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vertical vertical vertical
line
icon手機版 rss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索取Banner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太5:9]  
首頁 > 教會 > 證道
唐崇榮牧師:為什麼達不到「理想」?
改變字體大小 [-] [+]
編輯室 / 基督日報記者
2014年05月28日10時15分 上午 Posted.

唐崇榮牧師。(圖:唐崇榮國際佈道團台灣辦事處官網)
 » 唐崇榮牧師。(圖:唐崇榮國際佈道團台灣辦事處官網)

今天這個題目有一個很重要的名詞就是「理想」。「理想」是普世人類文化所以成為文化,藝術所以成為藝術,奮鬥所以成為奮鬥,科學的探討、宇宙奧秘的探求、人生意義的思索,都從「理想」出來。

沒有人活著沒有理想。「理想」是對現實不太滿意,而對另一個超現實的實際沒有得著,這其間所產生的嚮往。「理想」從來沒有發生在動物界,「理想」是人類的專利。人之所以為人,因為人有限制中隱藏著「超限制」的可能,人在有限界裡潛藏著「無限」的觀念。這無限的觀念從哪裡來?我研究中西古今的思想,發現哲學家正在講一些自己未曾完全達到,正在教一些自己沒有全部親身經歷的事。

你還記得你小時候上作文課,老師每個禮拜要你交一篇作文,在你的作文裡可能曾寫過一些超過你知識範圍的內容。青年人在成長的過程中,可能在學校曾寫過這種題目:「我的理想」、「長大以後,我盼望做……」。很少人說:「長大以後,我要做一個扒手」「長大以後,我要做一個世界出名的強盜!」很多人就寫:「我要做總統」「我要做文學家」「我要做軍事家」。盼望有偉大成就的人,日後證明事實上他沒有達到。為什麼?你需要思想這個問題。


人有一個盼望達到「盡善盡美」境界的要求和嚮往。「理想」從何而來?「理想」那麼美,現實與理想的距離總是這麼大。沒有受過什麼教育的小小孩子已經有這麼高尚、尊貴、偉大的「理想」。「完美」是無論人怎麼教,教到最後還教不成。所以,完美的「成就」與完美的「觀念」是兩件事。完美的「觀念」是與生俱來的,完美的「成就」是教育家、科學家、道德家、宗教家所沒有辦法達到的。

這讓我們看見生命經歷一場非常可怕的兩極-高超的「理想」與低落的「現實」,完美的「理想」與殘缺的「現實」,令人興奮的「理想」與令人失望的「現實」,偉大的「理想」與苛刻的「現實」。兩者之間的落差,使我們做一個批判家,好過做一個貢獻的人。當你批評的時候,你以你的「理想」當做權威,把你裡面的標準提出來,結果別人在你的批判下犧牲了。但當你在同樣的事上努力時,你才發現別人要因你承受更大的犧牲。

「這個世界像什麼?這個世界不好!」有一天,一個青年人對我說,「哼!這個世界不好。」你到底要生誰的氣?我想大概是要生上帝的氣!對媽媽發脾氣常看得見,而對一位他不相信的上帝發脾氣,這很特別,對不對呢?如果你說不相信上帝:「我就是不信!」「為什麼呢?」「如果有上帝,怎麼這個世界這麼不好?這個世界這麼不好,就是因為祂做不好!」我問他,「你到過幾個世界?」他抓抓頭,「就是這個。」

「你憑什麼說這個世界不好?難道你看過有別的世界比這個好,就用那個世界的『好』來衡量這個世界的『不好』,所以你對這個世界不滿意?」他說:「不是這樣,我就是感到這個世界應該更好才對。」「應該更好才對」,這個叫做「理想」。

每個人都有「理想」,但你有你理想的標準,我有我理想的標準。每個人都盼望為「理想」活出比較有意義的人生。我的「理想」就是要把那有「意義」的想法表達出來,追求在我心裡的意義,那個意義是超過現在已經達到的。但很多有理想的人到年老的時候發現,他們沒有辦法達到理想。

多數有偉大理想的人,當他們離開世界的時候,都存著一種沒有辦法達到最完整的理想和最高願望的悲觀心情,戚戚然的離開這個世界。你看見孫中山的最後一句話:「革命尚未成」;吉朋(Edward Gibon)用二十多年寫《羅馬帝國興衰史》,當他把最後一個點把它點上去的時候,「難道人生就是這樣嗎?」,他就想自殺;海明崴(Ernest Miller Hemingway, 1899-1961)以自殺解決生命。這是人生嗎?不是。如果人就是這樣的話,很可憐。

我在美國講道的時候,接待我的這個人是一個博士,他客廳的桌子下面有幾本很厚的相簿。我就說,「某某人,我可以打開你著相簿嗎?」他說,「請!」我打開來看第一面,他掛著一頂四方博士帽,在照片旁寫給自己兩句話:「你這個傻瓜,從小就盼望這一天,現在又怎麼樣?」我說,「你自己罵自己?」他說,「不好意思,我感到我是一個傻瓜。我從小盼望有一天能拿到博士學位,但等我拿到的那天,我忽然感覺:『難道這就是人生的價值嗎?』」

我告訴你,有一個很特別的人,這個人用人的眼光來看是完全失敗的。他死的時候,只有三十三歲半。他死的時候,沒有留下一篇文章。他死的時候,沒有建過一間學校。他死的時候,沒有組織過一支軍隊。他死的時候,沒有寫過一首詩歌。他死的時候,沒有建過一間禮堂。他死的時候,什麼都沒有,沒有政治上的地位,沒有特別的社會身分,沒有建過什麼學堂。他一切的一切,從人的眼光來看,是一個「零」。

