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vertical vertical vertical
line
icon手機版 rss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索取Banner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太5:9]  
首頁 > 教會 > 證道
沈祖堯校長證道:不要效法這個世界
改變字體大小 [-] [+]
編輯室 / 基督日報記者
2014年10月21日03時39分 上午 Posted.

主題:不要效法這個世界               
講員:沈祖堯校長
經文:羅馬書12章1-3節
日期:2014年9月7日(崇基禮拜堂)

各位弟兄姊妹:早!不經不覺在中文大學已擔任了四年校長的工作。由第一年開始牧師告訴我校長需要講道,我欣然地接受這邀請,而今已經過了四年。剛才再次坐在這祭壇上,望望這個禮拜堂,看到你們特別的儀式,例如慢慢打開窗簾,看到十字架在灰藍色的天空上出現。我心裡覺得其實中大是所特別的大學,因為不是很多大學可以有一個完完整整的禮拜堂,有上帝明明顯顯的祝福和存在。剛才聽到詩班唱一首很美麗的歌曲,牧師告訴我原來這首歌是其中一位會友,正是彈琴那位弟兄所作。我一邊聽著覺得好像天使的聲音在這房間內不停地旋轉。所以我想邀請你們替我以掌聲鼓勵他們。我知道平日詩班唱詩很少會有人拍手,但我都不介意,倘若將來在天堂上如果天使歌聲悅耳的話,我也會拍手。

但其實每次來這裡分享聖經,我都背負很大的負擔、心理重擔,因為我經常說我並不是一個正正式式接受過神學訓練的人。雖然我自中學開始上教會,但聖經的道理,我相信我只能夠膚淺地了解,而且我發現香港今時今日講話愈來愈困難。每逢我講一句話都有多種不同的演繹。甚至乎在網絡上一句「唉!」,竟然也會在報紙上報導。或是我沒有講過的,也會在whatsapp中流傳一篇出自我講的話,其實我連whatsapp也沒有。


所以要在講壇上分享信息和教訓時,一方面我覺得我需要坦承地把自己的看法和領受、上帝給我的話和你們分享。但另一方面,我又怕有些話在今天香港這個撕裂的社會中,會產生一些預料不到的爭拗和演繹。但今天這段話,我覺得真的非常貼切,值得我們每一個人,無論你尚在求學或已在社會上工作;無論你信主的時間較短或已信主多年;無論你是贊成政改或是不贊成政改,我覺得只要你是基督徒,這段話都應該在你心裡起作用。其實這是大家很熟悉的一段經文,剛才我們也已讀過一部分了,或者我再誦讀一遍。

羅馬書第12章,我決定由第1節到第3節為大家唸出:

所以弟兄們(我相信一定包括姊妹),我以神的慈悲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神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我憑著所賜我的恩、對你們各人說、不要看自己過於所當看的.要照著神所分給各人信心的大小、看得合乎中道。

三句熟悉的經文,帶出三個對於我很重要(希望對於你們也很重要)的信息。或者我先用Peterson 的聖經譯本"The Message",讀一次給你們聽聽看,看你們覺得這解釋會不會帶給你們另一種的看法。

“So here’s what I want to tell you, God helping you: Take your everyday, ordinary life—your sleeping, eating, going-to-work, and walking-around life—and place it before God as an offering. Embracing what God does for you is the best thing you can do for him. “

第二節:Don’t become so well-adjusted to your culture that you fit into it without even thinking. Instead, fix your attention on God. You’ll be changed from the inside out. Readily recognize what he wants from you, and quickly respond to it. Unlike the culture around you, always dragging you down to its level of immaturity, God brings the best out of you, develops well-formed maturity in you.

第三節:I’m speaking to you out of deep gratitude for all that God has given me, and especially as I have responsibilities in relation to you. Living then, as every one of you does, in pure grace, it’s important that you not misinterpret yourselves as people who are bringing this goodness to God. No, God brings it all to you. The only accurate way to understand ourselves is by what God is and by what he does for us, not by what we are and what we do for him.

三句好像本來我們都很熟悉的聖經,亦很長很長,但加上一些我從未想過的元素在內,我和大家分享一下。第一句大家都很熟悉,經文說我們要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上帝所喜悅的......等等。好像很抽象,不知道何為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這裡很簡單地告訴你無論你睡覺、你吃飯、你工作、你跑步、你坐車,每一個生活部分你都要將它變成是你對神的奉獻,對你所信的上帝的奉獻。

信仰並不是星期天早上才出現和發生的,而是在你每一天的生活當中,甚至乎在一些看似與信仰無關的事上,譬如你在吃飯、你和別人講話的態度...等等,都成為你對上帝的奉獻。那麼究竟我們能否做到這一點呢?

