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vertical vertical vertical
line
icon手機版 rss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索取Banner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太5:9]  
首頁 > 教會 > 證道
【晚堂奮興會八】陳恩明:天上國民 榮耀盼望
第86屆港九培靈研經會報導
改變字體大小 [-] [+]
編輯室 / 基督日報記者
2014年08月09日06時36分 上午 Posted.

「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下,如同行在天上」即是如何﹖基督徒應參政嗎﹖應參與政治討論嗎﹖應涉及政治課題嗎﹖應用國民巿民權利參與政治行動嗎﹖在第八天港九培靈研經會上,陳恩明牧師以「天上國民 榮耀盼望」為題,教導信徒在生活的各個領域尊主為大。

以下是講道內容報導:

經文:腓立比書3章17-21


很開心今晚見到主的榮光照耀。今晚和大家分享的可說接續保羅駁斥假教師的話。他們是以肚腹為神,以羞恥為榮耀,以地上的事為念,不過我們以天上,所以講這接續是由三章初幾節跳至17、18節。

但同時我們亦接續昨晚思想的主的復活的大能。如果我只將主的復活的大能濃縮成生活中順服的大能,那我就虧負對主能力的認識。但今晚我們思想「天上國民 榮耀盼望」時我們生命必然會被提升。為什麼﹖保羅講出我們真正的身份。

你是什麼身份﹖你持什麼護照﹖我曾有一個深刻經歷。我在汕頭出生,從小來到香港,這一類人拿什麼護照﹖其實是無護仔,只有「香港仔」才有護照。後來我們很馨香地得到紫色皮的BNO。我很深刻的印象是什麼﹖我有一本綠色的東西,叫作CI—Certificate of Identity。一次我跟同工由溫哥華到華盛頓,有一欄寫「國籍」,我寫Chinese,結果他看了一眼CI,告訴我這只是旅遊證件。他把我的Chinese刪去,填上Stateless——沒國籍的。我心裡一紅,以後我填寫表格不會寫Chinese或HK,會寫"Kingdom"。

我們是天上國民。你知道身份最尊貴的不在某個護照。當然回歸後我很開心,少交很多簽證費,因這特區護照讓我們自由去自由去。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護照持有者,你夠膽再刪去我的Chinese嗎﹖

保羅提醒腓立比教會同工「行事為人要與福音相稱」,他用的字跟Politic、跟城巿的字同一字根,在與「行事為人要與福音相稱」用了動詞,在腓立比書三20節的,「國民」這個字用了名詞。你們是羅馬的colony這字更好是「直轄巿」,你是直轄巿巿民,很尊貴身份。多年前我去了一個地方,叫Reunion,那人說:我這地方是法國的地盤,其實也是直轄巿。我們教育、稅制、福利與法國本土沒分別。保羅提醒腓立比信徒:你們是特別的巿民身份。

今日我們特別華人教會散區各處,我們拿著不同的護照。我們華人有時有很特別情況:永遠是過客,永遠不真正落地生根。有的人例外,很愛那地方,很愛那國家,甚至成為當地政治領袖,在社會有貢獻的人。

當保羅用這特別字眼稱呼腓立比信徒時也是提醒他們:在你所處的地方要活出福音能力。你要發光,作光作鹽。所以我們作為神的兒女神的教會應投入在我們的地區和城巿,是不是﹖我們不可以不問世事,不可獨善其身,亦是不可能。我們不可屬靈得不吃人間煙火。真的想早點回家嗎﹖不是,沒讓我們回去,要我們留下是在地上榮耀祂。

所以我們禱告: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當人稱呼假神時我們心痛,願人歸回宇宙萬物創造的真神,因祂創造一本萬族。因祂是創造主也是救贖主,「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下,如同行在天上」,即是如何﹖基督徒應參政嗎﹖應參與政治討論嗎﹖涉及政治課題嗎﹖用國民巿民權利參與政治行動嗎﹖

我們中國人,特別香港中國人,香港保守信仰的基督徒,聽到政治就打顫。如果政治真是直轄巿的事,關乎人福利的事,希望天國降臨的人怎可能在如此重要領域完全退卻,洗手不幹,禁聲不言﹖我想開始有很多人緊張了,我以為這裡只講聖經,為什麼講政治﹖我其實沒講任何事,我只講簡單的事:願你的國降是如何降臨﹖願你的名為聖是如何成聖﹖

