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verticalverticalvertical
line
icon手機版rss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索取Banner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太5:9]  
首頁 > 教會 > 證道
【晚堂奮興會六】 陳恩明: 誰是福音真理的戰士﹖
改變字體大小 [-] [+]
編輯室 / 基督日報記者
2014年08月07日05時50分 上午 Posted.

第86屆港九培靈研經會報導

時代精神討厭立場鮮明的人 ,以致世界社會真假難分,是非黑白、道德界線也越來越模糊。

港九培靈研經會第六晚上, 陳恩明牧師以「別真偽的福音」為題,撕下多元主義、否定基督福音的獨一性,只講合一撇棄純潔的「偽福音」的面具。


陳恩明牧師問一句:「在廿一世紀無論西方教會怎樣退下火線、在福音仰上如何混亂,我們更靠著主的恩典站立得穩好不好﹖」呼籲華人教會起來, 高舉耶穌基督的十字架,解明福音的奧妙,不偏不倚,堅定不移的作福音真理的戰士,忠心為主打那美好的仗。

以下是講道內容報導:

我們要在主裡喜樂。保羅提醒他們教會要接待他們差出去的人,為主奔波,就算作的看來低微瑣碎,都是值得尊重的人。

整卷腓立比書有16次提到「喜樂」。今晚是第六個。其實我有少少喜樂,倒數時我的喜樂就越大了。跑過長途跑的會知道中途很辛苦,中間更辛苦,但過了中間就越來越喜樂了。我相信我們在這裡剩下三日,無論早午晚都是蒙恩的。十天後我們繼續在主裡回到教會、工作、家庭繼續喜樂。

你知道什麼是「喜樂」嗎﹖喜樂是很多元素的:喜樂平安,恩惠平安,人人相愛相通,存心謙卑信靠心滿意足沒牽掛,與人與人都有美好契合,這樣的人一定有喜樂。不僅僅是控制情緒,而是整個生命被聖靈掌管,不斷更像耶穌基督。保羅深愛教會,因他以耶穌基督的心為心。

我們在這裡聚會不分階級背景都為耶穌基督聚集,我希望你與我同樣為了更愛我們教會。有時聚會有危險性:只想提升自己、提升自己靈命,促進自己與神關係。這些都好,但如果不能說:「主啊!求你讓我更愛他人!」我們就白白浪費了這幾天的時間。讓我們誠懇禱告,求讓我成愛教會的人。

今天太多人批評教會,批評傳道人,太容易轉教會,教會是強者越越弱者越弱,但其實整體教會其實沒強多少,只是人換來換去。我願主賜福給在座每一位,我不敢勸你不轉教會,一生一世待在那裡,但我夠膽請你付出真心的愛在一個地方,看看主如何使用你、以及你所愛的弟兄姊妹建立他的身體。然後我們每個教會被上主升起,成為暗世的明燈,招聚更多人進入神的家裡面,愛教會,愛之深亦責之切。未愛而責是很膚淺,有時亦是很殘酷;但深愛而深責的話,深責之餘仍深愛,仍願為它捨命的話,這樣的事奉、這樣的教會,神一定在其中。我們能相愛時,別人因此看出我們是基督的門徒。這世界仍然等著在那裡看,這世界常常眾目睽睽的盯著教會。其實我們不用怕,如果我們真心實意的愛主愛人,看一看的人就會走進來。有沒有聽過這樣的故事:人們看教會,看著看著就想進去了。你自己是不是這樣,看了看教會而進被吸引進去的呢﹖

唯一堅持的就是「什麼都不可以堅持」?

保羅愛腓立比教會,第三章說你要喜樂。其實他面對的情況很艱難,內憂外患,他發出的措辭在廿一世紀非常「政治不正確」。40年前斯托得牧師出了《獨排眾議的基督》,第一章說我們要清楚自己信仰立場,所講所信的要清清楚楚;但40年後當時他所講的今天仍能應用,亦是今天教會要學習的功課。站穩立場信仰清晰宣告清楚。保羅告訴腓立比教會要為福音緣故站立得穩。在廿一世紀無論西方教會怎樣退下火線、在福音仰上如何混亂,我們更靠著主的恩典站立得穩好不好﹖