我記得我以前在醫院工作時,我非常有信心,非常享受在醫院裡的工作,所以我從來不會要先禱告後才上班。但自從當上大學校長後,我每天早上都要先禱告後才上班。千萬別讓我看到記者問我一些我不懂得如何應變的問題、千萬不要讓我看到有學生在門口抗議....等等。因為我知道我每天所要做的每一件事、每一個決定、甚至乎講的每一句話,都可能在事奉神,但也有可能在事奉自己,甚至乎破壞了學校。

這個並不是我最想和大家分享的,我最想和大家分享的是第二句。本來我想將這句聖經用作今年開學禮的演詞,不過後來覺得太敏感,結果我改了題目。這句經文說:「不要效法這個世界,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上帝的善良,純存可喜悅的旨意。」英文翻譯得很精彩:"Don’t become so well-adjusted to your culture of this world",今天的culture(文化)是甚麼呢?我們今天生活在香港,今天香港的文化是甚麼呢?今天香港的culture我覺得有幾樣事情是十分明顯的。

第一、我們的年青人愈希望事事如意、樣樣順利,不太需要花費太多的努力或辛勞。我告訴你們一個事實,你知不知道在中文大學的課程當中,英文科有兩個等級。一個是較淺的,一個較深的。我們的學生有不同的英文程度,有的來自國際學校,有的來自本地學校,有的英文成績5**,有的則不是。有一天我收到一封投訴信,學生說:英文課程淺得離譜,為甚麼要我讀這些英文,教授的課程連中五的程度都不如。我當時就查看這事是否屬實,我向英文老師查問學校的英文課程是不是真的太淺?他們說其實不是,因為有兩個等級,他們可以選擇較深的課程,或選擇較淺的課程。不過即使英文獲得5**的同學都會選讀較淺的課程,因為分數會較高,而且即使不上課也能獲得高分。

那其實這代表了甚麼?代表「分數代表一切」。最好不需要付出努力就能得到好分數。如果你問一些學生,坦白告訴你為甚麼選修某個科目,不單單是英文這一科,比方說你讀Economic(經濟)或其他,你去問他們:為甚麼你要選修這一科,而不選修那一科呢?答案通常都是:「因為這科比較容易」、「這科的老師會給提示」、「這科考試較容易得到高分」,「那麼我的GPA就不會跌」──我們都會選擇容易的。

今天我們經常問一些年輕的醫生:「為甚麼你選這一科,而不選那一科?」現今醫學上有四個科目是最受歡迎的,叫「成功之路 Road to Success」。「R」代表「X光」 放射科──只坐著看;「O」代表Ophthalmology 眼科──眼科工作無論怎樣都不會迫切到要半夜起來工作,即使有東西飛進眼球內,明天取出或今晚取出都是一樣,所以不需用半夜當值;「A」是Anesthesiology 麻醉科──你麻醉病人後,由外科醫生開刀,你就在旁邊看看報紙周刊(對不起,說說笑而已,希望不會有麻醉科醫生在場!);「D」是Dermatology 皮膚科──其實只是雙手交叉用眼睛看:「啊!香港腳。」但你晚上不用急著起來。你試想想看,如果皮膚癢就搔癢,也用不著晚上要醫生立即來,癢到不行的情況比較少見。

所以Road to Success對於年輕的醫生來說,就是要舒服、能賺錢,以及晚上用不著要起來當值的,還要在醫生中升職最快的。這些就是我們今天的社會心態──成功不需要太辛苦,不需要付出代價 。

第二、我自己該成為今天這世界的culture(文化),這是甚麼呢?就是「我是世界的中心」、「我是最重要的」。一年前左右,Time Magazine《時代雜誌》有一期的封面是一個女孩拿著電話,拍下自己的Selfie照片,順帶提一提"Selfie"這個字已放進牛津大字典內了,"Selfie"就是「自拍」。這個風氣已經很普遍了,其實我自己也試過自拍,不過還未買那支「自拍神棍」來自拍而已。

這個動作其實代表了甚麼?代表著「我自己很喜歡我自己」,我吃的每一餐飯、我穿的每件衣服、我去過的每一個地方,我都為自己拍一張照片。根據《時代雜誌》這期的封面故事,人下意識地覺得「我是最可愛的」、「我是最重要的」、「我的權利遠超過其他人的權利」、「我為何畢業後買不到房子?」、「我為何找不到一份五點半後下班的,晚上可享受有生活質素的工作?」、「我為甚麼要做這樣,我為甚麼要做那樣?」。

