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vertical vertical vertical
line
icon手機版 rss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索取Banner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太5:9]  
首頁 > 教會 > 證道
唐崇榮牧師釋「歸正」:歸回正統信仰
改變字體大小 [-] [+]
編輯室(美國) / 基督日報記者
2014年02月15日02時42分 上午 Posted.

唐崇榮牧師。(唐崇榮國際佈道團資料圖片)
 » 唐崇榮牧師。(唐崇榮國際佈道團資料圖片)

歸正」這兩個字,它的英文是 Reformed ,為什麼在台灣的人都用「改革宗」來翻譯它,而我特別選用「歸正宗」?這一點我一定要先做一個清楚的解釋:從「歸正」這兩個字的字義來看,很清楚地是要我們回到正統,就是歸回正統。為什麼用這個翻譯詞呢?原來在中文裡,我們通常把 Reformation 翻譯成「宗教改革」,這是最適用的譯名,也廣為眾人接受。後來许多宣教士從不同的宗派到中國來,開始有了一些不同的詞匯,出現了幾個不同的中文名稱。「抗羅宗」英文叫做 Protestantism ,Protest 抗什麼呢?抗羅馬天主教的信仰,所以叫「抗羅宗」。有的把宗教改革叫做「復原宗」,就是恢復了原先使徒的信仰,才能持守所傳下來給我們的正統神學的內涵跟精神,所以叫做「復原宗」﹔又可以叫做「歸正宗」,就是歸回正統信仰的意思。

如果再細分的話:「宗教改革」的運動裡,包括有路德宗的改革,有加爾文宗的改革,有慈運理宗的改革,還有其它一些比這三個主要改革家的改革更激烈、更極端的運動,在英文裡稱之為 Radical Reformation ,屬極端的改革。這種極端的改革,都認為無論是馬丁路德、慈運理、或加爾文的改革,都不夠徹底,結果他們以為自己的積極改革超越了路德、加爾文這些正統改革家的改革。慢慢地他們走上了以主觀、以經歷、以自己所謂的宗教經驗為誇耀的路,甚至產生一種過分的看法,以為自己內在靈性領受的光照,超過了改革家,甚至與使徒們等量齊觀,據此來定位自己是最高的領受恩典的人。這些人就輕看馬丁路德、輕看加爾文、輕看慈運理等等,好像他們才是真正屬靈的人。

當然每一個人都可以為自己找到一個歷史定位,宣佈自己的重要性在哪裡。但是事實卻証明,當基督教面臨大敵,面對各樣的攔阻、各樣的困難與挑戰時,真正能代表基督教講話的,真正能給全球基督徒一個最穩定的信仰基礎的,不是從那些極端的改革派來的,而是從這些非常正統、冷靜、穩重、前後一致、貫徹始終的思想,特別是從加爾文而來的。所以,在宗教改革以後所形成的歸正宗,在探索、察驗哪一個才是真正聖經要我們明自的、最正統的信仰之後,就發展了比別的宗教改革家更深入、更嚴謹、更正統、更肯定,而且更具廣泛性的聖經根基的教義架構。


所以在加爾文派的思想裡,我們發現了有很多別的改革領袖沒有注意到的重點,比如說,恩典的先後的問題、「預定論」的問題、關於啟示的分法的問題等等。這就把改革派裡的加爾文宗,特別超越其它宗教改革家的建樹突顯出來,而這些建樹、這些突顯、這些專有的本質,就形成了一個傳統,直到廿一世紀的今天,樹立起了非常清楚、不可忽略、不可替代的一種精神。所以我看見在教會歷史的發展中,這個派系的獨特性,不是籠統的宗教改革運動所能代替、所能概括的。你一定要在整個宗教改革運動中,特別對加爾文宗的成就和奮鬥,以及他對聖經真正忠心的思考跟討論的紀錄,好好研討、分析,並另眼相看。