其實我們可能受了一種觀念影響,其實可能是英文翻譯不好。Seperation of Church被譯為「政教分離」,Church是一個實體,政治是實體。我們沒有權柄,我們以為自己可以拿走政府的權力,但不等於作為國民在參與政治思想的活動時完全隔絕於外。

保羅告訴腓立比信徒:我們是天上的國民,等候救主。什麼意思﹖即我們要與別不同,即我們真正的家鄉是在天上的、是出黑暗的,被上帝管治的,亦有永恒盼望。在這天家裡、在天國裡是我們的身份。

「等候救主」是什麼意思呢﹖第一世紀的信徒政治化的程度有時比我們有過之無不及。他們稍有越份、一站穩陣勢馬上就失喪性命。保羅很少叫耶穌作救主,好像只提過兩次救主,原來救主在古羅馬世界尊屬羅馬大帝,但當時信徒,告訴他們你有天上身份,你是天上國民,萬王之王萬主之主才是你的主,唯祂配得人的效忠,沒有一個人間權柄、人間君王能比天上君王更高。

當你思想你是天上國民,同時又是地上國民,那作為天上國民應如何愛國﹖你要愛怎樣的國﹖要你的國成怎樣的國﹖你作為普通的國民是否應思想如何令自己的國更美善、更公平、更自由、更仁愛﹖普通一個,普通一個有良知的人都會這樣思想,都會有這樣的訴求,如一個人說他有神的靈在裡面、有天國的榮耀、有神創造人的榮耀尊貴。一個天上國民的人活在這世界上、在他所到之處會成國家負累嗎﹖還是他成為國家的祝福﹖但一個說我們是天上國民的國民在任何地方的國家都只潔身自愛、禁聲不言,不敢運用自己公民權柄,你說這是對還是不對﹖還是如此是背叛天上君主的行為﹖還是一個因為有壓力而不敢在地上付出代價的行動﹖我不敢指向任何議題,我沒有,我只講天上的國民,當在地上的國民的身份,他應是最好的人民,應是忠誠的商人,不作假,不用地溝油,不會所有都假——除了假那樣本是真。

如果我們所有人都真正認耶穌是主。你是救主,世上沒有其他救主。羅馬凱撒說他是救主但今日已不在了,但今日耶穌基督仍是救主。你願意在地上活出天上國民身份嗎﹖你願意嗎﹖你敢嗎﹖有時是真不敢。你肯為自由、仁義、公義坐監嗎﹖最好不要吧。不過如我們立定心志「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名為聖」,願受綑綁的得自由,願貧窮飢餓的得飽足,這世界會否更預備好近接耶穌基督﹖還是我們等著世界腐敗透了才等耶穌來﹖

有個現象:世上最美的地方往往是最腐敗的地方,為什麼﹖如果那裡的教會和信徒終有一天投身在那地方,去改革那社會,做一個真正愛民的長官,好不好呢﹖其實在基督教教會歷史上,敬虔愛主的人是曾付出他們生命和一切,他們不會告訴自己:這是哪類問題所以教會不涉及,看到哪裡有痛苦壓制就禱告,其實我們最會不是禱告,而是明哲保身。

William Wilberforce ,衞理公會的會友、聖詩《奇異恩典》的作者,他很想做牧師,牧師叫他好好做敬畏上帝的議員。然後他窮一生精力,面對大英帝國商業和政治機器,他楔而不捨爭取不可用奴隸增加國家社會資產,最終他改變當時商業政治。我們為這樣的人拍手是容易的,但落實到生活中如何為主的國度發聲﹖不容易。你說:「牧師這裡講我們殷切期盼等候救主嘛,所以我們等祂,什麼都不作。」我們就因等祂來,所以要作的要快快作,而且作的是合祂口味的、彰顯祂榮耀的,是這樣等的。如果我們等錯就大件事了。