約翰斯托得牧師說:時代精神是討厭立場鮮明的人,討厭宣告真理的人,因為「教條主義」是不得人心的。教條主義不得人心,因為硬梆梆是冷酷的。但當人心厭煩純正的道理,我們清清楚楚講出聖經的啟示,高舉耶穌基督的十字架,解明福音的奧妙,不偏不倚,堅定不移,寧死不屈,不屈服在多元主義的哲學思想裡,人就為你扣上「教條主義」的帽子、原教旨主義者,Fundamentalist。其實fundamental講基礎有什麼不好呢﹖不過有些太硬邦邦太固執的人令人不喜歡,又矯枉過正,又矯得不正又沒愛心。

我看過這樣的人,我的心冷了一截:那些人大概說:我絕對相信無謬無誤,逐字逐句我都相信,我們捍衞堅定的福音,然後他在舉行世界佈道者的會議門口上抗議,舉一個大牌「葛培理下地獄吧!」所以我們要知道有分別的,他們堅持的我們也一起堅持,但精神是絕對不一樣。 在不一樣的精神之餘,信仰必須堅持的嗎﹖可以堅持嗎﹖有人說唯一可以堅持的就是「什麼都不可以堅持」。那問他:為什麼﹖他說:我就是這樣堅持的。問他:你堅持什麼﹖堅持你什麼都不可以堅持啊!那你又幹嘛堅持你認為要堅持的呢﹖

所以我們要求主給我們有智慧,讓我們謙卑,知道到底所信的是什麼。斯托得說的是當時的時代——其實現世代也一樣———就是人思想疲累,討厭爭議:討論信仰也可以,但只講自己信什麼就好,別批評別人信什麼。即你站起來快樂地講「信耶穌很好」,但可以說「要離開偶像」嗎﹖等等,你講你的,別講我的,你講這個就冒犯我的信仰。那麼你上台來講一下,它能吃東西嗎﹖能轉轉眼睛嗎﹖那為什麼你拜它﹖我們信的一位有口能吃,有耳能聽,我們信的一位好得無比。聖經不單叫我們宣告,亦叫我們指出謬誤。

為和諧合一而扔掉神學﹖Unity比purity更重要﹖

腓立比書三章保羅提出責備,說我講這些話對我不難,但對你有益處,且讓你們穩固。然後一口氣三個「防備」,就是小心小心小心。小心什麼﹖狗。吓﹖什麼﹖人要小心狗﹖當然需要文化背景了解,當時基本文化被人看不起的就是狗,但如此聽如何也不大舒服。我們至少可以看到他的情緒:他是發火,生氣了。為什麼發怒﹖一個屬神的人可以生氣嗎﹖你們小心行惡的,做惡事的,割禮的人。講他們什麼呢﹖因為他們是危害腓立比教會的人,他們將錯謬的教訓帶進去,可能他們形影不離跟踪保羅,保羅在哪裡工作,他們就在那些地方播下毒的種子。所以保羅作為神的僕人、作為牧者有沒有責任看管群羊﹖

今天作教會牧者的人你所為何事﹖你是專業的社工,還是超乎這些愛心行動外,你仍然有天上職份為群羊的靈魂守望﹖為他們的信仰守望﹖當母親為維護子女時,軟弱的媽媽也很厲害,媽媽可以抬起一輛車來救孩子。有動物園管理員說長頸鹿很溫馴,但當生孩子後卻「生人勿近」,他們踩你時可以要你的命,因為要保護幼兒。神的僕人你們要小心,我走後有犲狼,要小心防備。

我有憂愁,憂心今天教會到一個地步:在多元主義文化下,也有好心做壞事的弟兄姊妹說:最重要合一和諧。我親耳聽過人講:「別講神學,神學造成分化,我們不要理神學,只要彼此相愛可以了。」有什麼支持呢﹖他的話有神學嗎﹖他的「神學」就是「不要神學」,他大概想講的是:「別為枝節的神學爭論破壞信徒關係,別讓教會門戶之見破壞教會合一。」這個我很贊成,但如果要扔掉神學——如果神學是對神的教導,講清講楚為什麼不講﹖如果違反聖經倫理觀念還大條道理說:「你信耶穌我也信耶穌,大家為了耶穌不用理這些事。」

