾的愉悅,而自己的容貎永遠秀美青春迷人。然而,他的靈魂,像關在閣樓的俊美少年,每天愈來愈衰老、邪惡和難看。有一天他對畫他肖像的格雷說:「為了這像–我漂亮的像,我可以重新來過嗎?我愛的的肖像,我要好好做人。」不過,肖像還是愈來愈差。為甚麼?因為格雷並不是猛然醒悟悔改,乃是為了保持肖像的完美,他仍是追求虛榮和自戀,不是悔改。最後,他竟然用刀剌死為他繪像的畫家巴色,並用同一張刀,刺破他不能接受–又老、又醜、又邪惡的肖像。在這時候,可怕的結局終於來到了。格雷突然變得瘋狂,在閣樓傳來恐佈的叫聲,令人不寒而憟,僕人急急召來警察,門開了,發現地上躺了一位又老又醜的死屍,若不是手上的戒指,根本認不出是格雷,而畫架上,出現一位秀美迷人的少年肖像。

我們每一個人都要赴王兒子的筳席,我們已被邀請了,我們走到生命的終結,要面對我們的上帝。祂不像人,祇見到外貎,不少人被格雷俊朗的外貎騙了,我們可騙過守門的人,甚至混進賓客當中,像他們一樣。但上主是看格雷那個鎖在閣樓、一般人不能看到的靈魂深處,他看出我們並沒有穿上他為我們預備了的禮服。

二、婚禮服--信心及衍生出來的行為

禮服是甚麼呢?

歷代以來,對禮服有不同的看法,總的來說:一種認為是義的行為。馬太所強調的,在末日審判時,我們以具體的善行受審。馬太 25 章是一貫的看法-我餓了,你給我吃;我坐牢,你探訪我-這是可以進天國的。

在前面所說兩個比喻,兩種兒子、有行動的稅吏和妓女,他們到約但河領受施洗約翰悔改的洗禮,比口頭同意,但沒有行動的法利賽人,更早進入天國。
第二個比喻提及兩種園戶,結果子和不結果子,祇有結果子的才配得佔用上帝的葡萄園。加爾文就指出,禮服是聖潔的飾,詩 96:9:當以聖潔的妝飾、敬拜耶和華。

另一方面,馬丁路德說禮服是信心-人非有信,就不能到上帝面前。保羅說,我們因信而稱義,在基督裡的身份(in Christ)我們被上帝接納了。
但信心和由信心衍生出來的行為其實是一個銅錢的兩面。加爾文強調在「我裡面的基督」(Christ in me) , 馬丁路德強調「為我的基督」(Christ for me),兩者有分別但不可分離。稱義是地位上,成聖是稱義的延伸和期望,信心沒有行為是死的,信心在愛心中才能保持不墮。

我想用婚禮的戒指誓言說明,作為例子。

信心與善行,稱義和成聖就像盟誓中的一句話的前半段和後半段。誓言後,牧師問:有沒有信物表徵你們的盟誓呢?新人拿出戒指和對方說:「我以此戒指為徽記,與你結婚,我以我身心尊敬你,我以我的財物,與你分享。」每逢唸到下半句,有些新人,特別是女方都微笑,彷彿說:記住這樣,這是公開承認。有時台下的賓客也笑起來。有一次新郎的工作是印鈔票的,女的笑容更燦爛。因著進入結合,夫妻有一種歡愉的對換,甘心樂意的,就像基督與新婦教會的聯合:我們的罪歸在祂身上,祂的義歸在我們的身上;在地位上,我們立刻擁有對方的一切。

但前半句:我以我的身心尊敬你。不是立刻就能夠實現,是身份改變後的承諾和實踐。我們要逃避試探,不站危樓之下,才能以身心尊敬我們的配偶。我們心中惦記配偶,才能做到這承諾:我以我的身心尊敬你是漫長的路,經歷很多的回轉、認罪、饒恕、立志,是一生的追求,是加爾文強調的成聖過程。但這漫長的旅程的起始、持續不斷、和完成,是從聯合的盟誓就開始了,所以聖經提到夫婦關係時說:「這是極大的奧秘,但我是指著基督和教會所說的。」(弗五32 )戒指的誓言,正好說明稱義和成聖的關係。我的財物與你分享,是立刻生效的稱義,擁有基督的一切;但我以我的心尊敬你,是一生的態度和承諾。

再說,基督教婚姻的一夫一妻的「一」,是優先次序的一(ordinal one),不單是數字的一(numerical one) ;我們信仰獨一的上主,就要盡心、盡意、盡性愛上主。優先的一, 是不斷的追求。

三、邀請--被召和選上,信仰的考驗

我們看過婚宴是審判的時刻,而禮服是與信心相應的行為,我們會否感到沮喪呢?因為我們恐怕不能赴上主的筵席,被上主拒諸門外。但感謝上主,比喻的基調,不是灰色的,這種對得救的焦慮也是一種確據:我們對信仰非常認真,正如君士坦丁皇帝一路遲遲不肯洗禮,直到在臨終,因他對信仰對領洗非常認真;認為洗禮後生活要聖潔,但他沒有絕對把握,所以臨終時才洗禮,俾靈魂清潔進入天堂。

