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verticalverticalvertical
line
icon手機版rss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索取Banner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太5:9]  
首頁 > 教會 > 證道
講道會午堂(二) 區伯平:生離死別活下去
港九培靈研經會第二日報導
改變字體大小 [-] [+]
陳麗斯 / 基督日報記者
2013年08月02日01時51分 上午 Posted.

區伯平牧師今天與港信徒分享如何在人間生離死別中仍敬畏上帝。

 »區伯平牧師今天與港信徒分享如何在人間生離死別中仍敬畏上帝。

第85屆港九培靈研經會午堂第二日,區伯平牧師為亞伯蘭的原生家庭作個大剖析,從而深入去看他所處身的、真正的處境,以及他如何在生離死別的厄困中仍敬畏上帝。經文取自創世紀十一章27-32節。

創11章10節是一個段落的開始。由第10節開始所講的不再是全人類的事件,乃聚焦一個家族。十一章10至26節昨天我們講的一個小段,這一小段涉及挪亞的長子閃的後代。這族譜有兩個作用:第一是顯示了生生不息生兒育女是上帝應許的賜福。即使人類離開上帝,上帝仍賜給人恩典。

我們可以想像一下,既然生兒育女是神應許的福氣,生在世上應是賞心樂事。不過生活經驗告訴我們,生活的尊嚴、有意義誰不想呢﹖我們談得起勁、高興,但事實談何容易!人生的理想理論跟現實有很有區別。我們渴望聽上帝的話,但天氣不一定風和日麗,理想和人間現實的差距令我們生活敬畏上帝時時出現問號。


這個族譜亦引介阿伯蘭走上歷史舞台,如果他跟所有人一樣生存有意義價值的話,他如何在現實人生中敬畏上帝呢﹖

剛才讀的是族譜後一小段經文,創十一章27-32節,亞伯蘭就像你我,要面對生離死別的現實。既然這樣他如何敬畏上帝,或用敬畏上帝的態度渡過一生呢﹖

剛才的經文記載了亞伯蘭的家庭成員,他的父親兄姊,妻子侄輩,總共有三代人,我們不妨將這看為他的原生家庭,我們較少從這角度了解亞伯蘭的背景。原生家庭是每個人出生的家庭,每個人都有獨特的原生家庭,你有你特別的父母家長,你有你獨特的幾位弟兄姊妹,原生家庭是每個人人生的起步點,原生家庭深深地影響每個人的成長。原生家庭既是每個人生命的基礎,卻可以是人生的助力,也可以是人生的框框。

我們試深入看亞伯蘭的原生家庭,了解他的家庭每一個成員的景況,就是和他一起生活了幾十年的人。

父親他拉—家族的大家長

我們昨天看的族譜中,他拉唯一記載有三個兒子的,他的先輩可能亦有其他兒女,但在聖經只記載了他的名字。在這族譜中記載的是他有三個兒子。在所有民族都是有子萬事足,因為男子的氣力是經濟生產的動力,所以了解他拉有三個兒子時會為他高興。但讀到28節時,哈蘭死在他父親的面前,就是比父親更早離開世界。

三個兒子在自己身邊,但竟然一個比自己兒離開。白頭人送黑頭人是世上最大的悲情之一,他們的次序是亞伯蘭、拿鶴、哈蘭,大概亞伯蘭是長子,哈蘭是小兒子。人之常情「拉仔拉心肝」,偏偏最小兒子離自己先去。

牧會期間大概主持過三百多次安息禮拜,每一次離別都是哀傷的,但如果那次離開的人比我更年青的話,心中的哀傷更加沉重。
他拉這位大家長受到人生沉重的打擊。

二兒子拿鶴,後面的經文知道他離開到別的地方居住,但時間不詳。但可以想像,小兒子離開世界,二兒子不在身邊,家庭分散,對所有人家、家長最開心、安慰的事莫過於兒女在自己身邊。不過他拉雖有三個兒子,但實際上只有一個——只有亞伯蘭在他身邊一起生活。

讀到31,32節時,知道他年老時要離鄉別井,我們這年代旅行或移民很普遍,古代離鄉別井是非不得已的事,而且他已年老,還要漂泊去陌生未去過的地方,31節記載他客死異鄉。對他拉記載字句不多,但資料不少,很難說他是快樂的長者—要記得他是亞伯拉罕的父親。