有件慘痛的事,盧旺達曾發生種族屠殺,當他們向國際社會求助時,無人理會,直到後來死了很多人,才被慢慢救助。那本書的作用就用這故事,因為他也是非洲人,在屬靈上教會也在發生種族屠殺之類的事,發出危險的警告,但眾教會無回應,無警醒謹守,結果教會一片荒涼,很多教會四分五裂,甚至連教產也要投降出來,他就問一個問題:「為什麼會這樣﹖」原來當時有教會領袖直到今時今日仍基本保持一種心態——「以和為貴,神學爭論、道德倫理可以放下」,結果造成很多痛苦的事,陷在罪中的人得不到幫助,堅持聖經道德倫理觀念的人受到很多排擠,很多傷害,為什麼﹖因為有信仰的領袖講要「合一」。

我很記得這書的作者提出兩個字,亦向今天不注重神學、不注重倫理的人發出問號:難道unity比purity更重要嗎﹖合一比保持純潔更重要嗎﹖真正在主裡的合一,豈不是有unity和purity純潔的合一嗎﹖

福音的爭戰進行中

保羅在面對腓立比情況時,其實他是勇敢的挺身而出,保護神的教會。在今時今日世代有這樣的人嗎﹖有人讀很多書結果棄守寶貴信仰。求主興起我們華人教會持守信仰夠膽起身而立,因為講別人不愛聽的話要付代價,但若人人都不願意付代價,每人都願意附和,都跟大隊走,最終會怎樣﹖最終會無路走,因為除非人選耶穌基督帶領的窄路,拋棄黑暗進入光明的窄路,撥亂反正的窄路,否則只會是一個黑洞。

腓立比老早提到為福音要面對爭戰。在信仰上是需要爭戰的,不過今日世代「戰爭」是讓人討厭的詞。人與人無謂爭戰的確令人討厭,自私自利的戰爭令人疲乏,但為了真理、仁義、上帝的榮耀。這宇宙有戰爭進行中的,如敵方告訴你:不要戰爭,屬靈爭戰不要參與,信仰的爭議不要參與,基督的獨一性可以完全放棄,你覺得怎樣﹖這是否戰略中最陰毒的一招﹖對方一方招集了他的猛將,到處都安插了他的人,然後站在他們的道德高位說你不要移動不要移動,因為一移動爭戰你就沒愛心,甚至他可以誘使你,像木馬屠城,最後使你全軍覆沒。

保羅是福音真理的戰士,有信仰品格立場,絕不通敵。今天的傳道人神學家主教還在嗎﹖再30年華人教會的領袖會怎樣﹖發言權領導力會在哪﹖機構主管教牧的氣質怎樣﹖能否警醒是否有能力﹖願西方教會亂局成我們華人教會的警惕。願我們站立得穩才能被神在這暗世使用,並求神差遣我們。其實神已差了很多韓國弟兄姊妹在異邦英語世界作見證,願神在華人教會中興起合用工人。不要睡覺不要不看教會信仰危險。保羅說防備防備防備,今天最高倫理標準是「包容」,不包容就不行了,但最不包容的是謙謙卑卑的人、願意為主受苦的人、願意宣講純正福音的人往往被人指責是「沒有包容的人」,是干涉別人的宗教信仰。其實福音到底是什麼﹖這是我們必須想清楚。

今晚求聖靈光照我們,保羅為何如此嚴格和惡。讀腓立比書只讀中英文的話,解經家說你還未讀到保羅那種辛辣的味道。他用盡了文學技巧表達他對這事是何等憤怒,我刺激一下大家學希臘文。如「犬類」「作惡」「行割禮的」,全都用「k」字開始;另外講到妄行割禮和真行割禮的,很清楚的用詞將心擺出來。

然後他忍無可忍,把事情拉到自己頭上來。意思是:你這班人如此厲害,如果你厲害我更厲害,我是真行割禮的人,我們是以神的靈敬拜,以耶穌誇口,真正厲害的。福音裡的唯獨「Sola」仍是今天華人教會寶貴傳統。他說:如果你厲害,我出生八天就受割禮,便雅憫支派的,是希伯來人的希伯來人,講他的血統、他的屬靈傳統、他的文化傳統,他的禮儀傳統;講「修為」的話我的身世叫「更正正統」,非常厲害的,你如何與我比較﹖再不夠的話,我是讀法律拿「A」的學生,我是迦瑪列門下;講「熱心」我簡直是狂熱份子:我是逼迫教會的,我真的夠膽殺人,我可以抓人治死他。如講「門派」,最有德行、最有嚴格操守的,我是法利賽人,我夠厲害了。但他講這一切要突出一個重點:在上帝面前任何人的才學修為,特別那些以為可以靠任何東西可以墊高自己、換取上帝悅納的可以心裡平安快樂,挺起胸膛在帝面前不必自卑,在螻蟻面前不必驕傲,這樣的人根本是盲目的,從未認識在上主要前人的義行不過是破爛的衣服。