「救主」和「主」兩樣都是今天我們看得太輕鬆的事,甚至是我們看得太個人化、靈異化,以致青年人覺得教會「無料到」,無味道,回教會就多讀經、禱告、派單張、領人歸主,是這樣的生命嗎﹖基督為我們死,拯救我們回來,祂要作什麼呢﹖想不想像Wilberforce 不怕當時國會議院勢力成為眾夭之的﹖他有恩賜良心位份,他尊基督為主。「主」這稱謂,在保羅二章6-11節:「無不口稱耶穌基督為主」,這在當時希臘世界毫不簡單,在猶太傳統長大的保羅稱耶穌為主更不簡單。

這Lord、「主」這個字從哪裡來的﹖由Adonai這字,希伯來文主這裡來。希伯來的Adonai這字哪裡來﹖是猶太聖經裡不可講出來的經文來,YHWH ,耶和華是讀不出來的,所以希伯來人化作Adonai。耶穌復活後聖靈充滿教會,所以祂的使徒出來講:主耶穌是主耶和華,這位掌管天地萬物的主是我們的主我們的神,所以我們勇敢和謙卑的知道我們有國民身份,但最重要的國民的身份是我們乃是天上的國民,等候著祂從天上降臨。

其實大家都明白天一定高過地,耶穌一定比所有政治領袖威,所以我們一定聽耶穌、敬畏耶穌,所以在各地各處都祝福那國家,每個國家地方都因有天上國民變得更美善。求主開我們腦袋,謙卑忠誠,投入勇敢,榮耀我們的主。

當有人說政治的力量是至高無上的,我會問一個問題:是否與天上的原則相符合﹖是否與神喜悅的相符合﹖如果不是,盡我們能力本份如何可參與改變﹖小小的燈。等候耶穌,焦點定睛耶穌,生命完全由祂主宰,發揮我們的能力和恩賜。

說到等候,我見過被老闆叫等人的人,旅遊公司那些人,拿著牌子,這樣等。今天很多基督徒都這樣子嗎﹖我很多年前結婚一個月零一天飛機失事,然後我回港,見到新婚的愛妻,她等候我回來,讓我知道我應怎樣等主耶穌回來。殷切的等候祂,所以不致於絕望,不致於鬆散,我希望信徒都能這樣起來,從天降臨。

我這幾天一直想怎樣能講「中」福音,這福音是怎樣的福音﹖是天上的福音,但我們常把天上變成中國化的「天公」,小時看的故事長大就把「天國」變成「天公」。天國是關乎上主的榮耀,不是關乎一個地方。保羅說天國的福音,英文應是Kingdom的福音,重要的是King。我們的福音重要的是有君王,所以要敬畏主,在人生所有領域都見到祂榮耀,這個才是悔改。悔改不單涉及個人德行的悔改,更重要的是整個世界觀的改變。希臘文的「悔改」有兩部份的字,一個是「轉」,一個是「念」,你的思想要改變。今天我們認識主的福音,知道天是榮耀,人要歸服、敬畏祂,要等候祂回來。

第二,祂要將我們的身體,這裡兩個字:卑、賤。我們常用「賤」這字,今晚我們可以對自己講,我們身體很賤,不是嗎﹖誰不掉牙﹖誰不掉髮﹖誰不膝蓋軟。我們眼會盲,耳會聾,腸會有息肉……我故意講因為我們身體很卑賤,那怎麼辦﹖保羅用卑賤身體,同時是針對假教師講,亦對信徒講我們這卑賤的身體只是暫時處境。

其實你有否發現現代人,又健康又美的,特別富裕國家來的,放很多心思在身體:沒酒窩的戳出來兩個、沒眼皮的撐出來兩個、有眼肚的要收肚;動不動要整出來什麼線,總之最好有六塊(腹肌)。今天人的極端是什麼﹖你知道要漂白女士皮膚、要消脂要花多少錢嗎﹖

人今天在敬拜身體,有很多人行在奇怪的生活方式裡,講穿了他在拜自己身體,這是一極端;另一極端不照顧自己身體,包括傳道同工,特別人到中年不顧身世。為什麼這樣﹖保羅講的問題是針對當時諾斯底思想的兩個傾向:一是嚴厲禁慾,另一盡情縱慾,但理由同出一轍:物質的身體是邪惡的,要不禁著對付你,要不用邪惡以毒攻毒。保羅說身體是神身賜的,而且卑賤的。所以這卑賤的身體要正確使用,我們不要同流合污,無須用人為方式禁慾,更不可隨波逐流放縱情慾。