這樣,這些不同的名詞,像宗教改革、抗羅宗、復原宗、改革宗,加上歸正宗,常常會使一些人模糊,到底是指整個運動呢?還是單單指某一方面的成就?我個人就不願意或不習慣用「改革宗」這個名稱,因為它好像要把一種改革的方法跟改革的思潮,強調到一個地步,讓人以為這種人到處要改革別人似的。我比較喜歡用「歸正宗」,因為它真正的意思是要把人帶回到原先正統的信仰裡。

誰能把人帶回到真正原先的正統信仰去?是不是你有這個口號,你就變成「歸正宗」的人?是不是你喜歡這個名詞,你就可以變成這一方面的代表呢?一個把人帶回歸正路線的人,一定要自己先真正明白什麼叫歸正、什麼叫正統,然後你知道了正統在哪裡,你才能把人帶回正統。

所以我很怕那些領路的人,自己不懂路﹔很怕那些教導人的,自己不知該怎麼教。因為自己沒有受教的耳朵、沒有受教的心,而就在時機沒有成熟、自己沒有受過嚴格訓練、也沒有達到可以為人師表的成熟點以前,就喜歡作別人的老師。這又重蹈了虛有其名而沒有其實的錯謬,建立起一個很可怕的、空洞而無教義,只掛著虛名的一種宗教教會。我盼望我們每一個人都實實在在思考明白,實實在在以受教的心、謙卑的靈,在神的面前存飢渴慕義的態度,先裝備自己,然後才作別人的師傅。雅各說:「不要有多人作師傅,免得受更重的審判。」(雅三:1)彼得也說過:「那無學問不堅固的人強解,就自取沈淪。」(彼後三:16)

這就是為什麼我在教了歸正神學二十多年,又辦了歸正學院,正當我的學生預備退休的時候,我六十歲那一年很清楚地受感動,應當要每一個禮拜安排行程,從雅加達到新加坡、到吉隆玻、到香港、再到臺北,帶領講經聚會。我們不要那種只是看看幾本書,就以為自己是歸正的了,而是要實際地有一批人,每個禮拜親自來聽講經、親自來思想聖經、親自來受造就。一晃眼,今年已是第十年了!這十年來,我們不是仍然每年舉辦一次神學講座?講的不也是歸正的內容嗎?既然在神學講座上也可以聽到歸正信仰的內容,那為什麼還要每個禮拜來查經呢?原來神學是對聖經真理產生的信仰歸納,而對聖經真理的真正認識,則是歸納成為信仰神學理論的真正的基礎根源。這樣,我們就看見歸正運動需要在神的真道上紮根。一旦紮穩根基後,你所產生的神學信仰,就不是一個憑空建造的空中樓閣,也不是憑己意所歸納出來的信仰系統。在查考聖經的當兒,我們會發現因為神本來這麼講,神所啟示的道本來隱藏這樣的意思,這就成為我們信仰的基礎,然後從道產生學、從道產生知、從道產生信的系統,就跟加爾文一生所做的工作是同出一轍。

加爾文寫作《基督教要義》整套的神學理論,是根據他對全本聖經非常完備、貫徹始終、精細周全、融會貫通地認識之後,才歸納出來的結論,所以神學的基礎是聖經的道。若你心存謙虛的態度,對全本聖經有周全的研讀,建立起貫徹始終的思想,得到非常完美的認知之後,就能夠找到全本聖經所講的一切話的總歸納、總原則。那個總原則就產生了聖經神學,再把聖經神學系統化之後,就成了系統神學。聖經神學的系統化使我們深知我們所信的是誰,同時透過他所啟示的真理,產生對他的回應﹔從他所啟示的道,去明白他要我們思想的話,而聖靈對我們的啟發,不但在客觀上已經啟示了真理,在主觀上更引導我們進入這個真理的奧秘。然後我們透過這真理奧秘的知識系統,表達出我們的信仰,這個神學就變成非常有價值了。