丟棄萬事,看作糞土

你行割禮嗎﹖不錯古代有割禮記號,但若你忘了恩典,這記號成了功德記號的話你就失誤了。然後他道出音精采,這是我們今時今日必須惜的,全是恩典,沒有可誇。這是好消息嗎﹖既然沒有可誇,就是我沒任何條件;既然不講任何條件,上帝竟然兒子耶穌基督賜給我,我只能五體投地的接受,用耶穌基督寶血遮蓋我,我就只能戰戰競競成就得救的工夫。我們不能憑自己工作拿稱義的恩典。所以他說:我在律法的義無可指摘,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現在因耶穌基督當作有損的,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 」。細心咀嚼這幾句的話,他用文筆表達對基督的敬仰,所謂a-b-b-a排列:以前以為自己賺來的,因耶穌基督緣故這些是浪費的。

「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感動嗎﹖真正認識基督、知道自己再光采的也不值得誇耀,這樣優秀的人放在任何國家民族,熱血知識份子,固執的道德之士五體投地的伏在耶穌基督面前。什麼是信耶穌﹖有時我們以為黑道的人、白人,窮到燶的人,惡習纏身的人才信耶穌,但今天保羅的見證中他數算自己厲害的經歷。所謂「好人好姐」的人,你是大學教授,一生規行矩蹈,你覺得我不是那類人所以不需要信耶穌。今天這個律師文士在神面前是破產的。如果你謙卑在神面前,好人好姐也不是那麼好,不要等到太晚才信耶穌。好到像保羅那樣也唯有仰望耶穌,一切當作有損。

進入天路只有一條,當然窮途末路慘到死的人信耶穌是好事,因為神是憐憫那些不懂自愛、糟塌自己的生命,然後懂得回轉的人,「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但失喪的人只有一類嗎﹖失喪的人中有的人如此讓人讚歎的人,但他心裡知道自己是失喪的。保羅堅持的是唯獨恩典,唯獨信心,因信稱義的福音,「祂是愛我,為我捨己」,「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祂身上 」、「除掉世界的羔羊」, 純淨的除去世罪者,他是愛我,這是福音。所以耶穌是我的至寶一切,所以其他的是損失、是糞土。

如果你以為保羅講得很痛快的話,你就錯了,如果以為他責備人很痛快就錯了。後面18節:「從前我告訴你們,現在流著眼淚告訴你們,這些人以自己的神為肚腹,以自己的羞辱為榮耀、專以地上的事 」他沒說這些人該死,只不容這些錯謬傷害弟兄姊妹,對這些十字架仇敵的他流淚難過。

保羅立場非常堅硬,心非常柔軟。求主興起我們,在我們持守信仰高舉福音的事上能像以賽亞的僕人這樣禱告:賜我有堅硬的臉面,使我有柔軟的心。在今天的世代人的立場可以非常軟,但不等於他的心有愛有憐憫。有時是欺騙,立場很軟時就覺得有愛心,如果見到伊波拉的人,他對伊波拉立場軟的話他就害死人。今天我們對錯謬道理亦需要有堅定立場,但我們對被蒙蔽的人需要有柔軟的心,求主幫助我們不隨波逐流不失去立場,不不敢出聲,不不懂防守,我們要逆流而上,以堅定立場、溫柔的愛心面對一切的挑戰。

這艱難的經文裡也讓我們有個思想。我們常說:看萬事如糞土。那怎麼辦呢﹖你真的看萬事為糞土嗎﹖基督徒看一切都是糞土嗎﹖這車是糞土,房子也是糞土,學位也是糞土,你這個人……有個重要的聖經原則,唱詩也有:「金也空,銀也空,基督不虛空」我小時每天唱每天聽。精神是好的,因基督緣故沒一事成我偶像,沒一物引誘我離棄忠誠,這是好的、必須的,但一不小心造成一切都「空」什麼都「糞」,有這觀念如何生活呢﹖這生活會有點精神分裂。明白嗎﹖神賞賜百物是讓我們享用嗎﹖我們謝飯時不用看著石斑想成是糞土,我們追求更好的生活環境是好事,不用「糞土化」一切事,是一切都伏在基督大能下不受綑綁,不以它代替主,然後在一切事上看到基督榮美,「金也空、銀也空」,哪大會怎麼叫你奉獻呢﹖用得合宜取得有道。約翰衞斯理:拚命賺錢,拼命存錢,拚命為主奉獻。