拍拍你的心口提醒自己:這身體卑賤卻屬神。第一不要拜它,保養可以,太貴的東西不塗也可以;而且我告訴你們一個消息,無論你的腹肌六塊還是八塊,遲早都是合而為一,歸於無有,所以要健康要快樂要操FIT,好好行山,別行到周日不來聚會,曬太陽太多也有皮膚癌。身體要使用來榮耀神,所以要好好管理身體。但告訴你好消息,就算你身患頑疾,醫生告訴你日子有限,但當我們明白這是卑賤的身體我們可豁達地仆下它,但唯有當我們不知這是卑賤的身體,明明知道這船漏水了,補也不行,怎樣也不讓它沉,結果船未沉心已沉了。

主來安慰我們,因人人都會患病。我來培靈會很多年了,其實有一年我也不會來:在上面參加培靈會時就不來了,到時誰講道我就不知道了。我們不時會發現某個信徒不在了,某個講員只能在DVD看見他了,因為我們有的是卑賤的身體。但我報告你更好的消息:主會為這身體負上全責。今天這經文你熟悉嗎﹖你牧師在安息禮不讀這經文嗎﹖我們每次安葬禮、火葬禮都讀這經文,「等候救主降臨,將我們卑賤的身體改變,和祂榮耀的身體相似 」。

所以有一天我們的癌症會全消失、視力全恢復、聽力完全回來,這是我們在主裡的福份,永遠的恩典。這裡用了很多話:要將我們改變形狀。外型會完全改變,與祂的身體相似——本質會跟耶穌的身體一樣。其實我們無法想像是怎樣一回事。我們想想:主耶穌復活後怎樣的狀態﹖門徒似乎認不出祂來,可能因為精神了,釘十字架很殘,很精靈時門徒認不出祂。所以怕到死,嚇得要命,主耶穌沒在門外拍門,在他們害怕得要命的那一晚站在他們當中說:願你們平安。還有一次在海邊耶穌和他們在一起,路加還記載一次耶穌問他們要燒魚。耶穌對他們說:魂沒身體,我有。但保羅說的是祂榮耀的身體。誰見過耶穌的榮耀﹖一次耶穌在聖山上,臉光如日頭,衣服潔白,然後彼得年老時寫:我們年老了,但我們曾見過祂的榮光。但彼得講的那個其實與保羅講的有點不同,或許是這緣故,講復活大能講得最透徹的一位是保羅,因為他在大馬色路上見到的一位是登山變像,被釘復活、復活升天,五旬節降下聖靈,然後坐在父上帝的右邊,然後大馬色路上的榮光向保羅顯見。保羅永遠不忘記那一情景:是復活的榮光,見證福音的真實,是復活的主親自建立祂的教會,是復活的光輝令保羅一生堅定不移的高舉基督,並且勸勉人。這卑賤的身體並不是你的結局。剛才提醒自己:我身體卑賤,現在再拍一次心口講:卑賤不是結局,榮耀才是結局,因為耶穌基督有什麼生命,屬祂的人亦有何等的生命,既然這樣你還怕什麼﹖還怕什麼病﹖

我有一個朋友年青時拚命為主工作,為主講道。這朋友講道真的很厲害,比我更大聲更快,內容也更厲害。他走上樓梯時說恩明等我,要喘氣,一上到台,我不怕病!病來怕我!到今年,他比我大12歲,仍然這麼大聲。卑賤的身體但靠基復活的大能他不怕。

但也有的人卑賤的身體,想起我的母親臨終前很辛苦。我開始改變對「聖徒臨終」的看法。有時我們聽到很多故事,令你覺得聖徒回天家一定是「哈利路亞」不是依依呀呀,因為天使來了,火車火馬來了,一上車上飛走了,沒有。從此我知道卑賤身體經過痛苦,但期盼的仍是耶穌復活的大能。更心酸的一樣:如果我的阿姨仍在世,要不她今晚在這裡聽道,要不在藍地農場為我禱告。我每次去見她,我說聖徒就如此,簡樸的生活,滿臉喜樂,只有祝福,每次都為我家祝福,每次都講好說話,每次都笑臉迎人。到她大年紀時進老人院,沒什麼病,總之身體一直退化,連腦部能力亦喪失。我騎摩托車見她,見到她心裡也寒,她看著我好像完全不認識,兩眼像黑洞一樣,裡面沒有東西,人已經不在了,這就是卑賤的身體。