自我中心在今天這一代已經十分明顯了,一部分原因,是我相信是有許多家庭都只有一個小孩子。孩子就自然而然的成為了家庭的中心。他的爸爸媽媽,他的四個祖父祖母,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這孩子的身上。我小時候,許多家庭都擁有四、五個孩子,媽媽就說:「讀書能讀得上就讀,讀不上就學師吧!」吃飯的時候就說:「你吃就吃吧,時候到了我就收拾。」不會催迫你去吃飯。但今天我們的下一代,被我們愛護得非常周到,以致於慢慢形成了一種感覺:「我是世界的中心」 Egocentric「自我中心」。我相信這也是我們今天看見一個頗明顯的現象。

第三就更加明顯,特別是在香港,就是批判的文化,一個互相批評的文化。每一天你打開報紙,從第一版的新聞看到最後,都充斥著互相指責,每個人都站在道德的高地,覺得其他的人都錯了(其他的人──我現在說話真的要小心),說其他的人做了某某事情,結果第二天被人發現他自己也做了同樣的事,那他就立即不說話了。

這種指責的風氣,使我們成為一個互相敵對、互相不饒恕的社會環境。有人說如果你不住在香港,你只要看看香港的報紙,你就會覺得這裡是地獄。但如果你住在香港而不看香港的報紙,你就覺得這裡是天堂。最糟糕的是,我們住在這裡又看這裡的報紙,心裡就忐忑不安。我們每天就是充滿互相批評、互相指責。「不要跟著這潮流 (do not fit yourself too well into this culture)」不要跟著這潮流“even without thinking it”,連想也沒想過就跟著去,這就不是一個成熟的人。

我知道在座當中,有四十、五十、六十歲,不知有沒有七十歲的,你未必都是一個成熟的人,在上帝的眼裡都不是。如果我們只隨波逐流,我們只做剛才我們所講的,這個社會大家都一同自拍Selfie,大家都一同指責別人,大家都一同自我中心。even without thinking it(連想也沒有想過就跟著去做),你在上帝眼裡,仍然未是一個成熟的人。

不要跟隨這世界,不要效法這世界,因為當我們看到一些事時,我們會漸漸開始去學會。其實我們真的不要只看facebook上寫過的每一句話,要多點深入思考。我們不要只聽某一種人講某一種話,我們要從多個角度去看一件事。我們不要只因為一件事情就立即判斷是與非。眼光要放長一點──think deeper, think longer, think from different angles──然後再經過自己的思考,找出你覺得這個是「是」還是「非」,找出你自己應該站的位置。我相信這就是聖經講的,所謂成熟的一個重要因素。

我最近練習寫字時寫到蘇東波的詩:「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我初初感到沒甚麼特別,不就是形容廬山經常被雲霧遮擋著。但後來我再想,原來不是!其實看山真的就是這樣子,你從這邊看八仙嶺,有八個山峰,但若從側邊看就不一樣了,是尖形的。在沙士期間我完全明白這道理──當我們在醫院裡看到這病毒明明是從外面傳進來的,但在外面的社區或者在政府當中就會說這個病是從醫院傳播出來的──「遠近高低各不同」,我們其實都身處在山上,只不過我們從不同的角度去看而已。所以不要太快下判斷,不要太快定別人的罪,不要太快批評別人。

聖經說:為何你看到別人眼中的一根刺,而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樑木呢?為何你不去思想一下,你也不是一個完美的人呢?你也有犯錯的時候呢?聖經又說:凡要得著生命的,就必喪掉生命。但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就必得著生命。

我們是否自我中心到一個程度,覺得看到甚麼都是屬於自己的,我才是最重要的。反而有時候,若我們可以放開一點,可能會更加的得到上帝的祝福。因為凡放開的、能喪掉自己生命的,就必得著生命。

第三節也很精彩,剛才說你不要做甚麼?不要跟著這個世界,不要效法這世界的文化,那要怎樣做才可稱為成熟、才稱為好呢?經文說:我們各人憑著所得到的恩典,不要看自己過於所當看的,要照著神所分給你的信心大小,看得合乎中道。或者我再解釋英文的版本:你不要只在空想:我可以怎樣的偉大、我能夠做甚麼…為甚麼香港不可以成為世界頂級城市?為甚麼我們不可以影響全中國其他的地方?包括政制、經濟等等各方面?我們是最好的、最偉大的城市。

相反,我們是否有點自我中心呢?有這樣的想法,角度太過於從自己出發。經文說:你不要只專注在自己當中:

Fix your attention on God.Focus on God.You’ll be changed from the inside out. Readily recognize what he wants from you, and respond to it. God brings the best out of you, and you will have well-formed maturity in you.