「空」不是基督教信仰,我們基督教是服在主的權柄下,「那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神啊你所創造一切何其美好!我們有幸成你榮耀的、忠心的管家。福音何等其妙,「神既愛惜我們,連祂獨生愛子也為我們捨了,豈不也把萬物和祂一同白白的賜給我們麼? 」你想大喊一聲「哈利路亞」嗎﹖

辨別真偽的福音

但福音到底是什麼﹖有人說福音是死後靈魂得救。那你得救了嗎﹖那你不去死﹖如果福音只叫一條靈魂死後不死,那福音到底有什麼大能什麼意義﹖我們會否將福音變得太個人化,只關乎我的事,將福音變成死後靈魂的問題。有人問一個老伯伯:「伯伯呀,你想有永生嗎﹖」伯伯說:「那即是怎樣呀﹖」「即是你死後仍繼續活著囉!」伯伯怎回答他﹖「我一生都活得很辛苦,我不想申請延期。」如果福音真的是這樣的話真的很有問題。其實沒有福音靈魂也繼續活著,最重要是去哪裡,那去哪裡又如何﹖那去之前又怎樣﹖福音是什麼﹖是關乎神自己的榮耀。

有兩本很好的書要介紹給大家好好讀一下,一本是《世界觀的故事》,是講福音不是創世紀第三章後才開始,其實不止一本書這樣講, 覺得是重要的。他說福音是創世紀一章開始至啟示錄最後一章完;救贖是在創世之後發生,而救贖最終的完成是再新的創世,就是由「創世」到「新創」,由「救贖」到「完美」,我們不能忘記神在祂的救贖計劃中做什麼事,以致將福音的能力只限在個人道德和死後歸宿。可能你聽了很不習慣,你以為我講社會福音,你以為我將福音政治化。沒有,我是想講福音榮耀化,神是全地的主,福音要帶來的是全地的更新,全地的更新是人類歷史不斷進行的。上帝既為主為王,人類的生活沒有一個領域祂沒權過問,人類全部痛苦他要處理。「福音乃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 先是猶太人, 後是希利尼人。」使徒們出來傳福音時說:「拿撒勒人耶穌,你們將祂釘死的,神已立他為主為基督了。」

今天華人教會明白嗎﹖「立他為主,立祂為基督了」、「萬有都要在基督裡同歸於一」,天下萬國都要成基督的國。有人將福音完全教會化,但其實福音要充滿天下,藉教會將福音的主傳遍天下,藉教會將福音的主廣傳天下,讓福音的主在人類的各領域賜下祂的權柄,賜下祂的榮耀,一路帶領我們邁向最終的更新。

我講不完了,但希望你們看這兩本書,一本是《世界觀的故事》一個以前做尼克遜顧問的人寫的。一個是承接斯托得工作、靈風的負責人Chris Wright寫的《上帝的使命》(The Mission of God)和《上帝子民的使命》這兩本書擴濶我們福音範圍,但沒有偏離福音核心,沒企圖在地上建立天國的意味,但卻很清楚地將創世的主、福音的主一如二二如一的擺在我們當中。希望我們持著聖經,好好對照、好好禱告,特別是青年知識份子,讓我們一路調校自己思想,福音的榮耀、福音大能充滿在我們當中。

警惕「新福音派」

最後補充一句,或許不多人留意,在歐美有一種新的浪潮,或許叫自己做新的福音派。不是不信耶穌基督,不是不信祂是神人二性的救主,但有人講:我不信他為我而死的主。有詩人故作聰明,他覺得你可以信一位釘十字架的耶穌是代替你承受聖父的震怒,這樣的福音也能信得下嗎﹖不行,基督顯露祂的愛、基督是示範如何犧牲自己,祂沒可能替你替我擔罪﹖一人做事一人當,誰怎能代替你﹖而且你想想你,兒子釘死在十字架上,你還釘他刺他,這是什麼父親﹖這是Divine child abuse——這是上帝家庭的家暴。這樣說似乎幽默、似乎很人道,其實走的路莫非是以前人的人行過的——理性主義抬頭時,人以自己觀念理解上帝,結果離開了。