其實卑賤身體不止這些。這卑賤身體裡還有里頭的罪、里頭的惡。「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我真是苦呀!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是不是呢﹖你是否曾好好事奉、敬虔事奉,甚至主很好的使用你,但忽然間你一時不覺,怎麼莫明其妙做出這樣的事﹖這樣的話也講得出來﹖哎呀後悔得不得了,「主啊寬恕我,我永遠不再這樣做。」然後過不多久也很健康,靈性很美好,但忽然又跌了一腳,有這樣嗎﹖你不明白羅馬書七章嗎﹖羅馬書七章是我未死前都會講的、都會禱告的,因我就是如此敗壞。John Newton、《奇異恩典》的作者寫信給另一位傳道人。他說:我真不明白你,你真覺得羅馬書七章跟你沒關係嗎﹖要不你結構異於常人,要不你對自己沒真正認識。愚見認為羅馬書七章放於全世界最聖潔的基督徒仍然合用。」

今晚提醒你,除這身體卑賤、裡面敗壞的本性沒有離開,不要掉以輕心。但也不用灰心失望,因羅馬書七章後是第八章,是並存的:「感謝神!靠著基督就能了」,但不是一次能,要再次能,一次能還要繼續能,這就是愛、這就是寬恕,這就是「人到什麼地步就以什麼地步行」,不要灰心失望,不要自以為可以。

一個上帝很使用的僕人,建立了很偉大的工作,他講了一篇道,我的同工回來跟我講,跟我說:「牧師我以後都要這樣。」我說:「怎樣呢﹖」他說:「我是公主,我是王子,我很厲害,我不是一個罪人,我從此不講自己是一個罪人。福音派信徒每天講罪,罪到令自己很低落。不是這樣,耶穌復活的大能、豐富豐盛的主給我們豐富,叫我富貴榮華,我要活得有尊嚴、活得有架勢!我們的主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

那是怎樣﹖當你這樣落實到生活時即你不坐巴士了,要坐BENZ(賓士);即賓士也不夠厲害,坐BENTLEY(賓利) ;BENTLEY也不夠勁嗎﹖坐FERRARI (法拉利);FERRARI 也不夠勁﹖坐MASERATI(瑪莎拉蒂)吧!即是什麼﹖我覺得是危險的。到我們死的一天我們仍是罪人,不過是蒙恩的罪人。後來我聽見一件事令我很難過,這位說自己是王子君王的牧者被人告上法庭,出現金錢處理不智的問題。當人不以為自己卑賤低微時,危險就隨時來到。今晚我給大家一個榮譽,印咭片不妨考慮後面三個字母:VDW,是英國一位清教徒牧師Richard Baxter講:我的墓碑只需寫這三個字母。這生命照亮了很多時代的聖徒。他說:「我是蒙恩罪人,但照我的本相我只能叫自己最卑微的糞堆小虫—— vilest dunghill worm。似乎太卑賤,但認真想一想,我們真的很卑賤:你試試不洗澡、不刷牙,到我們一死不出幾天我們也變虫。

但哈利路亞,耶穌用那叫萬有歸服自己的大能叫自己改變形狀。想想為什麼要用叫萬有歸服自己的大能做這麼小的事﹖其實神對我們的愛一直這樣,祂用祂的大能創造五天,做好萬有就把我們創造出來,現在祂重新作這事,叫歸服萬有的大能將我們卑賤的身體完全復活改變,滿有基督的形狀。

所以不要再擔心自己的疾病,別敬拜自己的身體。年青人呀,有人叫你及時行樂時,「這麼大了還未試過嗎﹖」未試過就未試本啊!那又怎樣﹖我有尊貴的生命當然不試卑賤的東西。我知道我的身體卑賤,但我的生命高貴,而且有一天這身體要與那榮耀的身體一起,與基督一同作王,因為地方萬國都要成為基督的國。