今天有很多年輕人還沒有好好地研讀過聖經,還沒有很廣泛地思考上帝的話,就進入神學院了。他從老師已經作好的結論裡,領受了一套結論式的知識。這種領受結論式知識的學習模式,與自我切磋學習的經歷大不相同。若非自己咀嚼過所領受的知識,並完整全備地整理出新、舊約裡前後貫徹始終的原則,則無法產生准確的、自我信仰的表達,所以你進什麼神學院、你受哪一個老師教,你就很可能走在一條跟他差不多一樣的信仰路線上。你的老師可能很明白如何從聖經歸納出這條信仰路線,而你因為只是聽他歸納出來,可能你根本就沒有基礎,只會把你聽到的結論照樣再講一遍,你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加爾文不是如此,他對聖經裡的每一卷書、每一章內容、每一節經文、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非常仔細地比較、思考,然後把這一節跟那一節、這一章跟那一章、這個字跟那一個字之間的關連,構成一個有機性的認識、統一性的認識。然後這個有機、統一的系統認識,就使得他融會貫通在全本聖經之中,所以他的解經跟他的系統神學就有了一致性。

如果一個人讀經而沒有神學的引導,常常會變得很主觀,以自己受過的教育、領受過的思想觀念為前提,以自己對語言學主觀而狹隘的解釋,去定自己的信仰。所以那些沒有受過正統權威神學影響,單靠自己讀經產生對神的知識的人,是很危險的。相反的,只有從某一些人的權威,領受了已經被歸納出來的信仰系統的知識,就以為明白聖經的人,自己沒有好好再去考察,沒有好好再去研究、去推敲、去比較上帝話語中的奧秘,他們就照抄別人的信仰,而自己完全沒有融會貫通地明白聖經,那這種人也根本解釋不出為什麼聖經上這樣寫。

為這個緣故,我們看見剛信主一兩年的人,到神學院讀了四年出來,就變得好像什麼都懂。但我們也看到,有的人一生鑽研神學,然而跟一些從研究聖經去明白真理、領悟啟示、並奠定起融會貫通的知識的人相比的時候,那些學朮精明的人好像很多事情都還不懂似的。這種矛盾的現象就是我們一方面要聽神學講座,一方面要有系統解經,兩者相輔並存的原因。

我們在臺北舉辦的神學講座,在全球華人圈子裡,已經成為最久的紀錄。在中國教會這幾百年歷史中,沒有過一個牧師,幾十年照著不同的題目講神學、信仰,一個系統、一個系統地講﹔一個題目、一個題目地交代,然後每個禮拜在五個城市用解經講道的方式,把一字、一節、一章、一卷來分析清楚。在傳統的解經書裡,總是對字義、文法、對歷史背景多有敘述,但是對資訊、對有機性的關連,對所有原則性的真理,以及在我們實用的價值中,應當有怎麼樣的動能,是沒有太大的注意的。這就是為什麼有很多的信徒讀解經書是很容易打瞌睡的,讀神學的書也很難幫助他們建立起系統性的瞭解。而他們比較喜歡培靈會、特會、佈道會,但是去參加這些聚會,又發現刺激感官能、興起我們激情的回應是很容易的,但對系統、真理的知識,對全本聖經總體的瞭解是很膚淺的。如此一來,在教會裡就形成不同程度、不同形式的會友,產生某些會友非常注重學朮,但是只有空洞的知識,而沒有什麼實際的效用。另外一些聚會則產生一些看似火熱的基督徒,但當他們辯論信仰的原則時,卻完全沒有邏輯、完全沒有受過正規教導似的。

所以我盼望我們要照著聖經的原則在三方面都要進步:教會有傳福音的責任,教會有牧養的責任,教會也有教導的責任。因為上帝在基督從死裡復活以後,賜給教會的恩賜分為五大職分: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傳福音的,第四是牧師,第五是教師。