這裡說你不是世界中心!我們只是上帝計劃裡其中一個很小的部分──一粒沙子。你不是世界的中心,中文大學不是香港的中心,香港不一定是中國的中心、不是世界的中心。我們只是身處在歷史中的一點,在這個點裡,我們只是一個人,上帝才是掌管歷史的、上帝才是掌管一個國家要怎樣發展、一個城市要怎樣發展!那麼我的責任是作甚麼呢?我的責任是Observe──觀察衪要把我放在甚麼位置上;Recognise──衪要我做甚麼;以及 Response──回應衪要我做甚麼。

所以並不是從我的角度出發,而是祂要這樣子做。當我們面對今天的爭拗,今天的困難,我們常會問說:「為甚麼香港會變成這個樣子呢?我們的前途會怎麼樣呢?」經常會聽見有人說:「不能夠盡如人意、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我們有很多灰心的話語:為甚麼我不能做這些事,為甚麼我們的香港變成這樣?

突然之間,一句聖經的話語將我放在一副大圖畫裡,我們只是一個七百萬人的城市,只是地球上的一點。在中國歷史裡,我們只是五千多年文化裡的一點。中國也只是在全世界中、人類歷史中、上帝創造的天地裡的一點。也許我們應該問:我在這位置上、你放我在這個時代裡、你放我在這個工作崗位中、你放我在這個家庭裡,你要我怎麼去做呢?

「不可自視過高。」不要覺得自己才是世界的中心──這是我在這句經文中所領受的話。不要misinterpret yourself(誤解自己),the only accurate way唯一一個準確的方法:understand ourselves──去明白自己是甚麼,就是看上帝在我身上作了些甚麼、看衪賜給了我甚麼…。而不是反過來看,我有甚麼成就、我配得甚麼…。

在我過去的工作經驗裡,有許多時候使我不斷地去反省,使我覺得這是真的。再說說2003年沙士期間,當我們完全無辦法控制那疾病的時候,我們試過所有的藥物,都未能看到有一人好轉,我就在三月中旬,即沙士爆發出現十天之後,開了一次全內科部門醫生的會議,一起為病人禱告。我當時候才知道原來部門內有這麼多的基督徒,我的辦公室太小,連站立的位置也不夠。來了差不多二十位醫生,我們都垂下頭,不知道如何為病人祈禱,只知道快將有人死去。倘若再未見轉機,第一位醫生如果犧牲了,其他人馬上會變得更加驚惶,然後很多人會逃走,很多人會逃避上班。

那時候在房間裡面,我面對著二十位同事,要為外面病倒的同事及其他病人祈禱時,無人開口。我作為部門主任,就第一個開口,說:「上帝,求你不要讓我的無知,讓我們的無能無知,使我們喪失一條生命。」

我第一次以「無知」來容易我們的醫學能力,講完這句話之後,房間內的人都哭了。因為大家都感到已經走到能力的盡頭!我真是無知,我不知道究竟在對付一個甚麼樣的病,不知道那病毒是甚麼東西,不知用甚麼藥物,不知道該在甚麼情況下用藥,或者在甚麼時候需要用呼吸機。「無知」──當人的方法到了盡頭的一刻,就是上帝能力的開始。從那天開始(我相信這並非巧合),我們開始看見同事和病人都漸漸康復過來。

第二次當我感到完全無助的時候,就是在我上任校長前接受師生校友的咨詢。當時我坐在烽火台上,旁邊是professor Daniel 、學生事務處主任及學生會會長。台下有好幾百位同學和舊生,他們後面有十多二十個電視台及很多記者拿著長鏡頭拍照,有線電視的直播新聞台都在現場。往後的三個小時,就像在考場一樣,有人詢問我對於學校整體的發展有甚麼看法…。最高峰的時候,就有一位同學預備了一個東西放在烽火台上,用一塊紅布蓋著,然後他說:「我們對於上一任校長非常的不滿,所以我們現在有一個鐘放在這裡,倒數他餘下的日子,請你為我們揭開這個鐘。」

面對一個完全預料不及的遊戲、挑戰時,我內心又再一次的祈禱:「上帝啊!我真不曉得如何應付這種的事。我做醫生的時候,是我在說話病人在聽,但現在是別人在問我,我真的不懂得如何去回應。我不知道可以怎麼辦?我求祢給予我應該說的話,求祢讓我知道應該如何去回應!」