求主憐憫幫助我們今晚懂得尊祂為大,懂得在任何領域尊祂為大。如果我的話有任動你覺得是煽動激動的話,我求主寬恕,求主領你明白祂的美意,尊祂為大。

三個呼召

第一個禱告的呼召:主啊我願意在所有領域尊主為大,按天國的美善愛我的國家民族,剛強壯膽,謙卑清潔,需主使用我。有人作這樣的立志嗎﹖有的話請起立。愛我的國家民族,以天上國民的身份令我們地上國民的身體使它榮神益人。主人用我,我過在實在逃避,明哲保身潔身自愛不問世事。今晚我雖軟弱主剛強,在我的位置按你的亮光求主使用我。

第二個邀請,你怎樣愛你的身體,或你的身體 怎樣綑綁你,如何讓你對主失去信心,對生活失去動力和喜樂;但今天你明白神的心意,祂有醫治的恩典和能力,教導你善用身體的智慧,更給你榮耀復活的保障。你說主啊!今晚把身體全然交託,或健康或疾病,或美或醜,我總要保養顧惜,我用身體榮耀你,求你使用我。我願祂觸摸你,我願祂醫治你,但我更願祂釋放你的內心,使你面上有榮光有喜樂,喜樂的心乃是良藥。

或者你為著親人身體狀況很擔憂,但今天你知道你擔不起,你知道他是主所愛的。你說:主啊!我繼續關心他為他禱告,但是日子長短是我無能為力的,因為主你愛他,求主繼續眷顧他,但釋放我的憂慮,讓我有喜樂,讓我有安心,因為人世間短暫是事實,幫助我珍惜,更看前面。有沒有憂慮的,恐懼的,你說主啊釋放我,你可以站起來,讓主成為你的力量。

如果你說:主啊!我已經污穢了,我不配事奉你,今晚你要聽見主跟你講:我復活大能不是在回來時才彰顯,在信的人身上已彰顯。你悔改離開罪惡,我給你能力,我潔淨你,我能與你同在。你的身體會恢復健康,恢復尊貴。你不再揹著一個「罪的身體」,主釋放你,賜福給你。你回應主的呼召,回應主恩典的呼召,被主使用你、釋放你。你現在回應主的話,你可以一同站起,用你身體的一對腳從今天開始跟主走路。以前走過的愚昧路以後不會再走,那能保守你不失腳的,今天在這裡邀請你,你願意嗎﹖


標籤:   觀看所有標籤
 最新新聞
dot testing
dot 荷里活影藝人 咖啡店奇遇基督徒告別同性戀
dot 拆解耶穌比喻特色 結局震撼反轉世界觀念
dot 教界媒體缺時代把脈? 梁永泰博士專訪:述說中國故事打破敵對
dot 末世假先知行不義 蕭壽華牧師:儆醒忍耐免受迷惑
dot 前港督彭定康與美國務院 促和解平港亂
dot 北京強制同性戀蔓延 牧者盼聖靈引導為上策
dot 勢局翻騰 歸正基督徒守誡命免墮魔鬼圈套
 最新專欄
dot 教宗修訂主禱文 教授斥解讀有誤
dot 耶穌是巴勒斯坦戰士? 學者澄清耶穌四不是
dot 耶穌是不孝子? 學者翻文獻平反
dot 2018年盤點香港基督教新聞「拾」事
 最新生活
dot 職場人際關係 上司針對下屬辭職非上策
dot 中學文憑試子女壓力增? 「DSE」三字助父母解困
dot 再婚夫婦壓力爆發? 社工建議紅黃綠燈溝通法
dot 港府推綠色殯葬 禮儀啟發在世者生命
  證道
世界歸正團契論神學教育:掀屬靈運動引導整世界
2019世界歸正團契大會第二堂信息,澳洲摩爾神學院校長彼得·詹森以「神學教育的再思」為題,綜合習神學參與歸正團契掀起的屬靈運動讓教會成為燈塔引導世界。  
世界歸正團契誓師會 唐崇榮牧師率眾抗衡道德淪喪
奮興會重遇聖者 吳振智牧師:打開靈魂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