小弟哈蘭——早死,留下三遺孤

家中最年幼的兒子,但最早離開世界。我們不知他何年紀、什麼原因離開世界,聖經沒留下這些資料,但可知他留下三個兒女,我們亦不知他離開世界時這三個孤兒孤女有多大,不過我們可以很合理地想像得到——一個早於父親離開世界的大概不在常態情況中離開,這不單是三個兒女的悲傷,亦是家族的傷痛。

有關哈蘭的資料比他父親更少,我們仍然可以說:他很難有很快樂的人生。這是和亞伯蘭一起生活了很多年的弟弟。

弟弟拿鶴——離鄉別井

拿鶴原來跟他祖父同名,他拉的父親亦名叫拿鶴,一個與爺爺相同的名稱,或許這家庭對這兒子有特別的期待。如說他拉經歷喪子之痛,拿鶴經痛喪弟之痛。為表達對弟弟的關愛,他娶了一個侄女為妻,在29節記載。古代有的風俗習慣對現在不可思議,但在古代這是義舉,盡親族之義。

後來經文顯示他沒跟父親一起住,他何時或何因離開家庭無從知道,但仍可猜想到拿鶴是一位心事重重的男子。這是亞伯蘭的弟弟。

哈蘭的三個孤兒—羅得和他的兩個姊妹

侄兒羅得和兩個兒女不知何時失喪父親,他們是家族的第三代。喪父對任何人都是沉重的打擊,在古代社會這不單是喪失親人,更是失去父蔭,在古代社會的一個青年少年不用思慮事業之事,一定是繼承父業,從小跟著父親做事,父親畜牧耕種,一定是學習做,到長大繼承父親,正如耶穌亦是一個木匠。但我們換過來說,父親幫助孩子立足社會很重要,甚至是兒女立足社會的唯一依靠、唯一榜樣。這三個人失去人生起步最大的屏障。

哈蘭三個兒女其中一個女兒,拿鶴盡古代社會風俗娶她為妻,另一個女兒沒有資料,而兒子羅得留下的資料較多。要知道羅得跟祖父一起長大,是隔代,幸好亦跟著大伯父亞伯蘭一起長大。我們可以合理地想像,羅得在一種缺欠安全感的情況下長大。這是亞伯蘭的侄兒。

我們看到亞伯蘭幾個原生家庭的成長,每個人的人生都有遺憾郁結,每個人人生都有生離死別。我們再靠近看他的太太撒萊。

妻子撒萊:不生育,沒有兒女

撒萊是一個家族的大媳婦,責任重大,傳宗接代生的是長子嫡孫。但聖經描述他:30節撒萊不生育沒有孩子。不生育就夠了,還要加沒有孩子,聖經還要強調,像揭他瘡疤、刺他癢處。我們讀經很容易就過去,但要知道這兩句話盛載了她幾十年的眼淚。舊社會裡,生兒育女是太太的責任,在中國社會一個「七出之條」的規定丈夫可以休了她,又或丈夫名正言順地立妾。

有一次跟堂會一位八十歲的婆婆聊天,談到她年青時的生活,剛出嫁時結婚三年還未生兒育女,整個家族都看不起她,沒有地位。第四年生了一個兒子,在家中的地位立即提升。三年抱兩再生了一個,在家族儼然成了皇后。不知為什麼再多一年再生了一個兒子,從此在家族中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古代社會特別是男丁關係家族興衰,是家中生產力量,治安不景時又是守衞的力量。

回來看撒萊,即使家族沒給她面色,當時的婦女會不斷的自責,不單被埋怨被輕視,連自己也抬不起頭來:是不是我連累家族﹖是不是讓我丈夫的家衰落呢﹖幾十年在黑雲之下。我們知道婦女十多歲開始有生育能力直至約五十歲,可即管概括為四十年。四十年來每個月都失望一次。

牧會期間一次有年輕夫婦跟我聊天,結婚了七年很盼望有兒女但未成功,他心靈的痛苦令這太太不避尷尬跟一個男牧師說:你知道嗎﹖每個月生理時間是我最痛苦的。」代表我又失敗一次。

四十年的人生每月失敗一次,並不是奢望富貴榮華,只是普通的盼望,這是每個人都可以有的盼望,但偏偏我沒有。可以想像撒萊每日都以眼淚洗臉,漸漸連眼淚也乾了,只能在心裡流。所以聖經30節一句「不生育沒有孩子」的背後是一個人一生的痛苦,作為大家族首席媳婦又可以如何呢﹖這是亞伯蘭的太太。