就在他英狀之年,最應當成功的歲月,被人拉去釘在各各他山上的十字架上。他竟然在那些仇恨他,抵擋他和喜愛他的人圍繞著的十字架上,耶穌說:「我成功了」。他正在宣布一件事-「真正的生命意義是可以達到的!我已經達到理想中的成功!」

這個手無寸鐵,毫無自辯而被掛在木頭上死的耶穌,他和所有曾經活在世界活過的人完全不一樣,他說:「成了」。我把歷史再拿來做一個衡量,我發現,真的!最偉大、最多的詩歌,是拿來讚美耶穌的。《金氏世界紀錄》紀錄基督徒唱的詩至少有五十萬首。耶穌,沒有寫過一首歌,但是最偉大的音樂家寫讚美他的詩歌,韓德爾、巴哈、貝多芬、海頓、比才、拉赫曼尼諾夫、柴可夫斯基、西貝流士……。他沒有建間學校,但是基督教大學、基督教中學、基督教學校,遍滿全世界。

這個人是誰?這個人是我用我的思想想不透,但他自己曾經宣布,「我就是道路,我就是真理,我就是生命」(參:聖經《約翰福音,第14章16節)。你正在找人生的路嗎?在這裡。你找人生的道理嗎?在這裡。你在找生命真正的價值嗎?在他這裡。

這一位在神與人中間,曾經以最低的身分生在動物的地方,死在仇敵的刑罰工具-十字架上這個最沒有人權的人,成為爭取人權最大的力量。這一位最沒有享受過的人,成為世界豐豐富富靈感的泉源。這一位在世上被輕看、被丟棄的人,成為最大的偉人所崇拜的對象。可不可能就在對耶穌基督的信仰裡,你找到哪一塊理想國所失落的磚呢?可不可能在他的生命裡,在他的救贖裡,在他真正有把握勝過人生困難的歷史記錄裡,你找到問題的解答呢?

回頭答剛才三個問題:

第一:普世中的理想觀念從哪裡來?
答:人是按上帝的形象造的,神是完全的源頭,你被造像神,所以你有完全的觀念。

第二:為什麼大多有理想的人沒有達成理想就離開世界?
答:在你的理想和現實的成就中有一個間隔,因為你的罪和你離開生命的源頭,使你今天在有限中沒有辦法達到你無限的理想。

第三:為什麼基督在這裡成為答案呢?
答:因為他是以神的身分來到人間,為你我解決罪的問題,把神的愛和救贖的恩典賜下來。

今天晚上我奉主的名對你說,他愛你,他改變了我,把我整個生命扭轉過來了,使我今天有偉大的把握,以無窮的信心和生命價值的肯定,站在千千萬萬知識份子面前,宣揚生命的意義。今天晚上輪到你聽這些偉大的真理。願創造你的上帝,把這個感動放在你裡面,願基督成的生命的把握也可以成為你的信仰。願你把你的心打開,讓真正真理的根基在你生命的深處,成全你生命的意義與價值。我們大家低頭,默想一下,好不好?

我要以經歷這個信仰而成為蒙救贖的基督徒的身分,對這位主講幾句話:「上帝啊,我感謝你,因為你是完全、至善、至聖、至高的上帝,你也把你榮耀的本性的形象放在人的裡面,因為你造人的時候,是按照你榮耀的形象來造的,所以人有理想,人在你面前是何等尊貴、有價值,有何等尊貴的榮耀,感謝你。我們在人性的罪惡中失敗、軟弱了,所以不能達到我們完全的理想。今天懇求你的愛挽回我,懇求你十字架的成就、基督宣布「成了」的這個事實,成為我們信仰的力量。求主給我們思念你,使我們回到你的面前,你聽我們的禱告,感謝你。求你幫助今天參加這裡聚會的每一個青年人,繼續對我們說話。當人的聲音停止的時候,你是活的上帝,你繼續施恩與我、對我說話,感謝主。奉基督的名,阿門。」

(注:本文轉自唐崇榮國際佈道團台灣辦事處官網,內文編錄於唐牧師政大的演講,未經講員過目)



標籤:   觀看所有標籤
 最新新聞
dot 荷里活影藝人 咖啡店奇遇基督徒告別同性戀
dot 拆解耶穌比喻特色 結局震撼反轉世界觀念
dot 教界媒體缺時代把脈? 梁永泰博士專訪:述說中國故事打破敵對
dot 末世假先知行不義 蕭壽華牧師:儆醒忍耐免受迷惑
dot 前港督彭定康與美國務院 促和解平港亂
dot 北京強制同性戀蔓延 牧者盼聖靈引導為上策
dot 勢局翻騰 歸正基督徒守誡命免墮魔鬼圈套
dot 反送中假信息或掀仇恨 學者籲慎辨媒體真偽
 最新專欄
dot 教宗修訂主禱文 教授斥解讀有誤
dot 耶穌是巴勒斯坦戰士? 學者澄清耶穌四不是
dot 耶穌是不孝子? 學者翻文獻平反
dot 2018年盤點香港基督教新聞「拾」事
 最新生活
dot 職場人際關係 上司針對下屬辭職非上策
dot 中學文憑試子女壓力增? 「DSE」三字助父母解困
dot 再婚夫婦壓力爆發? 社工建議紅黃綠燈溝通法
dot 港府推綠色殯葬 禮儀啟發在世者生命
  證道
世界歸正團契論神學教育:掀屬靈運動引導整世界
2019世界歸正團契大會第二堂信息,澳洲摩爾神學院校長彼得·詹森以「神學教育的再思」為題,綜合習神學參與歸正團契掀起的屬靈運動讓教會成為燈塔引導世界。  
世界歸正團契誓師會 唐崇榮牧師率眾抗衡道德淪喪
奮興會重遇聖者 吳振智牧師:打開靈魂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