今天靈恩派和聚會所都說這五大職分現在都還有,所以有一些靈恩派的人稱自己為使徒、為先知。倪柝聲在《工作的再思》那本書說:「現在還有使徒、還有先知。」這種解經完全不理會教會歷史的傳統,不照著神從初期教父時代起,經過改教時代到現在的引導,只是憑他們自己以為是特別從上帝領受就這樣解,所以倪柝聲認為使徒是到處建立教會的,因為當時的使徒就是到處建立教會的。原先使徒到處建立教會,因為這原是使徒的事奉跟使徒的用,他怎麼可以說有這種用的人就變成使徒了呢?他怎麼可以把每一個世紀、每一個時代到處建立教會的人,跟原先耶穌基督親自呼召、然後把真理交托給他們、揀選他們中一些人寫下聖經的這種使徒等量齊觀、相提並論呢?

從初期教父時代起,經過改教家一直到現在,正統的思想都說使徒和先知這兩個職分不再有了。因為所謂使徒就是主親自呼召揀選的那些人。他賜下啟示給他們,並由當中的某幾位記載下來、傳給我們,成為新約聖經。你不能說每一個世代都還有耶穌親自呼召、面對面與他講話的「使徒」﹔不能說每一個世代神再次賜下給他特別的啟示,讓他寫出來的文章就自動變成聖經的一部分。沒有這樣的事!所以我們不可以把「每一個時代都有使徒」這樣的說法,當作是理所當然的事。

(注:本文轉自唐崇榮國際佈道團台灣辦事處官網,內容節錄自唐崇榮牧師《歸正福音運動的回顧與前瞻》一書)


標籤:   觀看所有標籤
熱門搜尋
 最新新聞
dot 秋雨教會發緊急信 長老列四點應變打壓
dot 漫畫式微難定斷?張文偉嘆書室結業窒礙人買書
dot 梵二大公會議結束53周年 學者倡天主教再改革取消獨身制
dot 前總統老布殊追思禮拜 福音歌手獻詩悼「永遠的朋友」
dot 世界人權日 中國封秋雨教會抓捕逾百信徒
dot 唐崇榮牧師印尼辦歸正福音退修會 裝備青年辨析危機
dot 日本佛教徒不知造物主 學者分析傳福音宜先談創造
dot 清除逾千五枚地雷 耶穌受洗地附近遺址重開
 最新專欄
dot 世紀最長血月 牧師解析月蝕預言
dot 朝鮮板門店將建教堂成兩韓和平渠道
dot 生態滅絕 曹偉彤:信徒誓要守護大地
dot 預苦期「審判彼拉多」 胡志偉:掌權者亦難逃審斷
 最新生活
dot 單身被嘲港女毒男 尋「超級朋友」耶穌解困
dot 台灣大學生抑鬱調查 兩成迷信邪靈附體
dot 港產環保專家全球實踐 見證神親作推手
dot 中秋傳喜訊 軍人牧師祝福軍隊
  證道
香港歸正福音教會獻新堂 唐崇榮牧師盼建於基督磐石
香港歸正福音教會新堂成立,於本年10月10日舉行開幕典禮,創會牧師唐崇榮親臨證道勉勵信徒,教會要建立在基督的磐石上。
基督徒走信心路如毅行者 牧者:聖經英雄憑信念行事
劉彤牧師:感恩乃基督徒基本生活態度

圖片新聞

prev next
漫畫
>
真理蔡園
客西馬尼園的禱告:孤單的耶穌
客西馬尼園的禱告:孤單的耶穌
 
何處才是青草地?
何處才是青草地?
 
 
禮賢會香港堂增設週六崇拜
第一屆趙天恩學術研討會
   
logo
 關於我們 | 聯繫我們 | 廣告發佈 | 聯繫編輯 | 投稿 iconCopyright © 2018 Gospelherald.com.h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