亞伯蘭——背負中年男人的重擔

如果你是亞伯蘭原生家庭中,面對每個家人都在生離死別中時,大概活不過來了,每個月可能都不願意回家。但亞伯蘭代表了歷世歷代中年男子肩負的重擔:關心上面的、旁邊的一個、下面的一個,誰來顧他自己呢﹖難怪中年的男士很多問題會出現,古今中外人性的難處沒分別。

簡單說,弟弟死了,一個人要照顧年老喪傷父親,要提攜孤兒的侄兒,這原生家庭有什麼可以鼓舞人心呢﹖後面的經文可以看到他挺富有,後面經文記載他家中有三百壯丁,可看到他家景挺不錯。不過原來在表面風光、叱吒風雲的,回到家中只能沮喪,與太太四目交投,一聲嘆息。

其實這家庭中家人關係不錯,互相照顧,但仍掩不住每個人生命中的遺憾。引介亞伯蘭走上歷史舞台的經文,我們昨天看的經文每節都提生兒育女,一連十代,十代都經歷上帝應許的恩典,去到父親他拉更一連記載了三個兒女。我亞伯蘭應該承繼生兒育女,但對他的記載卻是不生育,沒有兒女。

敬畏上帝原來不單單流奶與蜜

你看到經文強烈對比嗎﹖你能看到亞伯蘭人生面對的強力衝擊嗎﹖他的衝擊豈單單是家庭遭遇呢﹖他還能如何敬畏神化的神呢﹖

其實在亞伯蘭原生家庭每個成員中看到一份自己的影子。人生總有美中不足,人生總有不能回頭的遺憾,酸甜苦辣咸。敬畏上帝原來不單單流奶與蜜。

我們也知道他後來改名亞伯拉罕很多事情,別以為他含著金條出生,他和你和我都一樣經歷人生的五味架。上帝對他並沒有偏愛。

我們接下來看他如何為自己的人生定位呢﹖他還可以怎樣敬畏上帝呢﹖
我們經常說「家家有本難唸的經」,不過你總得活下去。這祖孫三代的家族各懷心事,他們離開家鄉去找新生活,似是告別過去,重新再來。

30節記載了他拉這大家長,名義上他是領隊,不過大概主導的是長子亞伯蘭,帶著這哀傷的父親、沒安全感的侄兒,還有太太,看來似是告別過去重建新生,他們離開家鄉到了另一個地方,雖知又與去世的弟弟同名的地方哈蘭。生命中有很多吊詭,俗語說「陰差陽錯」。

歷史研究提供我們更多資料,讓我們知道主前二千多年前亞伯蘭的年代,在迦勒底的吾珥、兩河流域的地帶發生大遷移,一批一批住迦勒底的吾珥的人向西面遷移,這遷移的路線正是亞伯蘭一家往哈蘭的路線一樣,這與民族遷移是同一時間、同一路線。可以說他是這大遷移的一份子,不是他一個人探險式的行動。

我們知道敬畏上帝的人也是社會的一分子,我們都是平凡小巿民,教會亦是社會的一部份,所以社會的時勢、社會的風潮影響著我們每一個人,我們每人生活在世亦需要常識,所以我們受社會形勢潮流影響是最自然不過的,亦是避不開的。但我們如何理解亞伯蘭的遷移呢﹖是不是在家族喪傷中隨波逐流呢﹖我們要找出答案。

今天的經文中沒給我們答案,新約對亞伯蘭有一個理解成為我們的一道門。使徒行傳七章記載一句話,當時士提反辯白自己信仰時講的話。徒七章2至4節「當我們的先祖亞伯拉罕住在美索不達米亞,還沒有移居哈蘭的時候,榮耀的上帝向他顯現,對他說:『你要離開你的故鄉和親族,到我所要指示你去的地方。』於是亞伯拉罕離開了迦勒底人的地方,去住在哈蘭。」這是初代基督信徒回顧這事情時的理解。原來表面上亞伯蘭像周圍的人一樣,離開傷心地,參與民族大遷移,但他是不是隨波逐流、人云亦云,亦不是隨便的走,他很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他原生家庭看的話,他有千份的疑難重擔,但他心裡有上帝。縱然他生命中有很多問話符號,這些問號他放在上帝面前,沒有把上帝送走,沒將上帝掩蓋,他認定上帝帶領的美善。他離開迦勒底的吾珥,很多人都這樣走,但他離開不是要擺脫上帝的愚弄,並非從此自己自立了、盲目愚忠了,在遺憾美中不足的人生中仍然聽見上帝對他的感召。或者當他看到社會的大情勢,很多人都離開時他要離開嗎﹖他來到上帝面前,很清楚感到上帝的呼喚,他離開家鄉是感到上帝的呼喚,他知道離開不一定解決所有問題,不過如果沒上帝的話人更難克服。