我認識這樣的人,我心裡傷痛。他說我不信基督為我贖罪。他以前是幾個很好的差會的負責人,甚至是世界性福音團契的總幹事。我年青時在韓國見過他,我很仰慕他,我覺得基督徒像這樣真的很有型。在酒店等電梯,周圍都是教會領袖,他站在那裡吹口哨,似乎很快樂;他的工作又很有意義,我覺得他帥極了。事隔多年後他寫自傳講自己的故事:我正在事奉時,我到世界各地去時,我依然與前度女友密會。我現在不信基督代替我贖罪,還不信其他的。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很悲哀。

其實上帝做什麼﹖聖父聖子聖靈榮耀福音做什麼﹖果真祂真不能替我贖罪嗎﹖無限聖潔的主果真不能替我贖罪嗎﹖果真是一位虐待另一位﹖還是J. I. Packer 所講,引用一句聖詩的話:"In My Place Condemned He Stood: Celebrate the Glory of Atonement",在我的位置上祂受罪代替我。「看呀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

我還要見證一件事:若非基督替我贖罪,若非祂洗淨了我、若非祂遮蓋著我,我不單不敢見上帝,連站在這裡也不敢。我信耶穌,以祂為至寶。但願這個福音,是我們賴以維生的福音,也是至死不變的。這朋友的故事讓我想起有人不徹底對付罪,結果良心越磨越薄,結果惡者勢力在他心裡影響越來越大,就偏離了正道。聖父聖子聖靈三一真神同心為了挽回世界、更新世界,設計了拯救的方法。我願意俯伏他面前,按他聖使徒啟示,按聖經清楚所講的,奧秘我不能全明白。其實我們明白:你吃的藥你完全明白嗎﹖問題是他是否好醫生。耶和華是我的救主,榮耀全歸祂。


標籤:   觀看所有標籤
      沒有相關標籤
 最新新聞
dot 正義聯盟「聖誕月曆」:社會良心代替節日消費
dot 聖公宗首辦「全球祈禱日」:守望疫症天災苦難者
dot 波阿斯學院推動環保宣教 減廢低碳落實「可持續發展」
dot 弗州公校男同志意淫書上架 憤怒母親斥違法
dot 聖公會將臨期牧函 籲信徒存盼望迎接主再來
dot 巴納調查:新冠疫情5成牧師考慮轉行
dot 達文西消失名畫《救世主》 懸疑電影默想基督大愛
dot 跟隨聖靈冒險旅程 周巽光矯正信徒錯誤安全感
 最新專欄
dot 啟示錄獸數目「666」 學者揭考古發現是「616」
dot 漢字:揭露中國古代文化的上帝觀
dot 《魷魚遊戲》窺探離教信徒神觀:上帝變身「普羅米修斯」
dot 污鬼附豬群墮崖殘忍? 揭示耶穌正邪對抗救靈魂
 最新生活
dot 疫境轉行秘笈:目標、自信、群體支援
dot 調查:兒童營養不足易被欺凌 早餐吃麥片雞蛋
dot 獵殺野豬不人道 動物解放運動源自70年代
dot 調查:北卡自殺率驚人 牧者4方案助戰勝
  證道
講座:脫性沉溺 認識色情產業斷開誘惑
資訊氾濫年代,信息內容良秀不齊,研究數據顯示接觸色情資訊者有越來越年輕化,新加坡神學院舉辦線上講座,幫助信徒面對性誘惑。輔導學系助理教授朱美娟提出4步驟、評估情緒狀態拒絕謊言,性幻想一來就默誦經文。
疫境轉行秘笈:目標、自信、群體支援
道風山九十周年靈修講座 劉文亮籲信徒心靈大裝修

圖片新聞

prev next
漫畫
>
真理蔡園
香港之路如何走?牧者籲聖經價值同建上帝新城
香港之路如何走?牧者籲聖經價值同建上帝新城
 
華人福音戒賭會議 蕭如發:屬靈五官助戒賭
華人福音戒賭會議 蕭如發:屬靈五官助戒賭
 
 
禮賢會香港堂增設週六崇拜
第一屆趙天恩學術研討會
   
logo
 關於我們 | 聯繫我們 | 廣告發佈 | 聯繫編輯 | 投稿 iconCopyright © 2021 Gospelherald.com.h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