當時候心裡有一個聲音,說:「你應該按著你的良心,去做你應該做的事。若他們不歡喜你的話,那你就不用做校長,那你就不做校長吧!」

真的有這樣的一句說在我心裡,於是我就對那位挑戰的同學說:「我們無論多不喜歡以前的校長,作為一個讀書人,作為一個知識份子,我們都不應該用任何方法來侮辱他、攻擊他。」所以我說:「對不起,我不會揭開這個鐘。如果你喜歡,你就自己揭開吧!」

當時我預期台下會是一片噓聲,說:「你都不是幫助我們,你是支持建制派的人。」但台下卻傳來一片掌聲。原來當我們用自己的良心去做良心應該做的事,放下自己個人的榮辱──你不想我幹,我就不幹。那時候上帝就會掌管事情的發生,上帝會有衪的計劃。實際上這件事在第二天的報紙裡,被廣泛性地報導,那位原本來叫我揭鐘的同學,今天擔任了區議員,我們成為好朋友。他沒有生我的氣,試想想看,其實他也頗尷尬,叫我揭鐘但我不揭,然後台下觀眾拍手。他本來應該是屬於佔上風的那一方,但反而被喝倒彩。之後他竟然請我吃飯、聊天,他說他也覺得那時候的我,實在不應該揭鐘的。

衪才是掌管這間大學、衪才是掌管香港發展、衪才是掌管世界的歷史。所以香港今天的爭拗、改變…,衪才是主宰,我們不需要太過灰心,我們不需要太過擔心(如果你真正認識我,你就會知道,其實我正是很容易灰心、擔心的那種人),我對自己說,不要過份擔心、不要過份灰心,因為我們只是恆河沙裡的一粒。衪自有衪的計劃,衪的能力遠超過我們所能想像的,衪的道理在深海之中。

我們真的是要常常緊記這句話:「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

願上帝祝福中文大學,祝福香港。



標籤:   觀看所有標籤
沈祖堯   證道  
熱門搜尋
 最新新聞
dot 《聖經》翻譯後又如何﹖轉化生命工作才開始!
dot 《新約》是基督婚約﹖吳振智牧師解開猶太傳統婚盟內涵
dot 【青年覺醒特會】曼都法牧師:男人屬靈上都少一條「肋骨」
dot 樹大招風﹖Hillsong堅持傳統婚姻成抨擊對象
dot 首次中國宣教士海外殉道 李欣恒孟麗思追思禮拜德州舉行
dot 殉道年青中國宣教士李欣恒、孟麗思生平簡介
dot 日本遊另類選——愛心滿滿的「白之家教會」
dot 突破宗教封鎖 馬來西亞「靈命日糧」臉書破6萬粉絲
 最新專欄
dot 「信耶穌得永生」淪口號﹖蔡頌輝:我們在傳甚麼福音﹖
dot 不要剝洋蔥皮:《以賽亞書》53章到底說什麼?
dot 香港中大神學院邢福增評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五):牢牢在黨的領導下的「宗教關係」與「宗教工作法治化」
dot 香港中大神學院邢福增評全國宗教工作會議(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宗教理論
 最新生活
dot 愛情難題唐崇榮解答:信與不信能同負一軛嗎﹖
dot 寇紹涵牧師解答:父母迷信風水偶像怎麼辦?(二)
dot 寇紹涵牧師解答:父母迷信風水偶像怎麼辦?(一)
dot 惜光陰‧傳主恩 余德淳三個真實故事引反思
  證道
寇紹涵牧師解答:父母迷信風水偶像怎麼辦?(二)
父母因為風水或算命先生的話讓我們做或不做某事,我們要順服嗎?寇紹涵牧師指出,基督徒不怕邪靈,面對父母迷信的要求,要堅持立場,不因害怕麻煩就妥協。
鄧灼文牧師回歸《聖經》談「合一增長三個原因」
信耶穌又如何﹖張慕皚牧師淺談得救過去、現在和將來

圖片新聞

prev next
漫畫
>
真理蔡園
客西馬尼園的禱告:孤單的耶穌
客西馬尼園的禱告:孤單的耶穌
 
何處才是青草地?
何處才是青草地?
 
 
禮賢會香港堂增設週六崇拜
第一屆趙天恩學術研討會
   
logo
 關於我們 | 聯繫我們 | 廣告發佈 | 聯繫編輯 | 投稿 iconCopyright © 2017 Gospelherald.com.h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