但我們再看聖經,比喻的基調是歡樂的,婚禮的筵席是喜樂的,不是恐懼戰競、誠惶誠恐、患得患失,像到法庭接受審判的感覺:是被定罪?或是當庭釋放呢?我們要注意,主人的邀請都是恩典:「所以你們要往岔路口上去、凡遇見的、都召來赴席。」(馬太 22:9)他們都答應了,但到了關鍵時刻要行動時:「牛和肥畜已經宰了、各樣都齊備.請你們來赴席」,就諸多理由推搪,爽約。我們在大學都有這種經驗,邀請函來了,很想聽一場演講,參加一個開幕禮,回覆了,會出席。但到了那時刻,發現很多事情放不下,都不去了。其實,想深一層,那些事可以暫時放下的,但就是不看重答應了的約會。現在,變得謹慎,不隨便答應,答應了,就要盡力出席,是一個承諾,也是紀律。

信仰需要有考驗的時刻,撒種比喻中有些種子落在淺土和石頭上,沒有根,一到困難,就放棄信仰的,但起初是歡歡喜喜接受的。

我們不知道何時是我們的考驗時刻,我們要基督或要瑪門,我們要選擇誰是我們效忠的對象。也許考驗時刻就是我們患了頑疾、或感情受到重挫、或失去工作、或投資失敗的時候。沒有穿禮服的原因,我想大部分不會像格雷一樣:為了放縱肉體的官能享受而與魔鬼交易,讓人看不見自已的美麗純潔肖像-我們的靈魂,受罪行帶來的傷害變得醜陋。但我們卻很容易像比喻中所說:我沒有空、我要到田裡工作、我要作買賣。當工作或職業成為營營役役(occupation 成為 pre-occupation),我們就進入信仰的危機了。當我們主日為了工作而沒有時間或心情就近上帝,我們的禮服就漸漸褪色了,我們閣樓的畫像開始產生微妙的變化了,因為 occupation 之前應該有 pre-occupation,兩者不能混而為一;我們記掛的(pre-occupation) ,先於我們的工作(occupation) 。這在比喻中,我們看到輕視上帝的筵席,就不配赴上帝的筵席。

如果我們相信上帝是獨一的真神,我們就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我們的上帝,我們不要讓 occupation 成為 pre-occupation,我們不棄絕信仰,但會拖延、推卻信仰的行動。

然而,這婚宴的比喻是喜樂的,因著與基督的聯合:我們有歡愉的對調,讓我們對基督說:我以我的身心尊敬祢。

承蒙「中文大學崇基學院校牧室」允准轉載


標籤:   觀看所有標籤
 最新新聞
dot 美著名巨型教會牧者自殺震驚教界
dot 印尼首推神學博士科 助宗教領袖回應社會議題
dot 基督之家長老貪污750萬美元罪成 教會:神愛人但恨罪惡
dot 反送中百日 人權組織促英政府予港人公民權
dot 北京廣州收緊教會管理 疑國慶70臨近
dot 基督教新媒體「信仰百川」遭臉書封鎖
dot 反送中半年基督教參與社運靈活化
dot 歸正福音教會30年 唐崇榮牧師憶慈母火熱禱告
 最新專欄
dot 教宗修訂主禱文 教授斥解讀有誤
dot 耶穌是巴勒斯坦戰士? 學者澄清耶穌四不是
dot 耶穌是不孝子? 學者翻文獻平反
dot 2018年盤點香港基督教新聞「拾」事
 最新生活
dot 職場人際關係 上司針對下屬辭職非上策
dot 中學文憑試子女壓力增? 「DSE」三字助父母解困
dot 再婚夫婦壓力爆發? 社工建議紅黃綠燈溝通法
dot 港府推綠色殯葬 禮儀啟發在世者生命
  證道
面對不義不以惡報惡 蕭壽華:神大審判敗壞世界者
面對不義的事情,人最希望惡人得報應,若然未報時辰未到?宣道會北角堂主任牧師蕭壽華在8月港九研經培靈會指出,神必審判且有公義,基督徒切勿以邪惡手段對付邪惡。
中秋證道:人生如月有圓缺 如何重尋整全生命﹖
港台教界論時政 少年不畏高牆守護香港人權 

圖片新聞

prev next
漫畫
>
真理蔡園
同性婚禮卡通劇 電視台保護兒童拒播
同性婚禮卡通劇 電視台保護兒童拒播
 
誠實與批評一線差 牧者:見機行事
誠實與批評一線差 牧者:見機行事
 
 
禮賢會香港堂增設週六崇拜
第一屆趙天恩學術研討會
   
logo
 關於我們 | 聯繫我們 | 廣告發佈 | 聯繫編輯 | 投稿 iconCopyright © 2019 Gospelherald.com.h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