總結

人生有很多我們無法解明之處,因為我們是非常渺小有限的人,所以在不完美的世界,有罪惡有人的邪歪污染的人世,即使敬畏上帝我們還是會經歷人生五味。

信心是什麼﹖信心的背後是謙虛。哪一方面的謙虛﹖我相信人的卑微、我相信人的無知、我相信人的自私、我相信人的有限,然後我相信上帝的至高、相信上帝的全智—完全的智慧、全愛—完全的愛顧、全權—完全的掌管。

簡單來說我們會分析事故作決定,比如一件事背後有十大力量影響,但憑我們的智慧力量只能知道當中的四樣,我們根據這四樣分析這樣才對,然後催促上帝這樣做。原來只有上帝有全智了解背後的十樣因素,所以上帝的安排佈局抉擇才是最好的。所以信心是要我們謙虛,信心的背後是要上帝作主牢。縱然人生有很多不明朗,讓上帝作上帝,我們做回人,不要教上帝作事情。

亞伯蘭的原生家庭,全家沒有人「掂」,但他在生離死別的人生中仍積極活下去。我們不是怪人,表面上我們跟其他社會的人一樣生活,不過我們不是無奈,亞伯蘭不是「無奈跟著大眾」,他很積極地定位上帝的呼喚。亞伯蘭的家族跟你跟我一樣平凡,他的經歷亦會成為你我的經歷,他在人生的起伏中定位於上帝,他可以,你我亦可以。

我們生在世界不容易,生離死別會遇見,不過我們可以敬畏上帝,好好的活下去。




標籤:   觀看所有標籤
      沒有相關標籤
 最新新聞
dot 反墮胎運動新曙光 醫學證胎兒12周產生痛楚反應
dot 香港動盪禱告怎持守? 龔立人:理性思考助強化禱告
dot 武漢肺炎襲教會 新港兩地牧者先後確診
dot 袁天佑牧師論崇拜:網絡實體是神恩惟重心靈
dot 路德會牧師派神造男女小冊 被捕控反同
dot 李文亮殉職惹民憤 國內學者聯署5大訴求廣開言論
dot 星巴克廣告推動變性 團體斥謊言哄兒童
dot 台灣青少年領袖高峰會 培訓學生基督教普世價值
 最新專欄
dot 台學者基督教倫理學看武力反抗
dot 教宗修訂主禱文 教授斥解讀有誤
dot 耶穌是巴勒斯坦戰士? 學者澄清耶穌四不是
dot 耶穌是不孝子? 學者翻文獻平反
 最新生活
dot 情人節遇武漢肺炎 基督徒新人捐50萬宴金抗疫
dot 男性家庭角色研調 父輩遺傳宗教信仰伸延下代
dot 職場人際關係 上司針對下屬辭職非上策
dot 中學文憑試子女壓力增? 「DSE」三字助父母解困
  證道
肺炎反送中夾擊香港 中大校牧:上帝榮光做盾
香港受肺炎、反送中餘波衝擊長夜何時了?中大崇基禮拜堂校牧劉國偉在主日(9日)證道,以「願榮光歸上帝」為題挑戰信徒亂世反映上帝榮光。
肺炎恐進入高峰期 武漢牧者為信徒強心:上帝最強
上帝降肺炎懲誡中國? 牧者澄清罪與罰籲信徒盡責傳道

圖片新聞

prev next
漫畫
>
真理蔡園
香港之路如何走?牧者籲聖經價值同建上帝新城
香港之路如何走?牧者籲聖經價值同建上帝新城
 
華人福音戒賭會議 蕭如發:屬靈五官助戒賭
華人福音戒賭會議 蕭如發:屬靈五官助戒賭
 
 
禮賢會香港堂增設週六崇拜
第一屆趙天恩學術研討會
   
logo
 關於我們 | 聯繫我們 | 廣告發佈 | 聯繫編輯 | 投稿 iconCopyright © 2020 Gospelherald.com.hk All Rights Reserved.